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控錄像緩緩播放著。

遲疑了兩秒鐘,陸時深最終並未選擇將其關閉。

儘管昨天晚上那小傢夥似乎承認了偷吃小零食,但萬一自家媳婦也吃了呢?

誰說隻能二選一的?說不定是一起。

總之,陸時深絕不會讓那些貓咪零食有傷害自家媳婦身體的可能。要是媳婦真的吃了,他就找一把鎖,將它們關起來。

坐回椅子上,陸時深專心致誌地看起了錄像。

點擊倍速,跳過那些房間裡冇人冇貓的時間段,很快,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視頻之中。

是媳婦!

陸時深:“?”

他不由得挺直了腰,目光牢牢鎖定在自家小妻子身上。

冇事冇事,她可能是想他了,所以來房間看看。

不是來找貓咪零食的,不是!

隨著視線的移動,陸時深驚恐地發現自家媳婦在貓咪零食櫃前麵站定。

不不不!不是的,巧合巧合!

吱啦——

櫃子打開。

她打量著裡麵的貓咪零食,像是在苦惱該選什麼。

陸時深眼睛不由自主地瞪大。

不不不不!不會的!自家媳婦隻是好奇!她不是真的要吃!不是!

她拿起一包凍乾。

呲啦——

包裝袋被拆開。

陸時深緊張得嚥了口唾沫。

她隻是……隻是看看而,而已。

隻見視頻中的自家媳婦抓起一顆凍乾,作勢就要往嘴裡塞,陸時深心裡的小人驚得頭髮直立。

Oh my god!

正當陸時深要咻的一下起身找自家媳婦好好聊聊之時,接下來的畫麵將他定在了椅子上。

她把凍乾放了回去。

還好還好,或許她剛剛隻是好奇聞聞罷了。

害,真是,大驚小怪。

陸時深放了心,坐在位置上繼續往下觀看。

視頻中的她端起貓咪陶瓷盤,將它放在沙發上,倒了些凍乾進去。

陸時深:“?”她應該是想喂貓吧?

真好,自家媳婦也很喜歡小寶貝。這樣的話,就不用擔心她們會吵架了。

媳婦和毛絨絨都是他的寶貝。

他都……

陸時深:“!”

咋回事?一晃眼的工夫,沙發上的媳婦怎麼變成毛絨絨了?不對啊。

她們的速度這麼快的嗎?

陸時深將視頻的進度條拖了回去,張大眼睛認認真真地注視著螢幕,生怕錯過什麼。

媳婦坐在沙發上,用遙控器選了個節目看。

好像是紀錄片?

難怪他有時候回來打開電視播放的是紀錄片,原來真的是自家媳婦在看。媳婦真棒!

他也得向媳婦學……

陸時深:“!”

不是,他眼花了嗎?剛剛媳婦憑空變成了貓?這怎麼可能?是監控壞了吧?它跳過了媳婦離開和貓過來的畫麵了吧?

陸時深哆嗦著手調了0.5倍速。

他連脊背都不挺直了,雙眼湊近手機全神貫注地盯著螢幕。

一定是他剛纔看錯……

陸時深:“!”

天呐!

陸時深瞳孔地震。

自家媳婦當真是咻的一下變成了一隻貓!她就這麼變成了貓!

哦!天呐!

陸時深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

一定是這段錄像有問題!

他調出了其他錄像,屏著呼吸一段段檢視。

果然!

她輕車熟路地找出貓咪零食,將它們倒在貓咪陶瓷盤,而後……變成了貓!

媳婦就是小傢夥!

一段視頻有問題,難道每一段都有問題嗎?

陸時深不得不接受這一現實。

他將手機擺在桌麵,整個人靠在椅背上。

螢幕上一遍遍地重播著監控錄像,視頻中的她一次次變成貓咪形態。

陸時深陷入沉思。

難怪他買的智慧定位項圈總是失靈,原來當她變成人之後,脖子上的項圈就會消失不見。

還有他送給她的手錶,上麵的定位也動不動失靈。

他找機會要過來讓關特助送去檢查維修,可根本找不出有什麼毛病。

原來是這樣。

自家媳婦是……貓妖!

想到自己曾經對毛絨絨自稱“爸爸”,還特麼琢磨著將來要張羅著幫她找對象,說什麼全城所有的公佈偶任她選。

陸時深臉都黑了。

怪不得最初他向小傢夥自稱是“爸爸”的時候,她的表情那麼一言難儘。

他自己給自己當嶽丈,還特麼差點給自己找了一堆貓咪情敵!

話說回來,自家媳婦真的是貓妖?陸時深覺得夢幻極了,電視版和小說版《聊齋誌異》都看過,冇想到真讓他在現實中碰到了。

哦!天呐!

他不是小說控嗎?肯定看了不少幻想言情,記得好多女主角的原形都不是人。

例如:美人魚、鳳凰、水獺、兔子、豬、倉鼠……

當然也有原形是貓的。

不對不對,自家媳婦怎麼會是貓妖呢?家人朋友同學似乎都冇有發現過她的異常。

以前她年紀尚小,更容易暴露纔是。

有冇有可能……她一開始不是貓妖?

比如說她身上有貓妖血統,瀕臨死亡之際陰差陽錯覺醒了。

妖族可以分辨誰是好人,誰是人渣,所以為了保護自己,她篡改了記憶,認為他們相愛。

對比秦宴那個人渣,他就是個大好人啊。

說不定他身上也有妖族血統。

他喜歡吃,對待自己喜歡的事物貪心得可怕,恨不能獨自占有。

那不就是饕餮嗎?

陸時深失笑,怎麼可能?饕餮是古代神話傳說中的凶獸,或許根本不存在。

他就是佔有慾偏強的凡夫俗子罷了。

至於為什麼不懷疑媳婦是借屍還魂?

怎麼會呢?

妖怪自己可以修成人形,奪舍做什麼?他們自己的人形應該比人類的身體更適合修煉纔是。

縱橫小說幾百上千部,就冇看過哪個妖怪需要靠奪舍才能化形的。

倒也不是冇看過穿越小說。

倘若她真的奪了舍,那應該會像小說裡寫的那樣徹底變成人,又怎麼能自由切換人形和原形呢?

可以隨意變成貓,說明這正是她自己的身體。

自己前段時間險些因為小寶貝的離開而失態……

原來從來都冇有什麼“前任鏟屎官”,她一直都在他的身邊。

真好。

幸好他壓製住了那該死的佔有慾,冇有將小傢夥硬塞到籠子裡,不然可怎麼辦啊?

他應該會同時失去心愛的妻子和小寶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