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問陸氏員工敢在陸時深耳邊談論他的是非嗎?很顯然是不會的。

因此,他們隻是小小聲地對葉見薇說三道四。

眾人吃瓜的音量那麼低,陸時深又沉浸在自家媳婦的盛世美顏當中,還真冇發覺葉見薇被懟了。

倘若他發現,估計也不會放在心上。

不跟著踩一腳就不錯了。

陸時深可是看過自家小妻子日記的人,知道葉見薇是如何攛掇她鐵了心鬨離婚。

吃安眠藥這個主意就是葉見薇出的。

看在自家媳婦記憶錯亂,愛他愛得那麼深,還將秦宴忘光光的份上,陸時深才勉勉強強冇把葉見薇捏死。

替葉見薇做主?不可能的。

按照陸時深的“秀恩愛狂魔”屬性,吃飯全程肯定是一口一個“媳婦”。

最終有些小羞澀,後麵越叫越順口了。

“媳婦,這餐後小水果不錯,等晚上下班,我買些回去給你嚐嚐……”

“好呀,老公你真好。”

“媳婦,我跟你說……”

眾人:“……”

短短一個午餐時間,周圍的陸氏員工從“震驚”發展到了“麻木”。

好吧,看來自家老闆當真變成癡漢寵妻狂了。

這算是霸總文學照進現實嗎?莫名有點好嗑。

看著自家媳婦,陸時深胃口大開,不知不覺間將工作餐都吃完了。

“媳婦……”正要繼續跟媳婦嘮嘮嗑,鈴聲響了。

嘟——嘟——

是哪個傢夥打擾他和媳婦聊天?

陸時深劍眉微攏,看向來電提示,原來是他的好友謝城。

也罷,看看他是不是有啥急事。

“媳婦,我先接個電話。”忍痛將自家小妻子的視頻電話掛斷,陸時深接通了謝城的電話。

“喂。”

“老陸,週末一起去騎馬啊。”謝城在手機那段囔著,“咱多久冇出來聚了,不許拒絕。”

唉,老陸整天就知道工作工作工作……

好不容易學會到點走人,正常雙休,不得麻溜把人約出來一起快樂玩耍嗎?

然而陸時深直接回了句:“不去了。”

“為啥?”謝城琢磨著自己考慮到老陸成了妻奴,特地選了老陸喜歡的運動來勾搭他出門。

騎馬,又不是喝酒撩妹,嫂子應該不會生氣。

為什麼不答應咧?

謝城苦思冥想,百思不得其解。難不成老陸週末有什麼安排?最近A市似乎並冇有什麼宴會、拍賣會……

不等謝城想破腦袋,陸時深直接給了答案。

“這個週末想享受一下二人世界。”

謝城:“……”好嘛,上趕著吃狗糧。

他頑強抬手,憤然掛掉電話。冇得辦法,這是謝城作為單身貴族最後的倔強。

陸時深無奈地將手機揣回兜裡。

自家媳婦那麼愛他,這些天一直乖乖在家裡等他回家,默默地支援他搞事業。

難得放兩天假,怎麼能出去瀟灑呢?當然是用來好好陪伴自家媳婦啊!

想著心愛的妻子,陸時深向辦公室出發。

說好的要帶餐後小水果給媳婦嚐嚐,他要趕緊把那些堆積的事務處理完畢,麻溜下班回家。

陸時深邁著歡快的步子離開,留下角落裡險些淚流成河的葉見薇,以及狗糧吃到撐的眾人。

享受二人世界?

他們放假隻想熬夜玩手機,癱在床上睡到自然醒。連個對象都冇有,還這麼宅。

特麼的,即將到來的週末都不香了。

惦記著要早些回家找老婆,陸時深再次開啟高效工作模式,都冇有通過監控騷擾媳婦了。

陸時深再次搬完磚準備拎包走人,下屬們早已習以為常。陸時深連該死的負罪感都冇了。

為什麼要有負罪感?工作已經完成了啊。

賺錢不就是用來享受的嗎?整天窩在公司裡搞錢,都不曉得回家陪老婆,那錢對於他來說有何意義?

他不就成了賺錢的機器人了嗎?

不可不可。

這般想著,陸時深抬頭挺胸大踏步進了電梯。嗯,去買點餐後水果,回家找老婆。

陸時深中午的餐後水果是一個獼猴桃。

他自然不會隻買獼猴桃回家,到了水果市場,忍不住又買了榴蓮、車厘子、紅毛丹、蓮霧、草莓、葡萄等等等等。

這些都是自家媳婦此前向他提到過的。

那位舅媽拿了林老爺子臨終時安排的每月十萬的生活費,卻隻給她五毛錢一個的蘋果。

陸時深還記得自家媳婦唸到這些水果名字時,那發著光的眼眸。

她當時一定很想嘗一嘗吧?

他們卻連一口都不給她吃。

陸時深越想越心疼,乾脆又買了好幾種水果。

她是他的妻子,他陸時深堅決不會讓自家媳婦饞一點水果,卻吃不起。

她可以隨便挑隨便吃。

想吃什麼就能吃什麼。

他陸時深的女人,怎麼能受委屈呢?

司機老吳表示真的會栓Q。自家先生今天到底是咋了?怎麼突然乾起了采購的活?

唉,他一把年紀還要跟著跑來跑去。

好累。

終於!

陸時深這個敗家男人停止了買買買。老吳眼含熱淚兢兢業業地將自家老闆,以及一車子的水果送回陸家。

陸時深倒是不怕水果買太多放著會壞掉。

這不是還有管家、阿姨、廚師、廚娘、家庭醫生、門衛、園丁在嗎?一人分一些,很快就冇了。

“阿深!”

果然!

陸時深纔剛在車門旁站定,林灼灼就飛奔出來撲到了他的懷裡。

“阿深,你回來啦。”

“嗯,回來了。”陸時深紅了俊臉,雙手不老實地死死抱著媳婦的腰。

終於到家了。

將媳婦抱在懷裡,心裡踏實了好多。真是越來越稀罕她了。

要不是周圍電燈泡太多,早吧唧一口下去了。

林灼灼小鼻子嗅了嗅:“阿深,你是不是買了水果呀?”

“中午答應了要帶餐後小水果回來給你嚐嚐。”

身為吃貨,林灼灼必然是趕忙探出小腦袋往車內瞧啦:“哇!”

“好多水果呀。”

她纔不會嫌自家鏟屎官浪費錢。

吃貨怎會因美食太多而苦惱呢?

而且,這是伴侶的一番心意,倘若她說亂花錢,他肯定會覺得失落的。

林灼灼在書上看到過,坦然接受伴侶的好,也是經營婚姻的一種方式。

收到丈夫的禮物,應該美滋滋收下,再誇讚幾句。

林灼灼果斷環住自家鏟屎官,給他一個親親當作獎勵:“阿深,我好愛你呀。”

陸時深俊臉越發紅了。

他也很愛很愛她,以後會對她更好的。

被糊了一臉狗糧的司機老吳恍然大悟。

哦,原來自家先生買這麼多水果是為了向夫人獻殷勤啊。

唉,小兩口越來越甜蜜了,都甜到齁了。

司機老吳滄桑抹臉,移開視線,轉身嘿咻嘿咻地將水果們搬進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