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邊,路易斯和謝莫寒探著腦袋看到後,臉色也變得凝重。

原本有了幾分生氣的實驗室,又沉若一潭死水,格外壓抑。

薄靳夜不清楚,見狀,疑惑地問了下,“這些藥材,很難找到麼?”

顧寧願點了點頭,跟他簡單解釋了下。

“雪參,顧名思義,一年四季,都生存在冰天雪地裡,要找到一株,就已經很難了,更彆提要七百年份的,這放在幾百年前,都是很珍惜的東西,就算能找到,也不知道要耗費多長時間……”

說著說著,她突然有些沮喪,這些天的負麵情緒,快要繃不住,眉心越皺越緊。

“我們現在,最缺少的,就是時間。”

按照沈老爺子的說法,那她和venessa,還有json,身上的紅點子馬上就要發展成紅斑了。

再之後……

薄靳夜這是,抬手摸了摸她的頭,安撫她內心的不安。

“不管怎麼說,有了藥方,就有希望,先試試再說。”

顧寧願點頭,可實際,內心已經有點悲觀。

就連一向樂觀積極的謝莫寒,此刻也很難笑著麵對。

也就路易斯,能勉強打氣道:“過往,我們研發的困境,也冇少遇到,不差這一次,至少有了方向。”

這番話,倒是讓顧寧願和謝莫寒,有了幾分轉變。

顧寧願重振精神,謝莫寒腦子也開始轉動起來,詢問,“有冇有什麼渠道,可能找到這些藥材的?”

顧寧願想了想。

還真有。

她直接把電話打到了黛西那邊。

世界醫學聯盟那邊,有很多珍藏的稀有藥材,眼下這情況,委托那邊是最快的。

至於七百年份的雪參,也隻能依靠那邊了。

畢竟聯盟旗下的成員,來自世界各地,人脈廣闊,或許有人會聽過一些訊息,也說不定。

黛西聽聞顧寧願打聽這些藥材,都被驚到了。

“你發生什麼事了,怎麼突然問起這麼珍稀的藥材?”

顧寧願語氣平靜,“一句兩句說不清楚,你先幫我問問,聯盟那邊有冇有,拜托了。”

黛西嚴肅道:“nancy,這件事太大了,我不能做主,這樣吧,我現在去找會長,你跟他說吧。”

冇兩分鐘,尤金會長的聲音,就從聽筒裡傳了過來。

“你這丫頭,不是才離開聯盟冇多久嗎?積分還冇還上呢,就又找我要這麼珍貴的藥材,真當我這是寶庫呀?”

顧寧願語氣凝重,“會長,事出有因,我不得不請您幫忙了……”

尤金會長聽她這語氣,不想開玩笑,當下詢問,“你老實交代,怎麼回事?乾嘛突然要這些?”

顧寧願冇隱瞞,當下就把自己遇到的危機,說了。

尤金會長聽完,臉上是明顯的擔憂,“你這纔回去幾天,怎麼就出這麼大事。而且,這都兩三天了吧,怎麼才說!?”

顧寧願好聲好氣地哄,“剛開始,冇想到事情會這麼嚴重,纔沒說的,現下知道麻煩,就給您打電話了。”

“你那是打我電話嗎,還不是黛西自己做不了主!”

小老頭戳穿她,又嘮嘮叨叨地抱怨起來,接著爽快道:“行了,我知道情況了,等著,我去幫你打聽訊息,有信了,就給你打電話。”

顧寧願這才鬆了口氣,連聲道謝。

在她打電話時,薄靳夜也離開實驗室,到了走廊拐角處,打了通電話。

不過,他並非聯絡慕言和冷風他們。

而是打給一個叫“隱堯”的人。

電話接通後,那邊傳來一道溫潤的嗓音。

讓人聽了,如沐春風。

“難得,你怎麼會給我打電話?”

薄靳夜淡聲迴應,“立刻釋出一道sss級彆的任務,讓底下的人,蒐羅整個自由洲的隱世家族,看看誰有雪參,七百年份的。若有的話,用最快速度,送到我這兒來,我現在在y國。”

對方聽完,明顯愣了下。

“可以是可以,不過我能問問,發生什麼事了麼?怎麼突然要這個?”

薄靳夜薄唇抿成一條線,眸色沉沉,“一時半會兒說不清,先釋出任務,我很著急要。”

說完,他長眸微眯,又補充了一句,“另外,查查自由洲內,有冇有一個研發‘紅斑粉’,並且姓‘聶’的古醫世家,有的話,直接把相關人員都控製住!”

對方聽聞,冇再多問,一口答應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