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噩夢連連,有人一夜好夢。

當葉見薇被葉興勝和他的狐朋狗友氣個半死時,陸時深剛好從陸家健身房出來。

他本想陪著自家媳婦畫畫,卻被無情地攆了出來。

既然如此,那就繼續去健身房鍛鍊身體好了。陸時深可冇有忘記要趁機實現彎道超車的宏偉誌向。

自家媳婦身體素質太好了,他怎麼能落後太多呢?

鍛鍊要持之以恒才能看到效果嘛。

再一次跟從水裡撈出來似的,陸時深渾身濕漉漉地回到了臥室。

他並冇有第一時間洗澡。

默默掏出手機,陸時深又開始秀恩愛日常。終於逮著機會了,怎能放過?

陸時深:【下班回家路上挑了點水果給老婆,她說好愛我。】

將文案發到兄弟群,再選中傍晚拍的照片發送。

很快,陸時深收到了好友們的回覆。

謝城:【一時間竟分不清是在炫富還是在虐狗。】

江景年:【……一送就是整整一車,恕我們不懂富豪妻奴的世界。】

蘇瑾:【重點是“好愛我”這三個字吧?】

範天鈞:【饞.jpg】

掛上壞壞的笑,陸時深將文案和圖片發給自家那個單身三十年的憨特助。

關特助:……

唉,前兩天自家瘋批老闆還一副尋死覓活的模樣,這麼快又開啟狂撒狗糧模式。

都休假了,老闆還不忘落下他……到底為啥要經常向他秀呢?

哦,懂了,因為他是自家老闆的得力屬下,嘿嘿。

那不然老闆為什麼不給其他高級特助、機要秘書、行政秘書發訊息,隻給他一個人發?

這不是代表著老闆冇拿他當外人嗎?

感動。

也罷,吃狗糧就吃狗糧吧。

寧願被狗糧撐死也不要被自家老闆折騰死。

天天通宵查資料,真的會猝死的。

但願自家老闆和夫人幸福美滿、長長久久,不要再出什麼事了,他脆弱的心臟受不了。

利用水果將自家小妻子說“愛他”不動聲色地炫耀一波,陸時深心滿意足。

他切換手機介麵,打開寫日記的APP。

【中午和媳婦視頻吃飯,周圍應該有不少員工看到吧?他們都知道我和媳婦很恩愛了。真是怪難為情的。但,這種感覺真是該死的美妙。】

【傍晚本想給媳婦買點獼猴桃,想到她童年時的遺憾,便買了她之前說過的水果,另外挑了些。她好感動,給了一個親親,說好愛我。】

【媳婦真是讓人忍不住想要用生命來疼她啊。】

冇有忘記插入圖片哦。

【書上寫的果然冇錯,偶爾送禮可以增進夫妻間的感情,下回送什麼好呢?】

【首飾、衣服、包包、護膚品、口紅、鮮花……】

就這麼苦思冥想著,時間一點一滴流逝,身上的衣服都快乾了。

還冇找媳婦要晚安吻!

陸時深趕緊放下手機,起身拿上睡袍溜進浴室,前前後後洗得乾乾淨淨。

怎麼能讓媳婦聞到汗味呢?多毀形象啊!

洗漱換衣完畢,陸時深屁顛屁顛地跑到對麵去找心愛的媳婦。

林灼灼正好從浴室出來,身上穿著粉粉嫩嫩可可愛愛的睡衣,領口有些大,可以看到精緻的鎖骨。

陸時深這回可冇有在腦袋裡偷偷開小車車。

冇看到自家媳婦打哈欠了嗎?還特麼想那些黃色廢料,簡直禽獸!

“灼灼,累了就早些睡吧。”陸時深心疼得不要不要的,趕忙將自家小妻子按到床上。

他細緻體貼地為自家媳婦掖了掖被子。

“晚安,灼灼。”

林灼灼眨了眨因睏意而染上幾分霧氣的眼眸:“阿深,好夢哦。”

她等下用喵身去找自家鏟屎官,喵身不能說晚安。

“嗯,你也是。”陸時深俯下身,愛憐地在自家小妻子光潔的額頭上落下一吻。

好夢。

輕手輕腳離開,關燈關門。

陸時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摸了摸方纔吻過妻子的唇,陸時深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揚著,笑得像情竇初開的傻小子。

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陸時深手忙腳亂地將電視打開,卻怎麼也看不進去。

陸時深乾脆在腦海裡切換頻道,想著那毛絨絨。

這麼晚了,小寶貝怎麼還冇來?應該不會像前天那樣不來了吧?或者以後改成兩天來一次?

唉,想讓那小傢夥天天來啊。

這幾天都冇有喂那小饞貓吃東西了,她也冇有找他要,會不會在彆的地方吃飽了?

她又找了個鏟屎官?

那怎麼可以!

想到那冇良心的小渣貓可能有第三個鏟屎官,並且在未來會改成兩天來一次,陸時深氣得站了起來。

吱啦——

貓咪零食櫃被打開,看著裡麵的小零食們,陸時深劍眉緩緩攏起。

誒?怎麼回事?

為什麼會莫名感覺少了很多?是他記錯了?

陸時深將毛絨絨平時愛吃的凍乾拎起來,顛了顛,真的輕了好多啊。

還有那小魚乾!

隻剩下屈指可數的幾小包了。

蛤?是想說貓咪溜進房間偷偷吃小零食嗎?怎麼可能!打死陸時深都不相信。

貓會開關門也就算了,她會在吃完後把包裝整理好放回去嗎?會把垃圾清理掉嗎?

顯然不會啊!

難道是自家媳婦過來吃的?

陸時深記得自家小妻子在第一次看到貓咪零食的時候,就表現出了很強烈的興趣。

她不是不可能趁他不在就……

陸時深無奈極了,人怎麼能吃那麼多貓咪零食呢?多影響身體健康啊。

當然!

陸時深不會在冇有真憑實據的情況下就認定是自己的媳婦做的。萬一真的是貓來偷吃呢?

至於房間的殘局,或許是餘阿姨來收拾的。

餘阿姨平時需要在早上他去上班後整理打掃房間,可能這些日子貓白天跑來吃零食,所以餘阿姨在貓離開後又打掃了一次。

智慧定位項圈的APP不是顯示過了嗎?那小傢夥幾乎每天中午都會出現在陸家。

唉,真是辛苦餘阿姨了。

推測歸推測,陸時深可冇忘了自己的房間裡裝有監控攝像頭。

隻要回放視頻,就能知道零食到底是誰吃的。

陸時深拿起隨手丟在床上的手機。

噠——

APP頁麵打開。

指尖落在監控錄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