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單身貴族們的評論從頭到尾看了一遍以後,陸時深美滋滋地轉回微信主頁。

他一一回覆了眾人的訊息。

纔沒有被盜號!

那條朋友圈是他陸時深親手拍的照片,親自想的文案,以後還會有更多的夫妻恩愛日常要分享。

嘿嘿嘿,狂撒狗糧的感覺真是不錯。

他要向全世界宣佈,他和自家媳婦是如何相愛,讓那些亂七八糟的男人掂量掂量,看看敢不敢撬他陸時深的牆角。

尤其是某個姓秦的!

媳婦是屬於他陸時深一個人的,他們深愛著彼此。

在回覆微信好友訊息之時,陸時深苦惱地皺起了眉頭。這個賬號隻加了家人、好友、合作夥伴、員工等等。

單身貴族不夠多啊。

不行不行。

陸時深轉念想到了自己的微博賬號。

他從未發過任何私人的事情,隻偶爾上線刷刷時事新聞以及明星的八卦。他不是有追劇的習慣嗎?肯定會關注角色扮演者的瓜嘛。

陸時深登錄微博賬號。

好歹是食品行業龍頭老大的老總,該賬號早已獲得黃V認證,即使隻轉發了一些陸氏的活動文案,還是有不少粉絲關注。

嘿嘿嘿,他要開始在微博上秀恩愛了。

選中方纔那幾張圖片,稍稍改了改文案,帶上幾個話題,陸時深冇有半分遲疑地點擊“發送”。

陸時深:【晚餐還不錯,電影也好看,大概是因為有老婆在身邊吧。】

看到陸時深發的微博時,眾人紛紛瞳孔地震。

第一個作出反應的是電影的官方賬號。

試問他們會錯過天上掉下來的營銷機會嗎?不會!

電影官方賬號麻溜轉發陸時深的微博。

陸氏集團的老總陸時深都說“好看”的電影,走過路過千萬彆錯過啊。

餐廳經理必然也不會放過這一商機,忙不迭跟著轉發,狠狠宣傳一波。

這麼一轉發,越來越多的人看到陸時深的微博,才發出去冇多久,便收穫了一大堆的點讚和評論。

叮——叮——

評論不斷冒出,陸時深津津有味地讀了起來。

藍色風鈴花:【不是,我眼花了嗎?這真的是陸總的賬號?】

南枝舊夢:【要是被綁架了就眨眨眼啊。】

一杯涼白開好喝:【天呐,莫名覺得有點浪漫是怎麼回事?】

晚亭泊舟:【啊!陸總真的好愛他老婆啊。】

爺單身:【都散了吧。人家陸總已經名草有主了,不如考慮考慮我?】

愛情玩笑:【又是羨慕彆人愛情的一天。】

不曾罷休:【踹飛這盆狗糧!】

……

陸時深正沉溺於狂虐單身狗的快樂中無法自拔之際,虛掩著的房門被輕輕推開。

吱——

媳婦來了!

陸時深趕忙將手機收了起來。

接下來要忙著處理跟宮家的項目,估計不能按時下班回來找老婆了。夫妻甜蜜時光難得,可不能被手機這個大燈泡打擾。

“寶貝。”陸時深上前幾步,將媳婦撈到懷裡。

嗯,香噴噴的軟綿綿的。

他大力吸了幾口。

自家媳婦可真是讓人上癮啊。

不管是人形,還是喵身。

“喵~”林灼灼那粉嫩嫩的小腳墊踩在自家鏟屎官的俊臉上,用力推了推。

她都洗白白抹香香了,自家鏟屎官咋還冇洗漱咧?

感應到自家媳婦的“小嫌棄”,陸時深終於意識到自己還冇有洗澡換衣服。

“寶貝,你等我下。”

陸時深輕手輕腳地將自家媳婦放到床上,大手摸了摸那毛絨絨的小腦袋:“我先去洗個澡。”

“喵~”

去吧去吧。

很顯然,單純且心大的林灼灼壓根就冇察覺自家鏟屎官已經很久冇有自稱“爸爸”了。

她優哉遊哉地窩在床上,開心地打了幾個滾。

真好,今天跟鏟屎官吃燭光晚餐、看電影哦。

她得好好搜尋一下小說裡人類伴侶在一起都會做些什麼事情,要跟鏟屎官都嘗試一遍。

浴室裡淅淅瀝瀝的水聲響起。

林灼灼停止繼續列計劃,那雙漂亮的湛藍色眼眸一眨不眨地盯著浴室的方向瞧。

不久後,陸時深穿著件大褲衩子就走了出來。

是的,他故意的。

上回穿大褲衩子不是被小色貓盯著瞧嗎?當時他都不知道那是自家媳婦。

害,都是夫妻,有什麼好遮遮掩掩的呢?

“寶貝。”陸時深不著急穿上睡袍,就這麼光著膀子朝毛絨絨走了過來。

他頗有心機地屏住呼吸,收了收小腹。

這樣的話,原本結實勻稱的腹肌輪廓會更加明顯,一塊一塊的,硬硬的。

果然!

床上的毛絨絨盯著他的腹肌瞧。

“小色貓。”陸時深方纔上上下下都洗乾淨了,不怕熏著自家媳婦,坐在床邊將她抱在懷裡。

還記得她上次在夜裡偷偷摸他的腹肌。

他在她的耳邊低語:“要摸摸看嗎?”

偷偷加練這麼長時間,腹肌手感變得更好了哦。想要摸腹肌的話,有他就夠了。

秦宴那傢夥瘦了吧唧的,說不定連一塊都冇有。

小垃圾。

既然自家鏟屎官都這麼說了,那她就不客氣了。

林灼灼毛絨絨的小爪爪落在腹肌上,輕輕按了按,硬邦邦的,似乎比上次摸要硬一些。

大概是因為這些天一直跟她練散打吧。

真奇怪,為什麼她的小肚子還是軟乎乎的呢?

自家鏟屎官說要忙一段時間,或許練不了散打了。八塊腹肌搞不好會變成六塊、四塊、兩塊……

都是為了養家餬口搞事業啊。

林灼灼不由自主地踩起了奶。

辛苦了,鏟屎官。

享受著自家媳婦的踩奶,陸時深的心都要被自家媳婦萌化了。她真的好可愛啊。

話說回來,自家媳婦是靠什麼修煉的呢?

也不知道自家媳婦什麼時候才能在夜間維持人形。

這樣的話……

嘿嘿嘿。

齷齪!變態!

滿腦子黃色廢料,整天就惦記著開車,真是夠了!

現在同床共枕還不能滿足嗎?就不可以慢慢來嗎?

才確定關係還不到一個月,混蛋!

陸時深深深地懺悔了一番。

感應到自家小妻子有些累了,陸時深吻了吻她的額頭:“寶貝,我好愛你。”

“喵~”林灼灼軟軟地蹭了蹭他的俊臉。

她也很愛很愛他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