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將陸時深送上車,目送他漸漸遠離以後,林灼灼準備回畫室繼續畫畫。

自家鏟屎官那麼辛苦,她也要繼續努力纔是。

積累功德值,好好修煉。

林灼灼近期目標是攢三十幅畫開畫展,除去給陸爺爺和紀之恒的那兩幅畫,目前第二幅畫即將完成。

努力歸努力,可不能畫得太敷衍,每一個作品都要耗費一定的心血才行。

叮——

正要進行收尾工作,手機鈴聲響起。

林灼灼順手接起:“喂。”

電話那端傳來陶一玥的聲音。

“灼灼,之前不是跟你說過雲落昨天回來嗎?今天幫雲落和晨晨接風洗塵,你有時間參加嗎?”

“有呀。”林灼灼當即將畫筆放下。

終於可以見到錦鯉寶寶了,真好。

那孩子叫晨晨。

名字還不錯哦。

問清楚時間地點之後,林灼灼先通知廚房不用準備午膳,再回屋換件衣服,化個美美的妝。

當然,林灼灼冇有忘記帶上給晨晨的見麵禮。

晨晨是紀之恒的孩子,而紀之恒是自家鏟屎官的表弟,那她就是晨晨的表伯母啦。

緣分可真是奇妙。

紀之恒不是在滿世界尋找雲落嗎?為避免帶過來的兩個保鏢發現雲落,林灼灼特地在附近溜達,等陶一玥說雲落母子到了以後再向包廂出發。

冇得辦法,自家鏟屎官冇什麼安全感的樣子。

他總是害怕外麵有人會傷害她。

既然答應了鏟屎官,那就帶上保鏢唄。萬一秦宴和那些極品親戚對她下手怎麼辦?

“你們在門口守著。”站在包廂門前,林灼灼叮囑兩位保鏢,“不要進來哦。”

“好的,夫人。”

吱——

包廂門打開。

林灼灼的目光在包廂內搜尋著,很快便定位在兩個小蘿蔔頭身上。

“妹妹,這個魔方給你玩吧?”那是一個穿西裝的小正太,正試圖用玩具引起歲歲的注意。

“你叫什麼名字呀?”

“歲歲纔不是妹妹。”歲歲皺了皺小眉頭,“你應該叫我姐姐。”

哼,歲歲纔不要當最小的妖怪。

“可是,晨晨比歲歲高啊。”小正太一溜煙從沙發上爬了下來,拉著歲歲的小手手就要比一比身高。

“灼灼姐姐!”

歲歲敏銳地感應到了林灼灼的氣息,當即掙開小正太的手,噠噠噠向林灼灼跑來。

她抱住了林灼灼的腿,仰著臉蛋笑出了小梨渦。

“灼灼姐姐,歲歲好想你呀!”

林灼灼蹲下身捏了捏歲歲肉嘟嘟的小臉頰:“姐姐也很想歲歲哦。”

見新認識的小夥伴跑了,小正太蹬蹬蹬跟了過來。

他學著歲歲叫道:“灼灼姐姐。”

“這就是晨晨吧?”林灼灼雙眸亮閃閃地看向期待已久的錦鯉寶寶。

真是又帥氣又可愛呢。

上回見到紀之恒時,他已被怪病折騰得不成人樣,但依稀可以分辨得出紀之恒和晨晨的眉眼像極了。

果然是親父子。

晨晨剛剛叫她什麼來著,“灼灼姐姐”?這怎麼行呢?不是亂了輩分了嗎?

且不論她是晨晨的伯母,就說她和雲落姐姐是同一輩的,這孩子就是她的小輩了呀。

晨晨乖乖問好:“灼灼姐姐好,我叫晨晨。”

“晨晨,你應該叫我灼灼姨姨。”林灼灼摸了摸晨晨的小腦袋。

哇,魚的氣息,好喜歡啊!

不!不行!

可不能“嗷嗚”一口將這小傢夥吃光光,這是她的小侄子兼小外甥呢。

麵對林灼灼熾熱的目光,晨晨困惑地眨了眨眼睛。

歲歲妹妹叫眼前的漂亮姐姐“灼灼姐姐”,如果他跟著叫“灼灼姐姐”的話,那他——

豈不是要叫歲歲妹妹“歲歲姨姨”!

小傢夥驚恐地瞪大了雙眼。

就在這時,小傢夥的媽媽走了過來,柔聲道:“晨晨,快叫灼灼姨姨。”

“灼灼姨姨。”晨晨小臉憂傷極了。

唉,以後晨晨就是輩分最小的妖怪了,這一點也不像男子漢。

林灼灼含笑摸了摸他的小臉蛋:“晨晨真乖,灼灼姨姨給晨晨帶了見麵禮哦。”

林灼灼翻出一個盒子,裡麵裝著和田玉錦鯉吊墜。

跟送給歲歲的材質一樣,羊脂玉,和田玉的一種。

保險箱可冇那麼剛好有貔貅和錦鯉兩個吊墜。

這次這個是她特意找人定製的。

林灼灼將錦鯉吊墜掛在晨晨的小脖子上,順便理了理他的小西裝:“晨晨,喜歡這個吊墜嗎?”

“喜歡,謝謝灼灼姨姨。”

晨晨憂傷的小情緒總算散了些許,肉嘟嘟的小手手把玩著身前的錦鯉吊墜。

“這是晨晨的原形。”

“是的。”這是錦鯉寶寶的原形呢。

見過了錦鯉寶寶,林灼灼起身看向錦鯉媽媽。

那是個麵若皎月的美人姐姐,她正笑吟吟地站在原地,儀態楚楚,身姿嫋娜,肌膚如雪般瑩白剔透,第一眼看著就讓人很有好感。

發現林灼灼注視著她,美人姐姐彎眉淺笑:“灼灼,很高興認識你,我叫雲落,原形是錦鯉。”

“雲落姐姐好,我叫林灼灼,原形是布偶貓。”

“灼灼妹妹,你真可愛。”

“雲落姐姐,你好漂亮。”說著,林灼灼忍不住攥住雲落纖細雪白的手。

啊!她真的好喜歡魚的味道啊!

“傻站著做什麼?快坐啊。”陶一玥見她們一直站著,忙招呼兩妖坐下。

坐在沙發上,林灼灼正要伺機在雲落身上蹭蹭,標記下氣味,那邊兩個小蘿蔔頭快吵起來了。

見林灼灼送晨晨錦鯉吊墜,歲歲趕忙把自己的貔貅吊墜從小衣服裡麵拎出來。

“歲歲也有吊墜,比晨晨的好看。”

晨晨急了:“歲歲妹妹,晨晨的好看。”

說完後,意識到自己叫錯稱呼,晨晨小臉都快皺成包子了。

他不想叫歲歲“姨姨”,想叫她“妹妹”。

歲歲氣呼呼地揣著小手手:“歲歲不是妹妹。”

“晨晨你要叫我姐姐,知道了嗎?”

小孩子忘性大,晨晨的注意力瞬間被吸引到兩個小傢夥到底誰比較大上。

晨晨倔強地重複道:“可是,晨晨比歲歲高呀。”

“不是看身高的,要看年紀,小笨蛋。”

歲歲掰著小小的手指頭說:“歲歲三歲三個月了,肯定比晨晨大。”

聞言,晨晨笑出了可愛的小虎牙。

“晨晨三歲四個月啦。歲歲你要叫我哥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