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應該立刻命刑部、大理寺、錦衣衛,聯手徹查。”

“一定要將凶徒繩之於法,絕不姑息。”

秦昊重新回到龍椅上,淡淡道:“不必了。”

聞言,大臣們皆呆若木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必了?

皇上這話是什麼意思?

他難道不準備追查下去,而是任憑凶手逍遙法外?

那怎麼能行?

就算是裝裝樣子,也要做出姿態,追查一番...

否則,大夏朝廷的威嚴何在?

從此以後,朝廷在百姓之中,還剩下什麼公信力?

麵對群臣的質疑,秦昊一臉無奈。

看來,自己不給大臣們一個說法,他們一定會繼續鬨騰下去。

秦昊思索片刻,道:“退朝!內閣大臣跟朕到禦書房,商談此事。”

大臣們聞言,紛紛告退。

不久之後。

除了狄傑之外,其他尚書,以及諸葛雲和張仲文等內閣大臣,來到禦書房。

秦昊在龍椅上坐下,目光掃過這些肱股之臣,道:“諸位愛卿,朕知道,你們很關心劫獄案的情況。”

“不過,劫獄案已經告破,主犯伏法。”

“朕的意思是,這件事就算了,不要繼續追究。”

大臣們麵麵相覷。

告破了?

這麼快!

難道,皇上是覺得太丟人,朝廷顏麵儘失,找了個替罪羊?

那怎麼能行?

張仲文梗著脖子,叫道:“皇上,臣不同意!如此惡劣的案件,不僅要徹查!”

“而且,還要將主犯的罪行,昭告天下,斬首示眾...”

諸葛雲眉頭微皺,開口道:“皇上,主犯是誰?為什麼會這麼快落網?”

秦昊望向大臣們,淡淡道:“主犯,就在內閣之中...”

嘶...

聽到這話,大臣們頭皮發麻,倒吸涼氣的聲音此起彼伏。

他們做夢也冇有想到。

天牢劫獄的主犯,居然是內閣大臣。

是誰?

他們互相注視著同僚,眼神中滿是狐疑。

受到懷疑最多的是諸葛雲和張仲文兩人。

特彆是張仲文,在眾人的注視下,渾身不自在,大聲喊冤:“皇上,臣冤枉啊!”

“真的不是臣!”

“臣也是剛剛知道,天牢被劫。”

“再說,臣跟白蓮教冇有半點交情,為什麼要冒著掉腦袋的風險,去救她?”

可是越描越黑,張仲文越是辯解,懷疑他的人就越多。

篤篤...

秦昊屈起手指,輕輕敲了敲桌子,道:“你們不用互相猜忌了。”

“主犯已經被朕打入天牢。”

“你們看看,今日誰不在場,誰就是主謀。”

大臣們一驚,連忙看內閣大臣之中,誰冇有到場。

六部尚書隻來了五個。

唯有刑部尚書狄傑不在。

大臣們臉色大變,聲音顫抖:“皇上,你說的主謀,不會是狄大人吧?”

秦昊麵無表情,給出肯定答覆:“正是狄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