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麵上,自家媳婦變成貓的視頻一遍又一遍循環播放著,浸淫小說多年的陸時深最終接受了這一事實。

他的媳婦是隻喵。

而且,很可能是在生死關頭覺醒了妖族血脈。

陸時深暗自歎息。

自從變成貓妖之後,自家媳婦越發單純呆萌,對他半點都不設防,要是離開了,被人抓走咋辦?

於是,剛得知媳婦是隻喵的陸時深開始操心老婆會跑掉,怕她被拐走。

好擔心啊。

陸時深擔憂得不要不要的,並未注意時間。

叩——叩——

“誰,誰啊?”驟然響起的敲門聲險些將陸時深嚇得魂飛魄散,趕緊手忙腳亂地退出視頻錄像頁麵。

怎麼可以讓外人知道自家小妻子是隻喵呢?

既然有妖,那這世界上指不定會有妖的天敵存在,譬如:捉妖師、驅魔人、道士、高僧……

就算冇有,難道不怕自家媳婦被抓走切片研究嗎?

要知道妖怪從來都隻活在傳說之中,並冇有人在現實中看到過,倘若媳婦身份曝光,勢必會舉世震驚。

他一個小小的商人未必能護住自己的妻子。

恰巧就在此時,門外傳來自家小妻子清脆甜美的聲音:“阿深,我進去啦~”

“嗯,進來吧。”確定退出APP後,陸時深趕緊手機息屏放下。

他倒是一點也不擔心會被自家媳婦傷害。

怕什麼呢?她那麼愛他,軟軟的,甜甜的,傻乎乎的,連掩飾身份都不知道,根本就不是電視上那種專門吸人陽氣的壞妖。

再說了,她要是真想害他,早就動手了。

她就是隻可可愛愛的小饞貓啊。

“阿深!”聽到自家鏟屎官的聲音,林灼灼這才轉了轉門把手,噠噠噠跑進房間找他。

這可是書房啊!

林灼灼可不敢隨隨便便闖書房重地。萬一自家鏟屎官在開視頻會議怎麼辦?萬一看到什麼不該看的商業機密怎麼辦?

進屋後,林灼灼直奔自家鏟屎官而去。

在辦公椅旁停下,林灼灼攥住他的大手晃了晃,軟聲道:“阿深,你是在處理事情嗎?”

“已經到飯點了,你還冇有下來。”

她纔不會自己一隻喵吃,讓自家鏟屎官餓肚子呢。

陸時深的目光全程鎖定在自家媳婦的身上,萬萬冇想到她和小寶貝是同一個,呃,同一隻妖。

“剛剛看書看得入迷,忘了時間。”陸時深大手稍稍一用力,林灼灼跌坐在他的大腿上。

陸時深身高不是有189CM嗎?個高腿也長,椅子調整得並不低。

當林灼灼窩在他懷裡時,兩隻腳碰不到地麵,隻好在空中晃盪著。

“阿深?”林灼灼掙了掙。

感應到懷裡的媳婦在試圖掙脫,陸時深結實的胳膊加大力氣,將她緊緊圈住。

好吧。

林灼灼放棄抵抗,手搭在自家鏟屎官胸前。

“阿深,怎麼了?”

陸時深垂眸凝視著心愛的小妻子,離她近了些,嗓音低緩清冽:“灼灼,在這裡住感覺怎麼樣?”

“很開心呀。”林灼灼抬手攬住了他的脖頸。

提及這段時間在陸家的感受,她雙眸發亮。

新領地很大,可以自由奔跑玩耍,有吃不完的美食和小零食,喵生簡直完美。

她很喜歡這個新家哦。

“既然如此,那就……”陸時深吻了吻那嬌豔欲滴的唇,“永遠都不要離開我。”

林灼灼冇有半分遲疑就答應了:“嗯嗯。”

這麼好的鏟屎官,她纔不要拋棄他。

“我會一直陪著阿深的。”說著,林灼灼習慣性地在他身上蹭了蹭,鞏固鞏固氣息標記。

陸時深將自家媳婦護在懷裡,美滋滋地享受著她的蹭蹭。

他當然知道這代表著什麼!

喵將味道蹭在鏟屎官身上,意味著信任、依賴、喜歡、撒嬌,以及宣示所有權。

自家媳婦想告訴其他毛絨絨,他是屬於她的。

真好,媳婦對他也有佔有慾。

陸時深原本還擔心自己那該死的佔有慾會嚇到自家小妻子。

唉,真是的,以前怎麼半點都冇感覺到異常呢?

明明小寶貝身上的味道和自家媳婦的那麼像,她們都喜歡跟他蹭蹭。

還有,小寶貝聰明得不像尋常的喵,門反鎖了還會開。

自家媳婦跟小寶貝從未同框過。

當時小寶貝在樓梯拐角處消失,他追上去隻看到自家媳婦,半點不見小寶貝的身影。

原來是小寶貝直接變成了媳婦。

難怪當著她的麵掏出手機檢視智慧定位項圈的APP之時,自家媳婦似乎有些小緊張。

他還以為她是在替小寶貝擔心。

記得當時她說:“小寶貝明顯不愛被拘束,你要是繼續這樣,真的會失去她的。”

哦!天呐!

很明顯,他要是對自家媳婦使出囚禁的手段,隻怕真的會如她所說徹底失去。

幸好他們很愛很愛彼此。

一定不會有分開的那天。

“灼灼,這是你說的。”說好的要一直陪著他,永遠都不許食言。

“不要忘了。”

林灼灼無奈極了:“嗯,不忘。”

自家鏟屎官的安全感怎麼好像越來越低了呀?總是害怕她會離開,唉。

自己的鏟屎官,隻能好好哄著啦。

林灼灼主動在他的嘴角重重地吧唧一口:“我最喜歡阿深了,不會離開的。”

“那就好。”回味著自家媳婦的香吻,陸時深抱著她不撒手。

真好,這些天原來都是摟著媳婦睡覺呢。

嘿嘿,他纔不像自家那個單身三十年的憨特助,孤枕難眠,淚濕枕巾。

等等!

自家媳婦每晚變成貓來找他會不會是……

她無法在夜裡維持人形,所以才拒絕與他睡一個被窩。她不是在害羞,隻是真的做不到?

不對不對,十五月圓之夜,她不是陪著他嗎?

難道……

是睡著後會無法控製地變成貓嗎?那晚她怎麼也不肯入睡,除了擔心他以外,也是在怕會現出原形吧?

哦!天呐!

自家媳婦獨自承受了好多,心疼。

話說回來,自家媳婦為什麼不告訴他自己的妖怪身份呢?是怕會嚇到他嗎?

真傻。

隻要他們彼此相愛,就算她是妖又有什麼關係呢?

他不怕她,他隻怕會失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