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氏總部。

我們的關特助正坐在工位上悲傷望天。冇辦法,相親又失敗了,還得屁顛屁顛跑過來上班。

好慘啊。

當陸時深精神飽滿地準備進辦公室搬磚乾活時,看到的便是渾身瀰漫著傷感氣息的關特助。

嗯,這傢夥相親肯定又失敗了。

真慘啊。

“關特助,跟我來辦公室一趟。”

“好的,陸總。”關特助趕忙收拾好惆悵的情緒,麻溜起身跟上。

愛情失敗了,事業可不能丟啊。

怕自家憨特助被接連的失敗打擊到懷疑人生,陸時深大發善心地準備用工作麻痹他。

“宮氏的項目怎麼樣了?”

記得宮家繼承人之位爭奪異常激烈,宮父宮母想將公司傳給宮家大少,宮老爺子卻更屬意宮二小姐。

在陸時深看來,宮家大少資質實在平庸,就是個扶不起的阿鬥,宮家交到他手上遲早完蛋。

真是搞不懂宮家夫婦在想什麼。

放著宮二小姐這麼優質的繼承人不要,非得讓宮家大少接管公司,不惜跟親生女兒撕破臉。

因為重男輕女?封建!迂腐!

倘若以後他和媳婦的寶貝女兒資質比兒子好的話,他纔不會像宮家夫婦那麼糊塗。

誰說女兒就不能搞事業了?

不過,宮老爺子早年也是個人物,人脈不少,有他力挺,宮二小姐未必冇有勝算。

想到宮家的事,關特助的表情一言難儘。

“陸總,宮家那邊讓宮家大少和宮二小姐分彆做了一份合作方案策劃書,他們都會來陸氏洽談。”

“據說……”關特助欲言又止。

陸時深瞥了他一眼:“繼續說。”

“誰能拿到這次的合作項目,誰就會被正式確定為宮氏的繼承人。”

“哦?陸氏還能決定誰當宮氏的繼承人?”陸時深輕笑一聲。

他纔不信。

這大概是宮老爺子或者宮父宮母誰的主意,到最後不管兄妹二人誰勝出,永遠都會有下一局。

雙方都不會妥協認輸的。

無解。

陸時深對宮家的繼承人之爭並不感興趣。

他是個商人,隻知道可以藉機在兩家的合作上謀取更大的利益。

他要賺錢給自家小饞貓,讓她隨便買買買。

他還要送各種各樣的禮物給自家媳婦。

說到禮物,陸時深腦袋瓜裡瘋狂搜尋著,送什麼好呢?

對了,鮮花!

認識這麼長時間了,他都還冇送過媳婦鮮花,也冇正兒八經追求人家。

真是太過分了!

當然,給媳婦泡澡用的那些花瓣是不算的。

“關特助,去訂一束花,下班前給我。”

關特助:“?”

不是,話題轉這麼快的嗎?剛剛不是還在討論宮家的事情嗎?咋突然要訂花啦?

知道這花百分之九十九是給夫人的,但關特助還是冒著被狂撒狗糧的風險詢問。

“陸總,這花是要給……”

陸時深想好要送什麼:“嗯,就訂99朵玫瑰花。”

送玫瑰花是有些俗套,可架不住人家寓意好啊。

玫瑰花代表著濃烈的愛情。

他想告訴媳婦,他很愛她。

再說了,彆的女人有的,他媳婦也必須有。

麵對方纔關特助的提問,陸時深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要送給我老婆的。”

關特助:“……”好嘛,又被秀了一波。

“關特助,你要學著點。”陸時深一副過來人的模樣,“女孩子需要的是驚喜和浪漫。”

老是那麼憨,哪裡追得到女孩子?

關特助若有所思。

隨即,關特助皺起眉頭。不對不對,自家老闆以前不是鋼鐵直男嗎?咋頓悟了?

這就是彆人常說的,遇到喜歡的人,鋼鐵直男也會變暖男?

唉,看來自家老闆和夫人是真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