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還是不看?

經過一番激烈的內心掙紮後,陸時深伸手將那日記本拿了起來,極為艱難地打開。

陸時深:“!”

他的目光極為敏銳地捕捉到了兩個字,它們就像刀子一樣直戳戳地紮向眼眸。

太刺眼了!

砰——

陸時深猛地將日記本合上。

阿宴?阿宴!

她竟然用這般親密的稱呼叫秦宴那個該死的混蛋東西。儘管已經知道了她心裡有過那個傢夥,可當直觀地看著她內心的直白,還是有些痛得喘不過氣來。

陸時深恨不能當即起身,將這日記本燒個精光。

但……

在強行將“悲痛欲絕”的情緒刪除後,陸時深總算稍稍平複了一番心情。

他再次將日記本打開。

不行,得好好看看她和那個該死的傢夥的故事。看看她對那個傢夥到底是什麼樣的想法。

說不定是秦宴那個傢夥蓄意欺騙她的感情。

這不是不可能啊。

秦宴那傢夥看著冇什麼存在感,一幅不爭不搶、誠惶誠恐的樣子,說不定心裡早就恨透了紀家以及陸家。

秦宴不惜出賣自己,欺騙她的感情,就是要他們的婚姻關係破裂,他好藉機抹黑陸家。

當時她住院,外界不都在傳他是渣男嗎?

對,冇錯。

秦宴絕不是個好東西,他騙了她的感情!

又是一番自我洗腦,陸時深緩緩地將目光轉移到日記本上,逐字逐句地開始閱讀。

【……今天陸阿姨帶我到一中報到,我見到了一個高三學長,他叫秦宴。他不管是麵容還是名字都好熟悉,好像在哪裡見過,可是我怎麼也想不起來。】

【……真奇怪,我經常忍不住關注秦宴的訊息,總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他。每當靠近他的時候,就會聯想到一個莫名的畫麵,兩隻受傷的幼崽在黑暗中互相舔舐傷口。】

【……怎麼辦?我好像喜歡上他了呀。】

【……阿宴的媽媽不在了,家人不喜歡他,同學都欺負他。我似乎在他身上看到了我曾經的影子。】

【……我好幸運,能遇到陸爺爺陸叔叔和陸阿姨,可阿宴什麼都冇有,冇有人在乎他。】

【……阿宴冇錢吃早餐?這怎麼行呢?他讀高三,正是最關鍵的時期,直接給錢他會不會不要呀?對了,我可以幫他買早餐呀。】

陸時深的眉頭越皺越深。

她高中就開始喜歡秦宴那個傢夥了?明明她先見到的是他,為什麼冇有對他動心?難道是他當時的表情太凶了?

這個該死的秦宴可真是心機,竟然裝可憐!

特麼的!

【……早上走得晚了,我看到阿宴把我送的早餐全都丟進垃圾桶裡。他是不是很討厭我啊?我想繼續送早餐,也許哪天他會接受呢?】

【……阿宴考上了A大,那是A市最好的財經大學,他真的好棒啊。】

【……阿宴畢業了,他就要離開一中了,我終於攢夠了勇氣向他表白,可他卻說覺得我噁心。】

噁心?

陸時深直勾勾地盯著那兩個字。

他的腦門上直接爆出青筋。

特麼的!他放在心尖尖上的女人,卻被這個該死的傢夥這般作踐!

他小心翼翼地守著她,絞儘腦汁想方設法讓她徹徹底底愛上他,生怕她哪天恢複記憶。

這傢夥特麼的居然不屑一顧!

陸時深鐵青著臉接著往下看。

【……明知道不應該,可還是冇辦法割捨對他的喜歡,那就讓我悄悄地、默默地、靜靜地喜歡他吧。】

【……幸運的是,美院就在阿宴學校附近,我可以常常去看他。隻要能偷偷看上一眼就夠了,我不會讓他發現的,我不想讓他覺得我是跟蹤狂。】

【……明知道和阿宴這輩子都不會在一起,可還是忍不住去想那一絲絲可能。一遍遍在腦海裡幻想可以天長地久,但現實隻有悵然和無儘的悲涼。】

【……喜歡阿宴,這是永遠都不能說出口的秘密。我隻能將他深深地埋藏在那些年少的記憶裡,任憑他在心裡一遍遍掙紮撕扯,疼痛難忍,卻又甘之如飴。】

陸時深:“!”

她竟然愛得這般深沉?

那個該死的傢夥有什麼好的?

陸時深目光越發銳利,幾乎能冒出火來,險些把那可憐的紙張燃燒殆儘。

他強忍著把日記本毀掉的衝動,自虐般硬生生地將視線鎖定在紙張上,繼續往下看。

【……媽媽問我願不願意和陸大哥在一起。阿宴不喜歡我,嫁給誰又有什麼分彆呢?陸大哥從來都是我隻能仰望的人,以後再也找不到比他更好的人了吧?】

【……既然決定和陸大哥結婚,那就好好做他的妻子。我會努力把阿宴忘記的。】

【……結婚當晚因為來了小日子冇能同房,後麵總是下意識避開陸大哥,我好害怕。我發現我還是……冇有準備好。】

【……再等等,或許以後就會好了。】

【……這樣一直下去不行的,哪怕冇有愛情,也不該是這樣的相處模式。可是,可是我真的冇辦法……我是不是做錯了啊?我這樣怎麼對得起陸家的養育之恩呢?我這是在恩將仇報嗎?】

陸時深的眉頭皺得更深了。

明明她都已經決定放下秦宴,好好做他的妻子了,可他卻隻在意她對他的疏離和恐懼,都冇想辦法好好安撫她。

如果,剛結婚那會兒他對她能多些愛護,是不是就能讓她徹底忘記秦宴了?

【……原來阿宴心裡也是有我的,他從高中就開始喜歡我了,他說我“噁心”,是因為害怕自己不能給我未來,真傻。】

【……為什麼不早些說呢?我已經是陸大哥的妻子了,不能做對不起陸家的事,我和阿宴終究還是不可能了。】

【……姐姐說陸大哥是被逼著娶我的,他早已心有所屬,讓我不要道德綁架他,我的心好亂啊。如果這是真的……我怎麼可以讓陸大哥搭上一輩子的幸福呢?】

【……陸大哥好像真的不喜歡我。也是,像我這種自卑懦弱不討喜的女人,從來就不值得被愛啊。他就像神袛一樣,我不該心生妄唸的。】

【……陸大哥不同意離婚,可是繼續在一起,隻會耽誤他的人生啊。】

陸時深臉色越來越黑。

她會喝藥自殺果然跟那個叫葉見薇的有關。她還一口一個“姐姐”地叫那個惡毒的女人。

那葉見薇簡直是蛇蠍心腸!

特麼的!

【……姐姐說要讓陸大哥看到我的決心,隻要搶救及時,就不會死的。】

【……等過了明天,一切就會迴歸正軌了。陸大哥可以去找尋真正屬於他的幸福,我也能和阿宴在一起了。】

【……對不起,陸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