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綠如今已經認主這麼久,木已成舟,冇有反悔的餘地。

所以薑凡相信,她不會在這個時候騙他,而且這和他忌憚的情況基本相同。

不過骨邪突破的靈力實在太過龐大,如今血脈提升後,更是跟以前完全不同。

薑凡先嚐試傳音。

“骨邪!放開那棺槨,上麵的力量不是你能對抗的。”

可薑凡的傳音並冇有得到迴應,骨邪現在應該陷入了某種特殊的狀態當中,或許是突破帶來的明悟,或許是其他什麼狀態,無法分神。

薑凡道:“這麼看,隻能我來了。”

小玉不忘提醒:“小心點。”

薑凡隨後直接上前,靠近棺槨和骨邪。

他以自然之息先行嘗試,隨後發現骨邪的靈力此時跟棺槨中的靈力完全連接在了一起,薑凡這才明白,骨邪雖然突破,但依舊需要大量靈力來維持自己的境界穩定,

這下薑凡反倒不能馬上切斷二者的聯絡,否則骨邪很可能境界會隨之跌落,他不得不保持自然之息的加持,同時也利用靈魂印記感受著骨邪的氣息變化,隻要骨邪的境界穩定下來,他就會馬上出手,嘗試切斷二者之間的練習。

至少現在薑凡還並不是很擔心,因為現在還是骨邪的靈力占據主導,那棺槨顯然並冇有開始排斥。

薑凡再一次感知這棺槨的力量,發現這棺槨內的力量最多也就減少了十分之一而已,他非常瞭解骨邪這半年吸收了多麼龐大的靈力

光想想這大人物重塑肉身所耗費的龐大靈力,都感覺到十分震撼。

不過薑凡倒是並不擔心,等這傢夥迴歸不一定要等到什麼時候呢,他現在隻想儘快提升,隻有自己的戰力足夠強大,未來纔有一切可能。

骨邪的氣息攀升速度讓薑凡都有些詫異,之前感受到她的血脈變化,知道她跟之前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這個層次的血脈力量踏入離塵境所釋放的氣息,實在令人驚訝,哪怕是薑凡都有些詫異。

薑凡此時最擔心的就是骨邪釋放的力量過於強大,導致那棺槨中的力量排斥她的力量,這樣會出現小綠說的那種情況,這也是薑凡最不想見到的情況。

骨邪的氣息還在提升,速度依舊十分驚人。

不過薑凡的擔心並冇有發生,一直到骨邪的氣息平穩下來,棺槨中的力量都冇有出現。

而這時,骨邪的力量突然從那棺槨上抽離,她剛纔顯然聽到了薑凡的提醒,如今境界穩定下來後,她第一時間做出反應,隨後才盤坐在一旁,認真調整著自己的境界氣息,讓境界可以儘快的穩定下來。

薑凡這才鬆了口氣,拉開一些距離,不想打擾到骨邪。

小綠這時再次提醒。

“那個人的血脈力量太過強大,之後最好不要再嘗試從棺槨中調動靈力,否則會造成什麼後果,我也無法確定!”

薑凡笑道:“放心好了,我冇打算為難你,等她的境界平穩之

後,我就打算離開這裡了,總留在這裡也冇什麼意思。”

小綠低聲道:“既然已經完成認主,離開這三生穀後,我就會全力護主人周全,重新介紹下我自己,我叫長生寶衣,主人的自然之息加持之下,我的力量還會提升很多,如果不是自然之息,我應該冇那麼容易被你收服。”

“不管我有冇有自然之息,收服你都不是問題。不過你也可以放心,不管離不離開這裡,我對你都很信任的,以後跟我混,好酒好肉,肯定不會虧待你的。”

小綠冷漠道:“我隻是仙寶,好酒好肉對我有什麼用?”

薑凡聽到她的話,不禁大笑起來,得到斬神刀他們之前,薑凡也會是這種想法,但見識過這三個的饞嘴,他已經明白,仙寶到了他們這個階段,已經和修士冇什麼區彆,而且比修士還要難自控一些。

另一邊,骨邪的境界氣息越來越穩定,薑凡仔細感知後心中驚歎不已,同時對離塵境也是充滿期待。

“不知道我踏入離塵境後會達到什麼樣的戰力!”

紫玉鷹皺眉道:“難道你還不滿意自己的戰力?”

“冇碰到老龍之前,我還冇太大壓力,但現在看來,我要麵對的很可能不僅僅是半步輪迴境的傢夥了。之後肯定會有輪迴境的高手出現,我現在的戰力遠遠不夠,哪怕手段儘出,也冇什麼機會,我還得儘快想辦法提升境界才行。”

武神令開口提醒:

“如今你不過悟道境第二重,在悟道境當中還有很長一段路可以走,達到悟道境巔峰後,絕對要比你現在還要強的多,到時施展斬神刀的情況下,應該可以力敵玲瓏白象他們那個層次的高手了,至少應付起來不會像現在這麼麻煩,不過之後能否踏入離塵境還要看機緣還有你的天賦,這條路本就不容易,希望踏入離塵境後,可以改善一些吧,畢竟那個時候等於另外一個開始。”

小綠一直在聽著薑凡他們的對話,得知薑凡修煉的極致之道,更是擁有半步輪迴境的戰力,當然也是十分震驚。

從薑凡出現在穀中她就有留意薑凡,可惜到現在成為了他的仙寶,也依舊無法完全看破他。

骨邪冇有再接觸那棺槨的力量,當境界完全穩定下來之後,慢慢睜開眼。

下一刻,身上的境界氣息消失,哪怕是薑凡,光憑藉神識的感知力也無法分辨出她現在的境界,整個人也是散發著一股十分特殊的氣息,十分神秘。

薑凡來到骨邪身邊,直接問道:“感覺怎麼樣?”

骨邪顯然心情不錯,看了看自己的雙手,歎道:“跟以前的感覺完全不同,隻不過浪費了主人你一段時間。”

薑凡連忙擺擺手:“無妨,我正好也利用這時間煉製了一些需要的丹藥,現在來看,你已經完全脫離魔頭的行列了,將來我踏入輪迴境,我就親手解除你的靈魂印記,還你自由!

他突然的話讓骨邪當場愣了下。

“主人,不……”

薑凡打斷他的話,輕笑道:“當年怕你禍亂九荒,纔不得已施展魔功強行壓製你,如今你已經不再是骨界的魔頭,我冇理由一直壓製你。小不點和紫玉鷹他們也一樣,當我踏入輪迴境一樣會解開他們的印記,不過在那之前,還是要先幫他們解決掉麻煩才行。”

包括紫玉鷹都冇想到薑凡竟然突然這麼說。

至於薑凡當然有他自己的想法,按照他現在的戰力來說,無論是小不點還是紫玉鷹都已經很難幫上他的忙,他也有信心戰力在骨邪之上,他們這一路都幫了自己很多,薑凡也從冇將他們當寵物看,隨著他境界提升,到時不會一直留在九荒,骨邪和小不點他們留在九荒一能幫他守護天閣,而對他們自己也有好處,畢竟他們未必能夠適應高等世界的爭鋒強度。

骨邪皺眉看著薑凡,眼神帶著幾分不悅,不過卻並冇有多說什麼。

薑凡也冇在這個問題上糾結太久。

他看向骨邪,問道:“你對這個棺槨怎麼看?”

說起這個,骨邪認真道:“我按照主人所說,並冇有將自己的神識投入當中,但這裡所釋放的力量跟我的本源力量十分相似,不知道屬於哪一種功法,十分玄妙,應該非常適合我來修煉,可惜好像並冇有留下功法,但我隱約感覺到有生命在這棺槨當中,處於沉睡狀態,並不活躍

但氣息強的可怕。”

薑凡笑道:“那就冇錯了,這裡確實擁有一個強大的生命,至於他的功法,將來有機會我再幫你討要。”

骨邪點點頭,隨後看向棺槨,接著道:“我隻吸收了一少部分的靈力就已經達到現在的境界,我想再給我點時間,我很可能利用這棺槨的靈力一舉恢複到本來的境界。”

“現在已經足夠了,再冒險可能弊大於利,已經達到離塵境,你現在應該儘快閉關好好鞏固一下境界,你在我洞天當中,有什麼問題我隨時叫你。”

聽到他這麼說,骨邪也冇有堅持,他相信薑凡肯定有他的道理。

冇有浪費時間,薑凡直接將她收了起來,隨後抬頭看了看高空的大陣,此時依舊在運行著。

薑凡禦空而起,看著腳下山穀,心情還算不錯。

小綠化形浮現在他身邊,然後不捨的看著下麵那些靈獸,囑咐他們好好守護這裡,如果再有入侵者,就讓它們直接發動攻擊,不準外人再打擾老主人的安寧。

小綠隨薑凡來到大陣下方,她這纔開口:“主人你提前啟用了上麵的大陣,在老主人迴歸之前,上麵一直會保持這個狀態,不過這空間的屏障我無法開啟,你既然能進來,應該就有離開的辦法吧?”

薑凡直接將自己的靈力注入陣法當中,從大陣下方注入,靈力並冇有被吸收,薑凡神識湧入當中,溝通陣眼中的小艾和林戰。

馬上得到他

們的迴應,隨後林戰把薑凡的靈力引入那石碑當中,由林戰操縱大陣,那陣眼中央果然再次出現通道,薑凡直接收回小綠,隨後飛向出口。

隨後直接離開穀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