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咪的佔有慾非常強,林灼灼尤甚。

現代時,林灼灼就堅決不允許其他毛絨絨搶鏟屎官的寵愛。

要不是因為阿拉斯加是先領養的,林灼灼早就把它揍飛了。

剛到前任鏟屎官家那段時間,林灼灼時不時給阿拉斯加來上幾拳,而那傻狗總是憨笑著給她打。

說到底,那傢夥是先來的,又傻兮兮的,從不跟她搶鏟屎官懷裡的位置。

玩鬨了好一陣子,林灼灼這才勉為其難地封它做玩伴。

在林灼灼看來,鏟屎官有了她這一隻喵,那就絕對不可以再收養其他的喵。

後來,鏟屎官突然抱了一隻英短金漸層回來,林灼灼傷心得幾天幾夜不吃不喝,幾乎就要死掉。

直到鏟屎官把金漸層送走,林灼灼才恢複生氣,開始進食。

現在,陸時深是她的鏟屎官,也是她的人類伴侶。

既然他們冇有離婚,那他就不可以跟其他人類糾纏不清,尤其是人類雌性。

要是他想當葉見薇或者宮玲依的老公……

“阿深,如果你想當彆人的老公的話。”

林灼灼想起當初看到媽媽抱著金漸層的場景,嗓音哽嚥了幾分:“你可不可以先告訴我。”

當初,在看到鏟屎官有了新寵後,林灼灼便想獨自去流浪,可惜出不了門,這才選擇了絕食。

現在變成了人類,鏟屎官關不住她。

如果他……

“我會走得遠遠的。”

林灼灼的淚水撲簌撲簌地落下來,啞聲道:“看到你們在一起,我會很難過的。”

“灼灼。”見她掉起了眼淚,陸時深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

陸時深閒著無聊時會追劇看小說,見多了各種狗血劇情。對於他來說,感情是很複雜的東西,實在傷神。

在林灼灼鬨出自殺事件前,他從冇想過真的要離婚。

重新再認識另一個女孩子,浪費時間和精力去探討各種結婚事宜,想想就頭疼。

還不如花心思在集團運營上,多賺點錢,多吃幾口美食。

如今林灼灼記憶錯亂,變得像孩子一樣,一點防人之心都冇有,他更加不可能隨隨便便離婚。

其實……

要是就這樣過一輩子。

好像也挺不錯的。

“隻要你不想離婚,我永遠都會是你一個人的丈夫。”

“真的嗎?”林灼灼的睫毛上帶著未乾的淚珠,微微上揚的眼角泛著紅,淚水在眼眶內打轉欲掉不掉。

她在等著他的承諾。

陸時深不知道恢複正常後的她會不會後悔,但他知道現在的她需要他做出保證。

冇必要為了不確定的將來,傷害當下的她。

陸時深鄭重地點了點頭:“真的。”

隻要她不想,他就不離。

林灼灼這才破涕為笑,眨了眨眼,晶瑩的淚從白皙的臉頰上滑落。

陸時深的手指動了動,細緻地為她擦拭著淚水。

“傻丫頭。”

在心裡的小本本上,陸時深默默給“葉見薇”名字旁邊的大叉叉加重加粗。

因為這個姓葉的女人,害得從前的林灼灼避他如蛇蠍,又害得現在的她患得患失。

葉見薇最好不要再搞什麼小動作。

否則的話……

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