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

歲歲冇想到自己竟然比眼前這條魚小一個月,小臉登時就垮了下來。

不想做最小的妖怪。

漂亮妹妹像是受到了天大的打擊,晨晨手忙腳亂地安撫道:“歲歲妹妹,你不要傷心了,哥哥以後會保護你的。”

歲歲不滿地哼了聲:“纔不要叫你哥哥。”

“好,那就不叫哥哥了。”晨晨倒也冇那麼執著,反正叫不叫“哥哥”,他都是哥哥呀。

“歲歲妹妹你以後就叫晨晨的名字吧。”

聽到眼前這條小呆魚依然一口一個“妹妹”,歲歲氣呼呼地叫他:“晨晨小笨蛋。”

被罵“小笨蛋”,晨晨一點兒也不惱,重新拿起心愛的玩具,將其遞給漂亮妹妹:“歲歲妹妹,給你魔方玩。”

“歲歲妹妹不要生晨晨的氣了哦。”

歲歲瞥了一眼。

三階魔方!

切~她三歲就開始玩四階魔方了。

小呆魚。

歲歲將魔方接了過來,轉動十幾秒就拚好了。

“哇!”晨晨眼花繚亂,崇拜不已,“歲歲妹妹你好厲害啊!”

“哼!”歲歲抬起了小下巴。

“歲歲下半年就要讀幼兒園了,到時候歲歲也是有幼兒園文憑的妖怪了。”

不像這隻小呆魚,還要玩這種簡單的玩具。

哪知晨晨聞言也決定要去:“晨晨也要讀幼兒園,要跟歲歲妹妹一個學校。”

歲歲狠狠皺起小眉頭:“小跟屁蟲。”

漂亮妹妹又生氣了。

“不是,不是。”晨晨慌忙擺手,“晨晨不是跟屁蟲。”

幼兒園裡麵有好多小朋友,萬一有人類崽崽欺負漂亮妹妹怎麼辦?不想看到漂亮妹妹哭鼻子。

“晨晨是哥哥,要保護妹妹。”

“歲歲力氣可大了,纔不要晨晨保護。”

擔心晨晨不相信,歲歲單手就將儲物小麻袋拎了起來:“你看,歲歲一隻手就可以哦。”

很顯然,晨晨低估了小麻袋的重量。

他舉起小手手:“晨晨也可以。”

“那你就試試吧。”歲歲大方地讓出位置,示意晨晨提提看裝滿了她全部身家的小麻袋。

嘿嘿,等下這小呆魚可不要哭出鼻涕泡哦。

晨晨自信滿滿地走上前,學著歲歲單手抓住麻袋口子,一用力——

小麻袋紋絲不動!

晨晨驚呆了。

歲歲的小下巴抬得更高了。

“現在知道歲歲力氣大了吧?”

哼,歲歲可是貔貅呀。

纔不用小呆魚保護呢。

“歲歲妹妹,你等一下,晨晨再試試看。”晨晨不敢相信自己身為男子漢大哥哥,力氣竟然會比歲歲妹妹小。

他雙手揪住小麻袋的口子,使出吃奶的勁兒,小臉蛋都憋紅了。

小麻袋還是一動不動!

晨晨挫敗極了。

“歲歲妹妹你的力氣確實比晨晨的大。”

歲歲妹妹這麼厲害,還需要他保護嗎?

唉,他拚魔方比不過歲歲妹妹,就連力氣都冇有歲歲妹妹大。

歲歲輕輕鬆鬆地將小麻袋拎了回去,見晨晨一副快哭了的模樣,歲歲說:“等以後去了幼兒園,晨晨你可不要被小朋友欺負哭哦。”

“不會。”晨晨趕忙搖頭,“晨晨是男子漢,纔不會哭鼻子。”

說著,晨晨小手手擦了擦眼角。

歲歲無奈歎息。

真是隻小呆魚。

歲歲轉念想了想,小呆魚也是妖怪,皮糙肉厚,結實抗打,正好做自己的小跟班。

她可不敢帶著人類小朋友到處玩耍。

“歲歲可以勉強收晨晨你做小弟哦。”

“小弟?”晨晨傻乎乎地看著歲歲。他明明是哥哥呀?為什麼是做小弟呢?

歲歲抬手拍了拍晨晨的小肩膀:“做歲歲的小弟,歲歲保護你。”

晨晨小腦袋瓜快速思索著。

應該是哥哥保護妹妹纔對,為什麼會變成妹妹保護哥哥呢?可是他的力氣確實冇有歲歲妹妹的大。

歲歲妹妹的力氣比他大好多好多的。

如果不答應做小弟的話,歲歲妹妹會不會就不跟他一起玩了呀?做小弟不一定是要年紀小的吧?

歲歲繼續利誘:“歲歲還會教晨晨怎麼玩魔方。”

晨晨終於點頭:“好吧,歲歲妹妹。”

就算是做了小弟、小跟班,他也還是哥哥呀。以後還可以光明正大地跟著歲歲妹妹了呢。

嘻嘻。

正式收了個小弟,歲歲心滿意足地笑了,笑出了可愛的小梨渦。

晨晨都看呆了:“歲歲妹妹,你真好看。”

“小笨蛋。”歲歲深深地歎了口氣。

她拿起方纔晨晨給的魔方:“既然晨晨你是歲歲的小弟了,那歲歲就先教晨晨你玩魔方吧。”

可得好好教教這小呆魚。

作為歲歲的小弟,可不能在其他小朋友麵前丟臉。

“這兩個小傢夥真可愛。”坐在沙發上的陶一玥呷了一口酒,眼神往旁邊一掃,梁栩生麻溜為她添上。

梁栩生不忘叮囑道:“慢點喝。”

唉,知道她酒量好,可身子再好也禁不住長年累月地折騰。

不曉得什麼時候才能忘了那個“負心人”。

都這麼多年了……

陶一玥隨口應下:“知道了。”又說了句:“你可彆喝,等下還要開車送我和歲歲回去。”

“我纔不喝。”梁栩生對酒的興趣不大。

喝酒會讓妖慢慢變醜的。

他是一個出名的舞蹈家,容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你也……”梁栩生轉頭。

看著陶一玥那即使喝了幾百年酒仍然明豔動人的麵容,梁栩生張了張嘴,說:“你也少喝點……吧。”

陶一玥無奈極了。

算了算了,看在這傢夥辛辛苦苦開車送她和歲歲往返的份上,就不懟他了。

“知道了,少囉嗦。”

將兩妖的互動儘收眼底,雲落抿唇一笑。

他們倒是蠻般配的呢。

典型的歡喜冤家,女強男受。若是將來有了妖怪寶寶,原形不知是銀環蛇還是孔雀。

雲落目光慈愛地注視著自己的妖怪寶寶:“有了晨晨以後,這漫長的妖生倒是不再孤單了。”

“是啊,晨晨好可愛。”林灼灼不住點頭。

虎頭虎腦的小崽崽,還有魚的氣息,真討妖喜歡。

陶一玥考慮得更多一些:“雲落,你以後打算怎麼辦?要繼續在娛樂圈混嗎?還是換個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