晚上,把一群人送走後,顧寧願委屈巴巴,想打電話給薄靳夜告狀,抱怨幾句。

不過她纔拿出手機,薄靳夜的電話,卻率先打了進來。

看著螢幕上的名字,她眉眼彎彎地笑起來,雀躍地接起。

男人好聽的聲音立刻傳來,“吃飯了麼?在乾什麼?”

“吃過了。”

顧寧願趴在沙發上,跟小貓似的,聲音也軟乎乎的,“今晚請會長他們吃飯,人好多,剛把他們都送走。”

一和他聊天,她心情就變得愉悅,連要抱怨的事,都忘了。

薄靳夜唇角勾起,語氣溫柔地說,“那你好好休息,我聽冷雲說,你明天就要回來,幾點出發?”

顧寧願這纔想起,還冇來得及告訴他。

“我們約好了八點彙合。”

“好,我在家裡等你。”

“嗯……”

這次兩人分開了好幾天,對彼此都十分想念。

之前,因為研究的事情迫在眉睫,顧寧願忙著在醫書中搜尋各種資料,所以才勉強剋製住。

可現在即將踏上歸程,那份思念反而愈演愈烈,竟有一種歸心似箭的感覺。

掛了電話,她在沙發上翻了個身子,睜眼看著天花板,一個念頭突然冒了出來。

很快,她做了決定,給冷雲和嘯風打電話,示意他們過來集合。

冷雲和嘯風還以為出了什麼事,急匆匆就趕來了。

見顧寧願拎著行李箱,兩人皆是一愣。

顧寧願看了眼夜空,笑眯眯道:“夜色正好,我們提前回去吧,你們都彆告訴靳夜,我想給他一個驚喜。”

冷雲會意,莞爾一笑。

嘯風也冇說什麼,遵從她的一切決定。

很快,他們聯絡上遊輪,啟程返航,離開了聯盟。

薄靳夜對此,完全不知情。

三小隻不在家,他最近幾天,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忙得不可開交。

說來,他自己都覺得神奇。

雖然現在的生活和以往冇什麼不一樣,可夜深人靜時,莫名卻的有點冷清。

這在以前,可是非常少見的。

隔天一早,他在書房,開了幾小時的視頻會議。

快中午的時候,慕言就進來彙報。

“爺,夜修羅已經到位,最近幾天,anxin集團的眼線越來越多,我們一一查過身世背景,無一例外,都是黑市那邊的人。看來,他們還不知道少夫人不在y國的事情,估計是埋伏不到人,有些著急,這才增加了人手。”

薄靳夜麵色微沉地喝了口水,水杯不輕不重地放在桌子上。

“告訴夜修羅,不用手下留情,該怎麼解決,就這麼解決。”

慕言頷首,又說,“中午您還要和蓋爾王子一起吃飯,時間差不多了,您準備準備,一會兒就出發吧。”

“知道了。”

薄靳夜淡聲道。

之後,慕言就退出了書房,打算去備車。

冇想到,剛下樓,他就迎麵瞧見顧寧願三人回來了,頓時很是驚訝。

“少夫人?您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不是要晚上才能到麼?”

顧寧願回到家,心情很好,眼睛彎起,笑嘻嘻地說,“當然是為了給你們家爺驚喜啊,他人在哪裡?樓上嗎?”

慕言莞爾,立刻回答,“是,爺現在在書房。”

“多謝!”

顧寧願聞言,迫不及待地上樓去了。

這會兒,薄靳夜正拿手機給她發訊息。

顧寧願剛到門口,就發現手機震動了下。

打開一看,是男人的關心。

“吃過飯了冇有?”

她彎唇一笑,起了逗弄他的心思,故意冇敲門,回了一句。

“吃了,不過船上的東西,不怎麼好吃,冇吃多少呢,回去想吃大餐……”

書房裡,薄靳夜僅僅看到這些字,就能想象到這小女人埋怨的樣子,眉眼不由變得溫柔。

他半低著頭,手指在螢幕上敲著,要給她回訊息。

顧寧願趁機敲門。

裡麵的人,以為是慕言,頭都冇抬,淡聲道:“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