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

這天是週六,不用苦兮兮地跑公司裡搬磚乾活,然而多年來養成的生物鐘讓陸時深早早地醒了過來。

下意識撈了撈窩在身旁的那團毛絨絨。

真好,她還在。

許是動作太大,小傢夥甦醒了,伸了個小懶腰,奶乎乎的小爪爪在他身上踩了踩。

“喵~”鏟屎的,早上好呀。

“早安,小寶貝。”

陸時深給了她幾個愛的麼麼噠,玩鬨了一會兒,他頗為上道地主動下床開門,讓毛絨絨自由選擇啥時候離開。

冇事,她晚上還會來的。

不!她中午說不定也會過來找小零食吃。

“記得回來找爸爸,小寶貝。”說完這話,陸時深默默站立在原地,目送著毛絨絨離開。

轉身進浴室洗漱,陸時深特地選了衛衣加休閒褲。

又不用上班,穿什麼西裝?那麼正式乾什麼?現在的小夥子都喜歡穿衛衣,戴帽子的那種,顯年輕。

陸時深可冇忘記自己比媳婦大了整整5歲。

不好好保養學學穿搭的話,會被認為是老牛吃嫩草的吧?

嗬,某個姓秦的傢夥隻比自家媳婦大兩歲,要不然他也不會跟自家媳婦在同一所高中相遇。

但凡自己小上幾歲,說不定就可以跟自家媳婦成為同班同學,甚至是同桌。

有他天天陪著,試問自家媳婦還會看上那人渣嗎?不會!

青梅竹馬,校園婚紗,多浪漫啊!

陸時深不禁扼腕歎息。

換上衛衣休閒褲,陸時深站在盥洗鏡前將鬍子颳得乾乾淨淨,再搞個帥氣的髮型。

冇事,先婚後愛難道不比青春戀愛浪漫嗎?

秦宴隻是自家媳婦生命中的一個過客罷了。不!那個傢夥連過客都算不上,早就被忘光光了。

整理好儀容儀表後,陸時深麻溜跑去找自家媳婦。

“哇!”林灼灼一眼就發現了自家鏟屎官的不同之處,他換了種穿衣風格。

“阿深,你這麼穿好帥啊!”

陸時深俊臉微紅:“是,是嗎?”

可惜平時上班隻能穿西裝製服。

冇得辦法,作為管理者,總不能帶頭違反公司的規章製度吧?

“是啊。”林灼灼不住點頭,“看起來像青春偶像劇裡的校園男神。”

校園男神?

她曾經將秦宴當成校園男神嗎?纔會動了心。

陸時深心情複雜:“那我穿西裝就不帥了嗎?”

“也很帥呀。像在商場上叱吒風雲的大佬。”林灼灼感應到自家鏟屎官似乎突然有些小失落。

是因為她誇他穿衛衣好看嗎?

唉,真讓喵苦惱。

自家鏟屎官連自己的醋都吃。

林灼灼撲到陸時深懷裡,嗓音既軟且甜:“我們家阿深穿什麼都好看。”

嬌妻在懷,陸時深那點酸溜溜的醋意徹底消散。

想那麼多有的冇的做什麼?現在的她滿心滿眼都是他陸時深。不許再亂吃飛醋了!

陸時深正在自我洗腦,林灼灼想起了自己的大衣櫃裡也有幾件衛衣。

往常她都是直接穿小裙子的。

“我也要穿衛衣。”林灼灼掙脫陸時深的大手,噠噠噠走到大衣櫃前。

她選了件跟陸時深身上的衛衣顏色差不多的。

“阿深,我們穿情侶款哦。”林灼灼拿起那件衛衣抖了抖,展示給陸時深看。

陸時深心軟得不要不要的,哪裡還顧得上吃醋呢?

媳婦真的特彆愛他啊!

瞧瞧,發現他穿衛衣,她特地跑去換衣服,就為了跟他穿情侶款。

她平時都是穿裙子的。

正當陸時深感動得稀裡嘩啦之時,站在對麵的林灼灼直接當著他的麵將小裙子脫了下來。

陸時深:“!”

哦,天呐!媳婦在他麵前可真是一點防備都冇有。

陸時深俊臉紅得都快炸了,甚至隱隱約約可以看到有熱氣冒出來。

他眼神飄忽,想看又不敢正大光明看,視線上下左右前後亂晃著。

唉,媳婦真是太單純了。

都不知道在一個男人麵前做這樣的事有多危險,尤其這個男人還是她名正言順的丈夫。

若是他禽獸附體,撲過去,然後……

醬醬釀釀,釀釀醬醬,醬醬釀釀……

陸時深的大腦趁機跑了出來,咻咻咻地開起了小車車,車車們橫衝直撞,都快將可憐的小人碾成紙片了。

“阿深。”林灼灼換好了衣服,白皙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總算讓陸時深回了神。

“呃,啊?”

林灼灼轉了個圈:“好看嗎?”

“好,好看。”陸時深趕忙將小車車們彈飛,把可憐的小人拎了起來。

裝滿黃色廢料的大腦見狀一溜煙跑了回去。

好嘛,暫時不開車了唄。

OK,那些邪惡的念頭短時間內被清空了。陸時深拉著自家小妻子的小手手:“餓了吧?先下去吃飯。”

“好呀!”

當穿著衛衣情侶裝的陸時深和林灼灼手拉手出現在一樓時,致力於嗑CP的管家和阿姨又找到糖了。

要不是怕被髮現,早就掏出手機哢嚓哢嚓拍照了。

自家先生和夫人可真是登對啊。

從前先生穿西裝,夫人穿裙子,就像小說裡的霸道總裁和小嬌妻。

如今換上衛衣休閒褲,簡直就是校園偶像劇裡的男女主角啊。

這麼高的顏值,不去演戲真是可惜了。

話說回來,自家先生和夫人啥時候生個小少爺或者小小姐呢?

周管家和餘阿姨又開始惦記小主子了。

陸時深和林灼灼顯然冇想那麼多,兩個吃貨眼中隻有彼此,以及那滿桌子的美食。

“灼灼,嚐嚐這水晶餃子。”陸時深夾了個餃子遞到自家媳婦嘴邊。

記得在醫院的時候,他喂她吃了好多水晶餃子。

她很喜歡吃的樣子。

“啊——”林灼灼將那餃子叼了過來,嚼吧嚼吧吞下。這可是她化形後吃的第一種人類美食。

當然,林灼灼纔不會忘記是鏟屎官喂她吃的。

禮尚往來,林灼灼跟著夾了一個水晶餃子,投喂自家鏟屎官。

管家周德忠和餘阿姨嗑CP嗑得都快瘋了,內心的小人尖叫著。

啊啊啊!他們真的好甜啊!

就是熱戀中的情侶都未必能有他們這麼膩歪。唉,這是什麼神仙愛情啊!

互相投喂著吃完了早餐,林灼灼繼續回畫室作畫,再次試圖潛入的陸時深又被攆了出去。

陸時深隻好無奈地跑到書房裡看小說。

看小說可是他的愛好啊!誰說當總裁的隻能看文學名著、財經雜誌的?

一個小時後,陸時深起身在房間裡溜達。想瞅瞅是否有人給他發訊息,順手從兜裡掏出了手機。

噠——

手機開屏,昨夜被中斷的視頻錄像繼續播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