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結束,林灼灼無奈地催促著自家鏟屎官,又拉又推將其送到了小車車旁。

“阿深,要好好上班哦。”

說著,林灼灼素手拍了拍那因為拉拉扯扯而不幸起了褶皺的西裝。

“好。”陸時深離彆的怨念倒不像往常那麼深了。

嘿嘿,安裝了監控,他隨時可以打開手機APP,實時看自家媳婦。

真好。

依依不捨地坐上小車車,陸時深再次向公司出發。

此時正處於上班高峰期,正飛奔進辦公大樓搶著打卡的陸氏員工們再次不自覺地停下腳步。

他們目瞪口呆地盯著陸時深。

陸總前兩天不是還帶著一張冰山撲克臉上班嗎?現在咋又掛上癡漢笑了咧?

當然!

昨天早上陸時深險些擦槍走火,吃了媳婦的好多豆腐,肯定是帶著傻笑來的,不過來得稍稍有些晚,很多員工冇看到。

感受著齊刷刷的熾熱目光,陸時深心情極好地向眾人頷首示意。

上位者不能喜怒形於色?要威嚴?要不苟言笑?

管他那麼多!

他就是要笑,嘿嘿嘿。

陸氏的員工們紛紛愣在原地。這這這,這還是當初那個工作狂機器人嗎?崩人設了啊!

不過,話說回來,陸總這樣還挺好的。

多了幾分人情味。

試問,誰會心甘情願為一個冷冰冰的老闆賣命?

一路回到25層,陸時深在辦公桌前坐下,即刻開啟工作模式,效率極高地搬磚乾活。

等為避免猝死起來走動,已經是兩個小時後了。

陸時深冇有像往常那樣走到落地窗前欣賞風景,而是掏出了兜裡的手機。

想媳婦了,悄悄看一眼吧。

這個時間點,應該在畫畫。

點開APP,找到已連接的設備,陸時深點開畫室裡的監控設備。

噠——

頁麵打開,陸時深的心險些被擊穿。

隻見自家媳婦正站在監控攝像頭前,似乎發現了什麼好玩的東西,湊得很近,小臉寫滿了好奇。

畫室裡的監控攝像頭冇那麼隱蔽,大刺刺地放在後方桌麵上,還有對講功能。

叩叩——

他看到她抬手摸了摸攝像頭。

真特麼可愛。

陸時深心都快融化了,指尖落在螢幕上,點了點,開啟雙向語音對講。

“灼灼。”

聽到叫聲,螢幕裡的她呆住。

更可愛了。

陸時深輕笑,又叫了聲:“灼灼。”

感應到聲音的來源,林灼灼驚喜地握住攝像頭,雙眸亮亮的:“阿深!”

“是我。”

“哇,我們還能用監控聊天。”林灼灼驚奇不已。

等等!

監控肯定會有畫麵的。

自家鏟屎官現在該不會在監控那一端看她吧?前任鏟屎官跟她天天宅在家裡,倒是冇有用監控對過話。

“阿深,你是不是可以看到我呀?”

遲疑了一會兒,陸時深老老實實回答:“是的,我可以看到你。”

哎呀,這又不是什麼秘密。

自家媳婦肯定知道能通過監控看到她啊。既然明目張膽地安了監控,就不要慫,大膽看。

總不能一直不用語音對講功能吧?多可惜。

他們工作的時候還能時不時聊個天,真好。

就在這時,陸時深敏銳地發覺視頻裡的媳婦皺起了小眉頭。

陸時深心口一顫。

自家媳婦該不會生氣了吧?覺得他是個大變態?偷窺她的**?哦,天呐!

“灼灼,我……”陸時深麻溜道歉。

林灼灼揣著小手手:“阿深,這一點都不公平。”

陸時深:“誒?”

自家媳婦生氣的點好像並不是他可以隨時檢視監控視頻?那是什麼?

不等陸時深想出緣由,林灼灼主動說了出來:“阿深你可以看到我,我卻看不到你。”

“不公平。”

陸時深那快從胸口跳出來的心這才放了回去。

唉,嚇死掉。

還以為要忍痛把監控拆了。

原來自家媳婦是在為看不到他而生氣。天呐!自家媳婦怎麼能這麼甜呢?她真的好愛他哦。

你看,她也想時時刻刻見到他呢。

好難為情啊。

陸時深紅著俊臉:“灼灼,你要是想我的話,可以直接打視頻電話。”

林灼灼本想著不好在鏟屎官上班期間打擾他,連語音都很少發,更不用說視頻電話了。

說起來,她還冇試過視頻電話呢。

“好的哦,阿深。”

既然他這麼說,那就等他用監控跟她講話,而她又剛好想看到他時,再打視頻電話吧。

他用監控跟她講話,證明此時並冇有在忙工作。

但是……他們聊了有好一會兒了,自家鏟屎官得趕緊去加油上班,成為更大的大佬纔是。

“阿深,你快去工作吧。”曉得他能看到她,林灼灼兩隻手手使勁揮著。

見自家媳婦這般嬌憨靈動,陸時深又充滿了動力。

還以為自家媳婦會打視頻電話過來。

唉,自家小妻子一直勸他好好工作,都不抱怨他陪她的時間太少,真的懂事得讓人心疼呐。

“灼灼,再見。”戀戀不捨地放下手機,陸時深重新回到辦公桌前,再次開啟工作模式。

他要努力奮鬥,不能讓媳婦失望!

到了中午時分,陸時深等到了媳婦的視頻電話。

“阿深,你看,我的午餐。”上午不是聊到視頻電話了嗎?好奇心重的林灼灼自然要嘗試著打打看。

這還是她第一次打視頻電話,厲害吧?

林灼灼將手機攝像頭對準餐桌上的美食,跟手機那端的鏟屎官分享著:“有我最喜歡的魚哦。”

“不錯。”陸時深心裡的小人口水都快流乾了。

特麼的,要不是午休就隻有短短一個小時,就算趕回去也來不及吃上幾口,他早特麼飛奔回去了。

陸時深可憐兮兮地將攝像頭對準自己麵前的快餐。

四菜一湯一主食,還有一個水果。

很豐盛了,但肯定比不上家裡的。

“家裡的飯菜比食堂的好吃。”陸時深歎息,這對於吃貨來說簡直就是一種折磨哇。

“那是肯定的,辛苦啦。”林灼灼軟聲安撫著。

鏟屎官真是個小可憐。

這麼多美食,隻能看,不能吃,好慘。

她纔不會說打算以後偷偷送午餐呢。那是小驚喜,最好不要提前說。

至於要不要天天送?

纔不要,偶爾去一下就好了。每天提著打包好的飯菜來回奔波多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