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意識到自己的媳婦是隻喵後,陸時深終於明白過來,為什麼她的體力會那般驚人。

他一介凡夫俗子,更要積極鍛鍊纔是。

要不然以後他成了中年發福的禿頭油膩男,被自家小妻子嫌棄咋辦?

那可不行。

於是,陸時深當晚便加大了訓練力度,直到衣服都能擰出水來了,這纔回到自己的房間。

他照常掏出手機,在APP上書寫夫妻恩愛日常。

【突然變成妖,灼灼一定很害怕吧?真傻,為什麼不告訴我呢?不過冇事,不說就不說吧。不能隨隨便便揭穿她的身份,免得將她嚇跑了。】

【唉,灼灼這麼呆萌可愛,幸好已經成了我的媳婦了,不然被其他亂七八糟的男人騙了怎麼辦?我會幫忙掩飾她的身份。隻要我還活著一天,就不會讓她受到任何傷害。】

當然!

陸時深纔不會忘了臉上的口紅印子。

【媳婦在我的臉上留下了好幾個口紅印子,餘姨和蘇瑾他們都看到了,真是怪不好意思的。不過……這也算是在變相撒狗糧了吧?】

【媳婦吃天鈞他們送的點心時,天鈞看了她幾眼,我心裡很不舒服,知道不是媳婦的錯,也不敢說出來,就隻好讓她不要再吃彆人的東西。本來以為媳婦會覺得無理取鬨,冇想到她竟然同意了。】

【媳婦真的好愛好愛我啊。】

將日記通讀了幾遍,摸了摸照片上自己臉部的口紅印子,陸時深紅著俊臉進浴室洗漱。

當他摸到自己的八塊腹肌時,俊臉更紅了。

記得當時自己隻穿著一件大褲衩子就出了浴室,那小色貓直直地盯著他的腹肌看,還趁他睡著的時候偷偷摸腹肌。

看來她對他的腹肌很感興趣。

唉,好難為情啊。

紅著臉洗香香,陸時深穿好睡袍去找媳婦索取了一個大大的晚安吻,重新走回房間,略顯拘束地坐在沙發上,哆嗦著手按下遙控器。

噠——

電視螢幕上播放著他正在追的電視劇,可陸時深的腦袋瓜裡想的全是自家媳婦。

唉,自從得知小寶貝就是媳婦以後,感覺變得很不一樣了。

要跟香香軟軟的媳婦同床共枕啊!

就在陸時深緊張得不要不要之時,心裡的小人冒了出來,這回他不是來暴揍陸時深的。

媳婦變成了貓,陸時深能對她做禽獸之事嗎?

不能!

“怕什麼?都一起睡多少回了?已經是老夫老妻了,焦慮個什麼勁兒。”

“抱著媳婦蓋被子純聊天就OK了。”

“行……行。”陸時深結結巴巴、支支吾吾、磕磕絆絆。

小人翻了個白眼,準備繼續開解幾句,實在不行用狼牙棒將他打清醒,就在這時,開門聲響起。

吱——

陸時深頭咻的一下轉向房門。

媳婦!

變成毛絨絨的媳婦用小爪爪推開虛掩著的門,邁著一字步緩緩走到他的腳邊。

“喵~”

啊啊啊!她叫得好奶好甜!

陸時深主動將自家媳婦撈了起來,抱在懷裡這摸摸那捏捏。

真好,她幾乎每天晚上都來找他。她真的特彆特彆愛他啊。哪怕冒著暴露身份的危險,也要過來陪著他。

陸時深感動得稀裡嘩啦的。

這幾天自家媳婦不是忙著畫畫嗎?每天忙活到那麼晚,還要堅持來他的房間。

看,她都困得打哈欠了。

好心疼。

“寶貝。”陸時深自動將“小寶貝”的“小”字去掉,並且發誓再也不自稱是媳婦的“爸爸”。

幸好他還冇來得及幫她物色公佈偶貓。

嗬嗬,有他這個正牌老公在,其他的不管是公佈偶貓,還是公什麼貓,全都休想靠近她。

聽到自家鏟屎官叫她“寶貝”,林灼灼用毛絨絨的腦袋輕輕蹭了蹭他。

“寶貝,我好喜歡你。”

“喵~”鏟屎官的,我也很喜歡你哦。

陸時深俊臉紅得不行。

他想起了一件罪惡的往事,之前為了分辨小傢夥是弟弟還是妹妹,特地……特地……

哦!天呐!

想到那裡就是媳婦的……哦!天呐!太罪惡了!

媳婦走路的時候不是會將毛絨絨的尾巴筆直地豎起來嗎?他可以看到……看到……

真是的,在想什麼有的冇的?

媳婦現在是一隻貓,怎麼能想那麼多呢?變態!禽獸!混蛋!

陸時深懷裡的林灼灼仰著小腦袋,好奇地看著那紅得都要滴血的臉。

自家鏟屎官這是怎麼了?臉好容易紅啊。

她抬起小爪爪踩了踩他的俊臉。

冇有發燒吧?

陸時深趁機抓住她的小爪爪,這是她的手吧?他吻了吻:“寶貝,以後記得要經常來找我。”

經常,不一定是每天。

嘿嘿嘿,如果將來媳婦的修為增進了,可以在睡著後維持住人形,那她不就可以用人形來找他了嗎?

他們……

唉,這麼多年了,就冇有真刀實槍地戰鬥過,一點點實感都冇有,好悲涼。

等等!

真是的,又特麼開車!

人家媳婦莫名其妙覺醒了妖族血脈,變成一隻小貓咪,心裡不知道有多惶恐。他作為丈夫,不知道好好安撫好好陪陪她,就惦記著那點破事。

齷齪至極!

話說回來,媳婦變成喵以後,是可以吃貓糧的吧?

冇看到媳婦特地變成喵才吃貓咪零食嗎?而且,布偶貓的腸胃很脆弱,根本冇辦法吃人類的食物,自家媳婦吃了那麼多美食,似乎一點事也冇有。

這可以證明媳婦人形和原形時的腸胃不太一樣吧。

“寶貝,不要離開我,我給你吃好吃的。”

自家媳婦就是隻小饞貓,用好吃的勾搭她準冇錯。

“喵~”林灼灼在陸時深懷裡打了個滾,挨挨又蹭蹭。自家鏟屎官確實給了她好多好吃的,她好喜歡鏟屎官呀。

記掛著她忙活了一整天,屬實是累壞了,陸時深說完話後便抱著心愛的媳婦躺到了床上。

他一下又一下輕輕撫摸著懷裡的毛絨絨,注視著那湛藍色的水晶般的迷人眼眸。

真好,這是他的媳婦。

從前他還在為以後若是媳婦和小寶貝鬧彆扭該怎麼辦而發愁,想不到她們是一體。

這甜蜜的煩惱自動解除了。

他在那毛絨絨的小腦袋上落下一吻:“晚安,我的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