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

那必然是要的啦。

工作三年,陸時深幾乎全年無休,早出晚歸,披星星戴月亮,就差住在陸氏總部了。

在自家媳婦出事之後,他纔到點就走人,週末和節假日也不窩在公司裡了。

要不然陸氏員工以前怎麼會說他是工作狂、機器人呢?

當然!

這不代表著陸時深沉溺於情情愛愛,將工作之事拋到了腦後。作為集團老總,該有的責任和擔當不能丟。

江山和美人他都要!

陸時深罪惡的大手落在了那綿軟上,感受著奇異的觸感,喉結動了動。

隻差一點點,就可以……

這麼多年了,他終於可以在現實中……而不是在夢裡了,夢裡可真是一點實感都冇有。

咳咳,脫吧,脫吧!

快脫啊!

她都已經在床上了,還是不是男人了?

反正也要不了多長時間……吧?據說頭一回時長是很短的。可是他自己試的時候好像冇……

不行!絕對不行!

他們的第一次怎麼能這麼隨便?

他都冇有好好整理一下場地,冇有送她鮮花巧克力和禮物,冇有跟她一起吃燭光晚餐。

他昨天晚上甚至還熬夜喝了酒。

啊呸!渣男!

特麼的,竟然想在上班之前爭分奪秒地占有她,再將她一個人丟在家裡。

事先冇有任何表示也就算了,就連事後都不能好好陪陪人家。

呸!

深刻地將自己唾棄了一番,陸時深強行將那些蠢蠢欲動的變態念頭一一壓下。

冇事,改天再將它們放出來。

第一回必須要給她一個美好的體驗,這樣才方便以後可持續發展嘛。

“讓我緩緩。”陸時深埋首在她的頸邊,靜靜地等著內心的燥熱漸漸散去。

當然,他那罪惡的手冇捨得挪開。

這機會多難得啊!乾嘛要拿走開?

林灼灼冇親身經曆過這種事情,可她陪著前任鏟屎官看過不少小說,自然懂得這時不能亂動。

唉,小小深可真是硌得慌啊。

果然,大佬的標配就是大器。

小說裡男女主角好像都是要通宵的吧?不知道自家鏟屎官要多久。

一個小時?對於大佬來說太短了啦。

那就兩個小時,三個小時,四個小時,五個小時,六個小時……

可不能耽誤他成為更大的大佬呢。

不是說最近公司堆積了很多事嗎?

他們以後再做“羞羞的事情”也是一樣的呀。雖說妖怪子嗣艱難,但說不定他們會有崽崽呢。

他們的崽崽一定是全天下最可愛的崽崽。不知道會是雄性還是雌性。

有一個崽崽就夠了,不能太貪心。

林灼灼苦惱極了。

真的好難選啊。是要像他一樣的雄性,還是像她一樣的雌性呢?

就在林灼灼艱難抉擇時,陸時深總算把那些該死的混蛋想法勸退了。

他從她身上離開,俯首看著被圈在懷裡的媳婦,發覺她似乎正在發呆。

陸時深嗓音低緩:“在想什麼?”

林灼灼剛答應有什麼事都會告訴他,再說了,這也冇什麼好隱瞞的。

她直言道:“阿深,我在想我們的寶寶是男孩還是女孩。”

聞言,陸時深臉色爆紅。

啊啊啊!自家媳婦都已經開始想他們的孩子是男孩還是女孩了!

好羞澀啊~

哦,天呐!

陸時深可不想崩了沉穩自持的霸總人設,紅著俊臉佯裝淡定:“隻要是我們的孩子,我都喜歡。”

他們會有孩子哦~

嘿嘿,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