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商人,陸時深怎麼可能讓自己吃虧?因此,當香香軟軟的媳婦在懷,他肯定是要賺個夠本的。

吧唧——

陸時深伺機在自家小妻子的唇上落下一吻。

林灼灼不想讓自家鏟屎官吃虧,他吻她一下,她就給他一個更大的親親。

直到……

咕嚕——

林灼灼本就紅潤的小臉越發嬌豔,小小聲道:“阿深,我餓了。”

哪能讓自家媳婦忍饑捱餓呢?陸時深麻溜地將那些顏色為黃的邪惡念頭一一壓下,戀戀不捨地暫時放棄繼續親親。

他與她十指相扣:“灼灼,咱們下樓吧。”

“好呀。”林灼灼乖乖跟著自家鏟屎官。

唉,自家鏟屎官越發黏喵了,玩了那麼久的遊戲,也不知道美食涼了冇。

不過……她喜歡跟他玩遊戲。

他們遲遲冇能下樓,餘阿姨正要上去叫人,正好看到夫妻二人攜手出現。

隻見林灼灼小臉紅撲撲,衣裳皺巴巴,那雙漂亮清澈的眸子像是盛了一汪春水,嘴唇彷彿被狠狠親過。

哇……

餘阿姨將視線挪到陸時深身上,敏銳地捕捉到了他俊臉上那幾道淺淺的口紅印子。

餘阿姨:“!”

嗑CP嗑得快要瘋了的餘阿姨妥妥地想歪了。

自家先生和夫人好奔放啊。

這大中午的就……嘿嘿嘿,說不定很快就能見到小少爺和小小姐了呢。

小少爺小小姐會叫什麼名字呢?在哪裡上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大學呢?在國內讀大學,還是出國留學呢?可以像先生一樣先在國內讀大學,再出國深造的吧?也可以在國內讀研讀博吧?

唉,好難抉擇啊。

在新領地待了一段時間,林灼灼早就習慣了飯前洗手:“阿深,我們一起去洗手吧。”

“好。”

站在盥洗鏡前,陸時深幫自家媳婦仔仔細細洗了洗那雙軟玉般的柔荑,抬眸瞥見鏡子裡的自己。

陸時深:“!”

哦!天呐!

他臉上竟然有那麼多道口紅印子!難怪方纔餘阿姨的雙眼就跟通了電的燈泡似的,亮閃閃的,直直地盯著看。

唉,怪難為情的。

真是甜蜜的苦惱。

陸時深暗戳戳掏出手機,點開相機,對著臉上的口紅印子就是一頓狂拍。

這麼好的素材,豈能錯過?待會兒得詳細記到夫妻恩愛日常裡。

林灼灼站在他的身邊等著,眨巴眨巴眼睛。

嘻嘻,自家鏟屎官臉上都是她留下的印章。

拍完照,陸時深抬手想要將那些口紅印子擦掉,又有些不捨。這還是媳婦第一次在他臉上留下這麼多個口紅印子。

陸時深糾結得死去活來。

反正今天不用上班,而且都已經被餘阿姨看到了,索性再多留它們一會兒吧?

這可是愛的印記啊!

當然!

陸時深冇有忘記仔細瞅瞅自家媳婦,幫她將稍顯淩亂的頭髮捋直,再將衛衣拉了拉。

嗯,很好。

他可以不顧及自己的霸總人設,但不能不管媳婦。

確定自家媳婦衣著冇有什麼不妥後,陸時深自然而然地攬著妻子的腰肢:“走,先去吃飯。”

自家媳婦肯定餓得不行了,罪過啊。

坐在餐桌前,陸時深繼續開啟投喂,殷勤地將自家媳婦平日裡愛吃的菜夾到她的盤子裡。

林灼灼也會不時投喂一下自家鏟屎官。

吃了些美食墊了墊肚子,林灼灼開口道:“阿深,我的畫明天應該就能完成了,你到時候可以陪我去找姑姑嗎?”

陸時深想都冇想直接應下:“好。”

肯定的啊!

要知道某位姓秦的傢夥現在就住在紀家,要是讓自家媳婦單獨前往,萬一被那個居心不良的人攔住,又說些什麼不該說的怎麼辦?

陸時深纔不要給他們單獨相處的機會。

自家媳婦最好一輩子都不要想起那段孽緣,她一直到死都隻能喜歡他陸時深一個人。

至於為什麼不將媳婦留在家裡,他自己去就好?

害,紀家除了某位姓秦的傢夥之外,還有陸姑姑以及紀之恒在。總不能因為那個傢夥,就斷絕自家媳婦和紀家的關係吧?

他和紀之恒跟親兄弟差不多,現如今紀之恒臥床不起,她是紀之恒的大嫂,應該去看望一下的。

再說了,自家媳婦的畫有些玄乎,指不定要她親自到場親手交給紀之恒纔有用。

“灼灼,等你畫好了,我們一起去紀家。”

陸時深鄭重叮囑道:“到了紀家以後,記得要跟緊我,不要單獨行動。”

這回,他會死死跟著自家媳婦。

哪怕她是要去洗手間,他也會在門口守著。不會給某位姓秦的傢夥可乘之機。

特麼的,那個姓秦的明天最好不在紀家。

“嗯嗯。”林灼灼不住地點頭。

她也在擔心會碰到秦宴那個壞蛋大反派。雖說可以一拳將秦宴拍飛,可她一點都不想再聽到他胡說八道了。

秦宴就是想哄騙她的感情唄。她纔不會上當。

哼,等紀之恒痊癒以後,看秦宴還怎麼蹦躂。

敲定好去紀家的事後,小兩口吃完了午餐。林灼灼起身就要回畫室繼續奮鬥。

正當她要朝樓上走去時,門鈴響了。

叮——叮——

“有人來了。”林灼灼腳尖一轉,噠噠噠跑到入戶門前,朝大門口看去。

或許是爸爸媽媽、歲歲、一玥姐姐過來了呢?

陸時深走到自家媳婦身側,不等他細看,林灼灼說:“阿深,是你的好朋友。”

原來是陸時深的好友蘇瑾和範天鈞來了。

身為多年的朋友,他們自然知道陸時深是個資深的吃貨,頗為上道地帶了些美食過來。

他們拎著幾盒點心說說笑笑靠近。

“老陸,好久冇來……”看清陸時深的麵容後,蘇瑾到嘴邊的招呼活生生噎了回去。

不是,他冇有眼花吧?老陸臉上那是口紅印子?這麼多個?都不擦一下的嗎?

見蘇瑾這副震驚的模樣,陸時深先疑惑後瞭然。

哦,對了,印子還在。

這麼難得的秀恩愛機會,試問陸時深會錯過嗎?很顯然不會!

既然都被看光光了,索性坦然地撒一波狗糧唄。

在兩位好友的注視下,陸時深伸出鹹豬手,堂而皇之地攬著自家媳婦的肩。

“來就來了,帶什麼點心?真是的。”

“快進來坐吧。”

“呃,好。”蘇瑾默默將試圖提醒陸時深的話嚥了回去,多尷尬啊。

而且……

按照這傢夥的秀恩愛狂魔設定,搞不好是故意的。

唉,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