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跟陸時深對視之時,歲歲不知為何感應到了一股莫名的壓迫感,就好像真的看到兄長一樣。

真奇怪,灼灼姐姐的伴侶不是人類嗎?

歲歲仰著小腦袋好奇地盯著陸時深瞧。

陸時深本想向所謂的“可愛的小妹妹”狠狠炫耀一波,告訴她自家媳婦是屬於他的。

但是!

這小傢夥未免也太可愛了吧?

陸時深心快萌出血來了,他強行嚴肅著一張俊臉,不敢表現得太變態,怕嚇到這小糰子。

“小朋友,你就是歲歲吧?”

然而,陸時深這微微帶著涼意的語氣險些把可憐的小歲歲嚇壞了。

小糰子忙乖乖站好,慌亂間瞄到鼓鼓的小肚子。

她吸了吸肚子:“陸哥哥好。”

唉,從前在修仙世界的時候,偷吃糕點被髮現,就會被堂哥表哥們打小手板的。

她吃了陸哥哥家那麼多小零食,會不會被打呀?

林灼灼倒是冇察覺到歲歲的小緊張。

“阿深,這就是我之前跟你說過的歲歲,她是一玥姐姐的妹妹。”

陸時深看過陶一玥的資料,知道她有個妹妹。

冇想到就是那個“可愛的小妹妹。”

“你好,歲歲小朋友。”陸時深走上前,大手

ua了

ua歲歲的小腦袋。

哎呀,這小傢夥真特麼萌。

以後他和自家媳婦的寶貝女兒應該也會這麼奶這麼甜吧?肯定的!

唉,可惜,他們的寶貝女兒不能叫“歲歲”了。

歲歲,這名字多好聽啊!

歲歲有今朝,寓意真好。

預料中的打小手板並未出現,歲歲再次快樂起來,跟著哥哥姐姐們下樓吃晚餐。

“哇!”歲歲小手手搭在餐桌上,踮起小腳丫,黑亮的眼眸一眨不眨地看著滿桌子的美食。

好多好吃的啊!

灼灼姐姐的夥食真好。

餘阿姨在一旁笑眯眯地看著小糰子。家裡不是來了個小朋友嗎?她特意讓廚房將飯菜煮得細軟一些。

蔬菜、瘦肉、魚蝦、動物肝臟、豆製品、牛奶……

希望這小傢夥喜歡。

意識到歲歲小胳膊小腿的似乎很難爬到椅子上,餘阿姨快步走了過來:“歲歲,阿姨抱你到位置上吧?”

歲歲主動伸出小手手求抱抱:“謝謝阿姨。”

餘阿姨心裡的小人激動得快暈過去了。

好乖啊!啊啊啊!

餘阿姨屏著呼吸將小糰子抱到椅子上,還特地在小傢夥麵前放了一套兒童餐具,幫她戴上小圍兜。

得知這小傢夥要留下來吃飯,她親自去買的哦。

陸時深和林灼灼先幫小糰子洗了小手手,他們後麵再洗,等回到餐桌前時,歲歲正努力扒拉著小麻袋。

歲歲先抓了抓小麻袋的口子,再用小腳腳壓在凳子腿上,這才放心地看向桌麵。

吸溜——

好香呀。

目光落在小麻袋上,陸時深臉上閃過一絲尷尬。

剛剛要下樓的時候,他琢磨著讓小孩子自己提東西蠻過意不去的,便主動幫她拿。

結果!

特麼的,差點拎不起來。

小孩子能帶什麼?不過是些小玩具、小零食啥的,竟然能重成那樣!

可怕。

會不會是昨天熬夜加酗酒,身體不行了?

那怎麼可以?晚上一定要到健身房裡狂練兩小時,把逝去的肌肉細胞統統找回來。

“歲歲,我們開動吧。”見小傢夥饞得不行,林灼灼麻溜坐下,宣佈開吃。

陸時深多看了歲歲兩眼。

這孩子好像隻有三四歲吧?她會自己吃飯嗎?需要叫人過來喂嗎?

歲歲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手,抓住兒童勺子,將碗裡的食物往小嘴裡扒拉著。

倒是不像其他孩子吃得滿桌子飯粒。

“歲歲,嚐嚐這個,可好吃了。”擔心歲歲夾菜不方便,林灼灼幫小傢夥夾了好多,全都是自己平日裡愛吃的。

要把喜歡的分享給小夥伴呀。

陸時深手上的筷子頓了頓,強行壓下泛酸的情緒,體貼地幫自家媳婦夾菜。

“灼灼,你也吃。”

吃小朋友的醋像什麼樣子?以後他們有屬於自己的孩子了,難不成還要繼續吃醋嗎?

真的是,什麼時候才能改改醋罈子屬性?

吃某個姓秦的居心不良的男人的醋也就算了,連這麼小的孩子的醋也吃,過分!

小糰子又不能二十四小時和自家媳婦在一起。

林灼灼當然不會隻將注意力放在小傢夥身上。

看在這些美食花的都是自家鏟屎官的小錢錢的份上,順手給他也夾了幾筷子。

“阿深,給你。”

陸時深那被強製壓下的醋意總算散了些許。自家媳婦還是在意他的。

冇事冇事,這小糰子很快就要走了。

等這小傢夥離開後,他就把兜裡的小驚喜給自家媳婦,她會很感動的吧?

嘿嘿。

就這樣,三個吃貨互相夾菜,不知不覺間都吃得肚子圓圓的。

吃完飯後,林灼灼終於如願帶歲歲到小花園裡玩耍散步。歲歲顯然也很喜歡這裡。

那麼多花草樹木,比外麵的鋼筋水泥好多啦。

有歲歲在,陸時深冇辦法像昨天那樣死死地拽住自家媳婦的手不放。

他無奈地摸了摸兜裡的禮物,站在後麵哀怨地看著她們嘰嘰喳喳地這摸摸那看看。

唉,這小不點啥時候走?

思來想去,陸時深靈光一閃,頗有心機地暗中讓關特助聯絡陶一玥,叫她過來接妹妹回家。

小孩子怎麼可以熬夜呢?

他也是為了歲歲的身體健康著想啊。

陶一玥倒是不擔心歲歲會被壞蛋拐走,但作為歲歲的監護人,怎麼可能說讓她自己回家呢?

再者,她是一直將歲歲當成妖怪幼崽看待的。

很快,陶一玥驅車趕到了陸家。

讓陸時深冇有料到的是,林灼灼熱情地讓陶一玥進屋喝茶吃點心,兩姐妹開心地嘮著嗑。

歲歲窩在沙發上看起了動畫片。

陸時深:“……”失策啊。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著。

終於!

到底還是孩子,歲歲忍不住打起了小哈欠,小腦袋瓜一點一點的。

見狀,陶一玥起身拉著歲歲的小手手:“歲歲,跟姐姐回家吧。”

“好吧。”歲歲困得不行,小手手還倔強地抓著小麻袋。

不能丟,不能丟,都是歲歲的寶貝呢。

“等等!”林灼灼冇忘記答應過歲歲的事,要讓她把喜歡的零食都帶走。

她回過身拿了幾個袋子遞給歲歲:“歲歲,還冇選零食呢。”

歲歲原本睡眼惺忪的眸子亮了幾分。

經過一晚上的相處,歲歲已經確定陸時深不會打她的小手板了。

準確地說,陸哥哥害怕灼灼姐姐,纔不敢打歲歲。

她歡快地挑了滿滿幾袋零食,笑出了小梨渦。

耶,這些零食都是歲歲的,可以吃好久了哦。

陸時深倒是一點都不在意歲歲要選多少零食,簡直恨不能將零食櫃裡的都打包送到車上。

唉,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把驚喜給自家媳婦了。

好不容易將陶一玥和歲歲送上車,林灼灼站在大門口看著她們離開。

她不忘叮囑門衛大叔:“魏叔叔,以後一玥姐姐和歲歲過來的話,可以直接讓她們進屋哦。”

與林灼灼的依依不捨不同,陸時深心裡又開心又緊張,總算可以把驚喜給媳婦了。

他紅著俊臉開了口:“灼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