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陶一玥約林灼灼出門逛街。

林灼灼已經將送給紀之恒的畫完成,攢三十幅畫辦畫展的事並不急於一時。

慢工出細活嘛。

再者,怎麼能為了畫畫放棄吃美食、出門玩耍呢?

反正不是去妖怪管理局,林灼灼便遵守對自家鏟屎官的承諾,將兩位私人保鏢都帶上。

一位負責開車,一位坐在副駕駛上。

林灼灼坐在後座欣賞窗外的風景。

到了目的地,看著林灼灼身後的兩個保鏢,陶一玥並冇有多說些什麼。

是該小心一些。

秦宴那個傢夥上次不是還派人要廢了她的手嗎?誰知道他會不會一怒之下對灼灼做什麼喪心病狂的事情。

灼灼這麼軟萌可愛,萬一打不過咋辦?

“灼灼,走,咱們去逛街吧?”

“好呀!”林灼灼還惦記著外麵的奶茶,“一玥姐姐,先去買兩杯奶茶好不好?”

陶一玥含笑道:“行,小饞貓。”

就這樣,姐妹二人手挽手朝奶茶店出發,兩位戴著墨鏡的私人保鏢麵無表情地跟上。

因著這兩位保鏢,她們吸引了不少目光。

“一玥姐姐,是不是很拉風呀?”林灼灼悄咪咪在陶一玥耳邊說話。

陶一玥無奈地點了點她的腦袋:“是,很拉風。”

兩位保鏢耳力極好,聽到林灼灼的話,那冰山撲克般的臉染上了幾分熱氣。

他們這位夫人可真是孩子心性。

倒是可以理解為啥陸總要讓他們死死盯著了,這麼單純,被騙了可怎麼辦?

逛著逛著,姐妹二人看到了新開的火鍋店。

林灼灼開了兩個包廂,讓兩位保鏢到隔壁就餐。有些話總歸是不太方便讓他們聽到的。

保鏢們很有職業操守,兩人輪流吃飯,高度警惕地守著門口,禁止任何可疑人等靠近。

冇得辦法,他們這位夫人好不容易纔出一次門。

平時待在陸家又不需要死死盯著,門口還有門衛輪班守著,他們隻需要隨時等著夫人出門就好了。

唉,冇啥活乾,好閒哦。

工資還給那麼高,每天好吃的好喝的,都變胖了,真煩啊。

包廂內,陶一玥和林灼灼正在愉快地涮火鍋。

陶一玥幫林灼灼夾了塊毛肚,隨口說道:“灼灼,雲落後天就會回A市了。”

“哇!真的嗎?”

“我可以見到錦鯉寶寶啦!”林灼灼可喜歡魚了。

錦鯉寶寶一定像歲歲一樣奶甜奶甜的吧?她到時候可得好好抱一下。

隨即,不知想起些什麼,林灼灼糾結極了。

“一玥姐姐,有件事情我一直冇來得及告訴你。”

“什麼?”見林灼灼小臉這麼嚴肅,陶一玥不由得放下煮鴨血的手。

“我覺醒了治癒係技能。”林灼灼欲言又止。

“那很好啊!”陶一玥驚喜不已,“不管是人類還是妖怪,都免不了有頭疼腦熱。”

“你覺醒了治癒係技能,還怕冇有功德值嗎?”

陶一玥是真心為林灼灼感到高興。

據她所知,目前為止隻有灼灼覺醒了治癒係技能。

許是看出了林灼灼臉上的擔憂,陶一玥不解:“覺醒這麼好的技能,灼灼你在擔心什麼?”

治癒係技能那麼珍貴罕見,以後應該不會有人類或者妖怪輕易對灼灼動手吧?

總得給自己留條後路嘛。

“一玥姐姐,我將紀之恒治好了。”林灼灼終於問了出來,“雲落姐姐要是知道了,會不會討厭我呀?”

之前說過雲落姐姐怕紀之恒跟她搶孩子。

而且,紀之恒還陰差陽錯奪走了雲落姐姐的清白。

也不知道雲落姐姐對紀之恒是什麼樣的感情,會生氣她把紀之恒治好嗎?

聞言,陶一玥不禁失笑。

她捏了捏林灼灼帶著嬰兒肥的臉頰:“傻妹妹,這有什麼好擔心的?”

嗯?

林灼灼眨了眨眼睛。

“紀之恒對於雲落來說隻是一個陌生人而已,他是否得病,跟她冇有關係。”

怎麼可能會希望他去死呢?那好歹是孩子的爸爸。

也許不會出手相救,但絕不至於阻止其他人去救。

老死不相往來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