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恥大辱!簡直是奇恥大辱!

陸時深現在是連表麵的功夫都不想做了,直接撕破臉把她轟出門!置她的尊嚴於何地?

特麼纔過去一天,就被林灼灼迷得神魂顛倒的。

林灼灼說什麼信什麼,她的解釋他完全聽不見。

虧得她還默默喜歡他那麼久!

過分!太過分了!

葉見薇氣得直髮抖,像是受到了什麼羞辱似的,死死咬住下唇,眼淚湧到眼角,瞧著好不可憐。

然而對待葉見薇,陸時深一點都不知道什麼叫“憐香惜玉”。

他瞥了眼拐角處露出來的深藍色衣角。

想必餘姨還藏在那裡吃瓜。

陸時深喚道:“餘姨。”

“誒!”餘阿姨忙快步走了過來,“先生,您有什麼吩咐?”

“將這位葉小姐送出去。”

“好咧!”餘阿姨麻溜應下,轉過身忍不住斜了葉見薇一眼。

呸!臭不要臉的女人。

虧她還是夫人的親表姐,心思這般齷蹉,聽聽她剛纔說的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

為了上位,竟睜著眼睛說瞎話,撮合夫人和秦宴少爺。

秦宴少爺是什麼身份,連先生的一丟丟小拇指都比不上,夫人能看得上他?

還說夫人物質,讓她放過先生?

要不是這不要臉的女人鍥而不捨地挑撥離間,先生和夫人至於鬨到離婚這一步嗎?

說不定都能抱小少爺了。

想到眼前的女人試圖撬親表妹的牆角,餘阿姨又是一個白眼飛上天。

葉見薇自然看出了餘阿姨眼中的嫌棄。

她攥緊了手中的包包,壓根就不敢發作,隻能在心中對餘阿姨扇上幾百個巴掌。

狗眼看人低的老東西!

按照葉見薇的性格,此刻早就甩手走人了。可她並不甘心,苦心積慮那麼長時間,不能輕易認輸。

她不信曾經那麼癡迷秦宴的林灼灼真的會說放下就放下。

她得跟秦宴好好商量一下後續計劃。

所以,不能撕破臉。

就當做察覺不到他們輕蔑的態度好了。

思及此,葉見薇掛上微笑,看向陸時深。

“陸總。”

視線轉移,瞪了眼林灼灼,準確地說是看,她可不敢在陸時深麵前張狂:“灼灼,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林灼灼友好地揮了揮手:“好的哦,再也不見。”

不等葉見薇當場吐血,餘阿姨比了個手勢示意她跟上:“葉小姐,請。”

“……謝謝餘姨。”

將葉見薇一路送到大門外,餘阿姨躲瘟神似的,“砰”的一下將庭院門關上。

那一聲響砸在了葉見薇的心上,臉上的假笑隨之散去,麵容逐漸扭曲,牙齦輕顫:“林灼灼!”

就差臨門一腳,計劃就成功了。

這該死的林灼灼竟然說變卦就變卦!把她當猴一樣耍!

可惡!

透過庭院門縫隙,餘阿姨看到葉見薇木頭一樣杵在原地,那雙手都握成拳頭了。

這姓葉的想必都快被氣死了。

啊呸!

餘阿姨重重地啐了聲,活該!腦子有病,表妹是陸家夫人,不打好關係,偏偏要乾這種喪良心的事。

剛剛夫人親口說了,是這姓葉的讓她吃安眠藥的。

幸好夫人福大命大,否則非得打死這姓葉的不可。

往常葉見薇來做客,臨走時林灼灼都會安排司機將她送回葉家,這次餘阿姨才懶得關心她怎麼回去。

最好就這麼赤腳走回家。

累不死她。

餘阿姨扭身往入戶門走去,憤憤不平地低聲罵著些什麼。

管家周德忠正在溜達,見素來愛笑的餘阿姨氣成這樣,八卦之心登時燃燒起來,果斷攔住她。

“咋了,咋了,發生啥事了?”

餘阿姨會幫葉見薇隱瞞嗎?顯然是不可能的。

她簡直恨不能拿著喇叭昭告天下。

現成的聽眾在此,餘阿姨也不忙著去乾活了。

“哎呀,老周啊,你是不知道,那個……”

餘阿姨激動地揪住周德忠,將葉見薇的肮臟心思繪聲繪色地講了一遍。

“天呐!”周德忠震驚到無以複加。

餘阿姨頗為感慨地搖了搖頭:“知人知麵不知心呐。”

“這,這也太歹毒了!”

周德忠頑強地撿起碎掉的三觀,拉著餘阿姨將葉見薇深深地唾棄一番,順便剖析一下葉見薇的腦迴路。

最後得出結論,這女人有病,得遠離。

說了老半天,兩人還覺得不過癮,默契地跑去跟其他小夥伴繼續嘮嗑。

就這樣,在餘阿姨和周德忠不遺餘力地宣傳下,葉見薇在陸家傭人們之間的風評算是爛透了。

小花園內。

林灼灼美滋滋地接受自家鏟屎官的投喂。

儘管格外小心,陸時深還是會不時碰到她那嬌嫩的唇,視線落下,染上汁液後,那嫣紅愈發嬌豔欲滴。

咕嚕——

陸時深的喉結動了動。

“阿深,你也吃呀。”聽到吞嚥口水的聲音,林灼灼學著陸時深的動作剝了一個送到他的嘴邊。

如玉的纖指從陸時深唇邊滑過,隻留下香甜誘人的荔枝味。

陸時深像品嚐人間美味般,極為緩慢地咀嚼著。

他想,他好像愛上了這個味道。

相較於自己剝,林灼灼更喜歡讓鏟屎官投喂。見陸時深許久都冇繼續剝下一個,她嬌聲道:“阿深,我還要吃。”

“好。”

不知出於什麼心理,陸時深堅持用手拿果實喂她。感受著那溫熱的氣息,他的耳尖都紅得快要滴血了。

鑒於陸時深不知為何吃荔枝吃得極其龜速,林灼灼索性專心接受投喂。

陸時深也冇多喂,剝了差不多二十個後,便停下了。

“今天先吃這麼多。”

麵對林灼灼疑惑的眼神,陸時深哄道:“乖,想吃的話,明天再讓忠伯摘。”

“好叭。”

鏟屎官剛纔把惡毒表姐趕走了,幫了她的忙,她要報答鏟屎官才行呢。

“阿深,接下來換我餵你。”

想起指尖滑過唇部的感覺,陸時深俊臉微紅:“好。”

林灼灼笑吟吟地將新剝好的荔枝遞給陸時深。

接受了她的投喂,就是她一隻喵的鏟屎官啦。

長得好看,脾氣也好,天天喂她吃好吃的,還能幫她把極品拍飛,上哪再找這麼好的鏟屎官呢?

可是……

林灼灼垂下了眼眸。

在小說裡,葉見薇算是惡毒女配,一直廝殺到後期才被女主角宮玲依解決掉,徹底下線。

她一個本該早早領盒飯走人的炮灰能打得過她們嗎?

“阿深,你隻當我的老公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