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意思?祁鈺也看到了這行字,隨即,默不作聲,這才道,“也冇那麼容易。”祁文竹看向如今的祁鈺滿臉慎重,比起以前不知老成多少,這些年確實經曆太多,“哥,我留下來給你做預知唄,在外麵他們都不看好我的能力,在加上我愛人的事也是破受排擠,如今孩子生下來確實有些不堪,天生無四肢,外界流言風語,她也遭受諸多質疑,還2望哥成全一二。”

祁文竹小心翼翼祈求,如今外界已有百餘人有神境實力,他一個隻有臨神境實力的男人在外界不僅僅被指綠帽大師,還有因為夫人太厲害被指小白臉,流言蜚語太多,冇人相信他有預知能力,人生諸多失意,現在更是痛不堪言,祁鈺一聽倒是覺得可以,“好,那你將你夫人帶過來吧。”

祁文竹聽到這句話感動的不行,還以為會被拒絕,果然祁鈺是個好的人,自己曾經也太不是人了,還好冇有走上歪路,若是想著和祁鈺作對,怕是屍首都不知道在那個亂葬崗裡麵放著。

“哥,我預知能力有小成,多虧嫂子之前給我的一本書,嫂子不是就在你身邊,她現在樣了?”祁文竹想到那些東西,現在都十分感動,他是個預知,修為卻不行,若是冇有那些書,現在一無是處。

“她,修為全無,被人毀了容貌,現在正在修煉。”祁鈺說起來也是一陣疲憊,要恢複能力可不容易,還得找吳世媱看看,但她才穩定下來,不能被帶去做這樣那樣的治療,還得穩定一下心態,祁文竹聽完也忍不住唏噓,實在是世道不容易,若不是嫂子,他們當時都喪生在哪裡。

兩人又談了好一會的話,祁文竹順道算了算死亡沙漠的情況,這一算可不得了,“哥,那邊有神級靈具即將出世,那靈具是神龍之套,是能助你登上大陸之巔。”這纔出來,祁鈺剛要出去,龍上就在外麵等著他,態度還是那麼恭恭敬敬,“主上,死亡之沙那邊已經派人去探查了,似乎有些不同尋常。”

“召集召開龍族大會,有要是宣佈,文竹你下去吧。”祁鈺總算是找到了突破口,這件事可是愁壞了他,實在是不行,他就會親自過去,但是這樣的風險極高。

建立龍族和人族的信任也不是一時半會能建立好的。

龍上聽到這話有些詫異,難道是有什麼重要之事宣佈嗎?“好,王上,臣這就去辦。”龍上也冇有猶豫,隨機喊了喊身邊的人,祁鈺便帶著龍上一同前往龍族之巔,在哪裡有個巨大的廣場,正是召開全龍族大會的時候。

這件事傳下去,所有龍族都前往龍族之巔而去,大部分龍族並不清楚這個所謂的皇族龍族血脈是誰,也冇人在意,皇族的血脈和人族沾染能有什麼出息。

整個龍族之淵開始躁動起來,空氣中到處是龍吟聲,這是龍族少有的集會,一時間竟然驚天動地,祁鈺看著高空中到處飛舞的龍,眼神更加凜冽,一會必須得拿出氣勢,這個龍族的勢力,務必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