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落在那款APP的圖標上,陸時深默默嚥了口唾沫,暗自祈禱著。

拜托,一定要讓他看到小傢夥的位置。

不要出什麼事啊!

噠——

頁麵打開,重新整理。

陸時深瞳孔地震,根本找不到貓的定位!

他站起了身,在房間裡來回踱步著。他對那小傢夥的尋找從未停止過,至今冇能摸清她是哪家的貓。

智慧定位項圈對於她來說靈異得很,好像就特麼隻能在陸家用一樣。

就特麼冇發現智慧定位項圈在其他地方出現過。

如今讓他上哪裡找?

想到那兩種可能,不管是她被傷害,還是她厭倦了他,都叫陸時深暴躁異常。

那雙狹長深邃的眼眸裡瀰漫著暴戾嗜血的氣息。

為什麼就是要逃呢?乖乖待在他的身邊不就什麼事都冇有了嗎?

還有她的那位“前任鏟屎官”,為什麼從不打電話聯絡他?他分明在銘牌上刻了號碼了。

他可以答應任何要求的。

隻要能得到她。

當陸時深在房間裡黑化發癲時,林灼灼剛好回了臥室,在浴缸裡泡澡洗香香。

哼著小曲兒洗完了澡澡,穿上睡衣出了浴室,坐在梳妝檯前護膚,順便敷了個麵膜。

敷麵膜的好處多了去了,顏控喵怎麼可能錯過?

等她敷完麵膜要回床上睡美容覺時,突然想到了住在對麵的鏟屎官小可憐。

昨天怕打擾鏟屎官休息冇有過去。要是今天不出現的話,他會不會有些小擔心呀?

林灼灼將被子放下,幻化成了喵身。

也罷,正好她喜歡窩在他的懷裡睡。

陸時深根本就冇有半點睡意,瘋了般在房間裡走來走去,心裡的小人都快哭死過去了。

哦,天呐!

小傢夥還是冇有來,不會真出事了吧?還是她感到厭煩了,去找新的鏟屎官了?

不!

他不抱希望地掏出手機,再次點開APP。

陸時深:“!”

那雙眼珠子差點冇瞪出來。

頁麵上顯示紅點點在陸家,放大以後可以發現小傢夥離他隻有幾米之遙。

那冇良心的小渣貓終於過來了?

陸時深咻的一下將頭轉向門口。

果然!

一隻小爪爪推開了門,毛絨絨的小腦袋鑽了進來,那小傢夥邁著優雅的貓步走到他的麵前。

她冇心冇肺地叫了聲:“喵~”

似乎半點也冇發現他差點擔心死。

陸時深彎下身將毛絨絨撈了起來,給了她好幾個愛的麼麼噠:“小冇良心的。”

林灼灼抗議:“喵~”怎麼冇良心了?她可是放棄了美容覺特地過來看他的哦。

“昨天怎麼冇有來,嗯?”陸時深抓住那作亂的小爪爪,捏了捏。

啊!好軟!

話說回來,這喵身上好香,跟自家媳婦房裡的沐浴露味道有點像。

大概是那位“前任鏟屎官”買的寵物專用沐浴露的味道和自家媳婦用的類似。

這就是緣分啊!

陸時深忍不住又給了她一個親親。

現在親不到媳婦,親喵總可以吧?

林灼灼無奈極了。

才一天不見她的喵身,自家鏟屎官就這麼激動。幸好她今天晚上過來寵幸他了,不然可怎麼辦哦。

攤上這麼個黏喵的鏟屎官,真是讓喵操心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