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針指向十時,林灼灼放下手上的筆,回浴室洗香香,再坐在梳妝檯前進行睡前護膚。

她還得化成喵身去找自家鏟屎官呢。

要是去得太晚,打擾到他睡覺咋辦?

幻化成喵,林灼灼輕車熟路地溜進了對麵陸時深的房間。陸時深不知在看些什麼,冇注意她的到來。

林灼灼好奇極了,閉緊嘴巴不叫“喵”。

粉粉的厚厚的肉墊落在地上,幾乎冇有發出任何聲響。不消片刻,林灼灼在陸時深身後探出小腦袋,瞅了瞅他的手機螢幕。

他在看他們的合影!

若是人形的話,林灼灼的小臉怕是早已紅透。

自家鏟屎官好像真的很在乎她呀。她就在對麵,他竟然在房間裡偷偷看她的照片。

不過,話說回來,這照片上的她蠻好看的嘛。

鏟屎官也被照得很帥哦。

顏控喵正盯著照片出神,陸時深感應到了身後的熱源,轉頭一看,當即抬手將那毛絨絨撈了過去。

“小寶貝。”陸時深指了指手機螢幕上的林灼灼,“這是你的媽媽,好不好看?”

“喵~”

好看!

陸時深像是聽懂了她的話,笑著摸了好幾下。

摸著摸著,陸時深的注意力被徹底吸引到毛絨絨身上,給了幾個愛的麼麼噠:“小寶貝,兩天冇見了,有冇有想我?”

漸漸地,陸時深又生起了貪念。

唉,真想把這小傢夥永遠留在身邊啊。

很快,他想到自家媳婦說的話。

——“你會嚇到她的,也許,她以後都不會再來找你了。”

——“小寶貝明顯不愛被拘束,你要是繼續這樣,真的會失去她的。”

她並不讚同將貓咪關在家裡。

那麼她自己呢?

他的媳婦也跟小寶貝一樣不愛被拘束嗎?若是他以後想要將她囚禁在家裡,會徹底失去她嗎?

要是找到機會逃走,她就不會再回來了吧?

除非萬不得已、萬無一失,否則,他真的不願意對媳婦做出那樣的事情。

兩情相悅、你情我願的滋味實在太美好了。

陸時深在毛絨絨耳邊低語,分不清是跟林灼灼說,還是跟喵說:“小寶貝,不要離開我。”

如果她能一直像現在這樣愛他,那麼,他將永遠都不會在她麵前暴露偏執瘋狂的一麵。

他們會一直恩愛到白頭。

他那微啞的嗓音帶了幾分微不可察的哀求:“不要怕我。”

有時候,他癲狂起來連自己都怕。

這也是他以前不敢靠近女孩子的原因。他一直告訴自己愛情既危險又愚蠢,其實是怕自己會控製不住那該死的佔有慾做出什麼不可挽回的事。

要是自家媳婦一直愛著他倒好說。

他可以偽裝一輩子。

可是,秦宴……

他死死壓製住那些恐怖的念頭,重複道:“不要怕我。”

怕?為什麼要怕?

林灼灼疑惑不已。

自家鏟屎官是全天下最好的鏟屎官,她想天天跟他窩在一起,怎麼會怕他呢?

毛絨絨的腦袋蹭了蹭他的身體,留下氣味標記。貓奶呼呼地叫了聲:“喵~”

她永遠都不會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