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竊竊私語,看著已經斷氣的宮女,宮女臨死的時候矛頭指向太子,但是陛下對於太子是背後的主謀這件事情一點都不信任。

周仁鴻站在後麵,看著周壬玄站起來,緊握拳頭,父皇還是無條件的相信他,即使這樣還是相信他。

看著場麵已經開始混亂,淑妃娘娘立馬出口,“宴會結束。”

說完後,大家很識趣的就離開了,宋軒看到這樣的場景,不用想也知道是皇家那點花花腸腸,冇有一點興趣,就轉身離開。

聽到身後甜美的聲音,“大哥,大哥,等等我們。”

看著宋瑩瑩那種急不可耐的樣子,宋燕燕站在後麵,一點都不想跟宋軒有牽扯,宋軒在家裡地方,真的是說一不二,而且宋軒每次看到自己都是那種不屑。

就很來氣,自己更不可能貼上去。宋螢螢一個人不可能這樣積極,帶上宋燕燕,自己就不會害怕。

看到身後不動的燕燕,宋瑩瑩立馬轉身,將人拉著一起跟著宋軒離開了。

這是皇兄家事,他可是一點興趣冇有,直接就抱著趙卿湄就離開了,看著周之聿離開,而且光明正大抱著趙卿湄,周壬敬冷笑,這個皇叔真的是沉迷於美色了。

所有人離開後,下人剩下貼身伺候的人,皇帝周之韋看看吧每個兒子,對於這些孩子,自己何嘗不想讓他們經曆自己九子爭奪黑暗。

兄弟們之間勾心鬥角,廝殺,這個位置就是用無數屍骨換來的,但是已經開始了,這次宴會,要是冇有那個清婉郡主,自己也不會中毒死去。

這個毒是能解的,就是最基本的毒藥,周之韋在端起酒杯的時候,已經嗅到毒藥的味道,這次就是佈局,那個宮女最後的話將矛頭指向太子,那就是為了試探朕。

真的是年輕,周之韋嘴角上揚,想想,如今已經開始,希望玄兒可以聰明點,最後視線落在身邊的淑妃。

開口說,“淑妃,朕覺得這件事情就交給你處理,要不留痕跡,孩子們終究是年輕。”

“是,臣妾領命。”淑妃點點頭,知道皇帝意思就是看看自己怎麼處理,不留痕跡,那今日的事情不可宣揚,還有就是簡單懲罰下就可以。

其實陛下就是相信這一切不是太子做的,甚至是已經開始懷疑~以後要注意。

從宮裡離開,坐上馬車,原本今日是很好的,天氣也好,也不是很寒冷,但是突然下毒這件事情,應該就是佈局,趙卿湄看著那個傻太子,應該不會害陛下。

周之聿看著坐在對麵的人,想的如此出神,開口詢問,“在想什麼呢?”

“想下毒之人是不是就是為了試探呢?”趙卿湄認真說。

這小丫頭果然猜到了,周之聿笑著點點頭,對於皇兄來說,那個毒藥應該不是不會察覺到,一開始就察覺到,那個宮女安排也是故意,就是試探皇兄。

得到肯定,趙卿湄繼續說,“果然,陛下看到我衝過去一點都不慌張,還有就是那個淑妃娘娘,看著也是怪怪的。”

這些都是察覺到了,真的是很聰明啊。直接將人拉到懷裡,周之聿貪婪看著趙卿湄,在趙卿湄看來,就是流氓,色狼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