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灼,是我太用力了嗎?”陸時深頑強地向自家媳婦求證。

在陸時深的注視下,林灼灼點了點頭。

自家鏟屎官親親的時候,就像惡狼撲食一樣,她恍惚間竟有種要被拆吃入腹的錯覺。

根本就不像小說裡描寫的那麼美好。

“灼灼,抱歉。”陸時深愧疚極了。

這時,心裡的小人冒了出來,拿著大鐵錘將陸時深從頭到腳狠狠修理了一頓。

特麼的,早就說了不要太孟浪,不要太孟浪!

就是不聽!

看看,嚇到自家媳婦了吧?幸好及時發現,不然發展到她打死都不讓靠近的話,就等著哭死吧。

“以後有什麼事可以直接跟我說。”陸時深稍稍鬆了鬆抱自家媳婦的手,但依然不肯放開。

“不要怕我,灼灼。”

林灼灼靠在自家鏟屎官胸前,微仰著腦袋看他。

她在書上看到伴侶之間應該坦誠相待,這是彼此信任和相愛的前提。

坦白還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猜忌和懷疑。

她應該早些告訴他的,而不是選擇逃避。

伴侶之間親親抱抱不是很正常的嗎?又能逃到幾時呢?既然他的動作讓她不舒服了,就該及時說的。

“阿深,我以後有什麼事會直接告訴你的。”

除了她是來自異世的妖怪這件事,其他的都可以跟自家鏟屎官說。

“那……”陸時深還惦記著剛剛那個親親,“我力氣小一點,可以親嗎?”

可以親嗎?

林灼灼搜尋著腦海裡的小說。

倒是有幾個男主角問過類似的話,他們的伴侶回答的方式各不相同。

有的直接閉上了眼睛,有的主動親了回去,還有的羞得給男主角一個大拳頭。

林灼灼選了個自己喜歡的方式。

她抬手攬著自家鏟屎官的脖子,輕笑道:“傻瓜,哪有人這樣問的?你想親就可以親啊。”

隻要不像狼啃一樣,她還是很喜歡和他親親的。

陸時深敏銳地捕捉到了重點。

“想親就可以親嗎?”

很好,這可是她親口說的,不能反悔!

他將她壓在身下,慢慢俯身,輕輕落在那微涼的唇上,小心翼翼地啄了啄,像是在試探。

發覺自家媳婦並冇有抗拒,他漸漸加深加長了這個吻,越發深入地探索著,幾乎要尋遍每個角落。

陸時深冇忘記要留意自家媳婦的表情。

可不能又嚇到她了。

她閉上了絕美的眼眸,青澀地迴應著他的吻,羞羞答答地伸出丁香,跟他的糾纏著。

陸時深渾身熱血在撕心裂肺、聲嘶力竭地叫囂著。

好香!好軟!好甜!

陸時深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心在為她瘋狂地跳動著。啊啊啊!天呐!天呐!

本能驅使他離開那唇,在她的臉頰、耳後、脖頸流連著,落下愛意綿綿的吻。

刺啦——

他抬手解開了後麵的拉鍊,輕輕一扯,那誘人的風景印入眼簾。

可惜有礙事的小背心擋著。

正要將它褪去,一雙綿軟的柔荑落在他的手上。他抬眸看到了自家媳婦紅撲撲的小臉。

“阿深,你早上不用上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