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睜睜地看著小傢夥變成悲傷的小糰子,林灼灼都快心疼壞了。

她將歲歲抱在懷裡,一時間竟想不出安慰的話來。

林灼灼能體會到歲歲的感受。她自己不也是穿越異世界,從此遠離媽媽和玩伴嗎?

但媽媽在那個世界是安全的,還有超能打的阿拉斯加阿燃陪著護著。

更幸運的是,林灼灼在新世界遇到了媽媽的轉世。

可歲歲……

她還這麼小,就要離開爸爸媽媽。不到萬不得已,想必歲歲的爸爸媽媽不會忍心將她送走的。

隻怕……凶多吉少。

或許是感覺到了林灼灼的擔憂,歲歲反過來用小手手輕輕地拍著她的脊背安撫道:“灼灼姐姐,我會在新世界好好生活的,不讓爹爹孃親擔心。”

“等大戰結束了,爹爹孃親說不定就會接我回去了。”

“到時候,我要把蒐集到的寶貝給爹爹孃親看,他們一定會誇我的。”

怎麼會有這麼暖心的小糰子啊?林灼灼摸了摸她的小腦袋:“嗯,我們的歲歲是最棒的。”

歲歲看起來隻有三四歲,也不知道該如何解決吃穿住行的問題。

小孩子走江湖,總歸是有些不方便的。

“歲歲,你在這個世界的監護人是誰呀?”

歲歲鬆開林灼灼,改成靠在她的懷裡:“歲歲的人類身份是一玥姐姐的妹妹,全名陶歲歲。”

林灼灼還冇來得及問歲歲住在哪裡,歲歲小嘴得吧得吧地將自己的小底抖了個乾淨。

“歲歲跟一玥姐姐住在一起,一玥姐姐說下半年要送歲歲去讀幼兒園。”

提到“幼兒園”,歲歲的眼眸亮晶晶的:“一玥姐姐說幼兒園裡麵有好多糖果和小餅乾哦。”

“歲歲還可以和人類幼崽一起玩遊戲。”

“不錯呀,歲歲就要讀幼兒園了。”林灼灼想到自己一天學都冇有上過,不禁有些汗顏。

不行,要做一隻有文化的妖。

以後得多多讀書看報學習呀。

話說回來,有一玥姐姐做歲歲的監護人,林灼灼心踏實了不少。

本來還想著若是這小傢夥一隻妖住,就跟自家鏟屎官以及爺爺爸爸媽媽商量商量,看能不能讓小糰子搬進陸家。

她們都是穿越異世的妖怪,歲歲還這麼可愛。

能幫就幫一下嘛。

誒?林灼灼想到自己穿越異世靈魂不穩,有時會變回原形,那麼歲歲呢?

要是一不小心變回原形還得了?

歲歲可是貔貅啊!

林灼灼的心咯噔一聲:“歲歲,你會因為靈魂不穩而不小心現出原形嗎?”

“不會。”歲歲搖了搖頭。

“灼灼姐姐,歲歲是身穿不是魂穿,不會靈魂不穩哦。”

林灼灼陷入沉思。

原來她會靈魂不穩是因為借屍還魂。

還以為是小世界在排斥外來的靈魂。

林灼灼忍不住又問:“歲歲你是怎麼修煉的呀?”

記得之前龜爺爺說過可以靠積累功德值修煉,一玥姐姐積累功德值的辦法是工作,那麼歲歲呢?

歲歲還是幼崽,怎麼工作?

“隻要人類一直供奉貔貅,歲歲就有源源不斷的信仰值。”歲歲揮了揮小手手,林灼灼恍惚間似乎看到了一些發光的能量飛到歲歲的體內。

“歲歲是這世界唯一的貔貅,這些信仰值都是歲歲的。”

“哇!”林灼灼驚訝得張大了嘴巴。

這意味著什麼?歲歲躺著就能修煉。

好厲害。

等等!信仰值?

“歲歲,信仰值也可以用來修煉嗎?”

“收集功德值實際上也是收集信仰值。”

怕林灼灼不懂,歲歲耐心地解釋著:“灼灼姐姐你通過幫助人類積累功德值,其實是要人類的感激、崇拜等情緒,也就是他們的信仰。”

“就像人類供奉信仰歲歲,相信歲歲可以幫他們辟邪擋煞、聚財掌權,對歲歲充滿感激,歲歲就可以用人類的信仰值修煉啦。”

林灼灼若有所思。

她不是覺醒了繪畫治癒技能嗎?將來可以用畫作治癒病人,他們相信她的畫可以使自己痊癒,對她有著感激之情。她也可以藉此修煉呀。

兩隻小妖怪就這麼腦袋抵著腦袋,討論著修煉之事。

與此同時,庭院門緩緩打開,陸時深的小車車穩穩停下。

他將給自家媳婦的小驚喜揣在兜裡,大手拍了拍,這才下了車。

誒?

不對勁。

往常這個時候自家媳婦都會跑出來給他一個愛的抱抱的呀?媳婦呢?

陸時深心中一緊:“餘姨,夫人呢?”

“先生,夫人跟歲歲在樓上夫人的房間裡。”

歲歲?陸時深狠狠凝眉。

就是自家媳婦之前說過的“很可愛的小妹妹”?送了自家媳婦一塊金磚的那個妹妹?

媳婦有了妹妹都把他這個老公給忘了。

哼,他倒是要看看那妹妹是有多可愛。

被打翻了醋罈子的陸時深麻溜抬腳朝樓上走去,徑直走向自家媳婦的臥室。

當然!

陸時深可不敢表現出吃醋的樣子。

如果讓自家小妻子知道他是個醋精那不就完了嗎?必須要假裝是上來跟客人打招呼的模樣。

站在房門口,陸時深抬手敲了敲門。

叩——叩——

“灼灼。”

為什麼不直接推門而入?嗬嗬,這裡麵又不是隻有他媳婦一個人,萬一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怎麼辦?

比如說她那個“可愛的小妹妹”正在摳腳啥的。

林灼灼跟歲歲聊得入迷,等感應到陸時深的氣息正在靠近時,兩隻妖怪忙不迭地將方纔歲歲找銅魚擺件時搬到地上的寶貝裝回儲物袋裡。

“歲歲,你這小麻袋能裝好多東西啊。”

“這是歲歲的爹爹送的,它……”

不等歲歲詳細介紹儲物袋的來曆、功能以及它身上的故事,門外傳來了陸時深的叫聲。

確定東西都收好了,林灼灼趕忙起身蹬蹬蹬地跑到門口,將房門一把打開。

“阿深,你回來啦~”

伸開雙手享受著自家媳婦的投懷送抱,陸時深不忘掃視一下房間。

嘿嘿,看到了吧?這是他陸時深的媳婦。

長得再可愛又怎麼樣?還不是被拋下了?媳婦隻愛他一個人哦。

當發現站在地上的小蘿蔔頭時,陸時深臉上的嘚瑟瞬間凝固了。

這,這麼小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