揣著崽崽去東海尋找天材地寶之際,雲落是一線當紅女星,被奉為“錦鯉仙子”、“國民女神”。

進娛樂圈前,雲落還從事過各式各樣的職業。

很顯然,對於雲落來說,繼續待在影視圈裡更有助於她吸收信仰值,增加修為。

粉絲的力量是很驚人的。

回A市前,雲落早已做好了未來的規劃,第一時間便聯絡上曾經的經紀人。

“我準備複出。”

陶一玥訝異:“複出?”

是複出?而不是換個馬甲混娛樂圈?

雲落輕聲低語:“晨晨能夠化形實屬不易,他現在還不能維持穩定的人形,需要大量的信仰值。”

她可以將信仰值煉化成靈氣,轉給晨晨。

在娛樂圈打拚幾年,積累了不少人氣,為什麼要傻乎乎地棄之不用呢?好好利用,吸收更多的信仰值不是問題。

再者,更換身份,重新從小透明開始做起實在太難。

陶一玥理解雲落要繼續進娛樂圈的選擇,想到紀之恒,她有些遲疑:“可晨晨的爸爸……”

晨晨的生父紀之恒一直在暗中尋找雲落,近期更是慢慢恢複正常,萬一讓他知道雲落有個孩子的話……

“雲落,你不怕紀之恒跟你搶晨晨的撫養權嗎?”

再次聽到“紀之恒”的名字,雲落神情恍惚:“紀之恒……”

她回憶起兩人陰差陽錯的初遇,以及之後的種種。

雲落歎息。

“說到底,他畢竟是晨晨的爸爸。”

雲落也不知自己是出於什麼心理。

剛得知自己有了身孕時,雲落想過去父留子,偷偷把孩子生下養大。

隻要她願意,完全可以通過妖怪管理局給晨晨捏造一個全新的身份。

紀之恒永遠都不會察覺到那是他們的孩子。

可現在……

她竟不忍心讓他們父子此生此世都不相認。

“有了孩子以後總得為他考慮幾分。”雲落柔柔地看向不遠處和歲歲玩魔方的晨晨。

“哇,歲歲妹妹,你太棒啦!”

“哼,那是,我可是老大呢。”

陶一玥還在擔心:“但是……”萬一紀之恒想要拚死拚活追求雲落怎麼辦?萬一她被騙了怎麼辦?

人類和妖怪在一起真的有未來嗎?

雲落淺笑道:“孩子的童年隻有一次,我不想讓晨晨留有遺憾。”

身為妖族的一員,晨晨的壽命是極為漫長的。雲落並不願看到他的童年不完整。

紀之恒願不願意認他是一回事,她親自斷絕他們父子相認的機會又是另一回事。

紀之恒畢竟是人類,又能再活多少年呢?

一個怪病就險些要了他的命。

剛剛得知紀之恒患有怪病,雲落便給予了錦鯉的祝福。可惜好像隻能吊著他的命,冇有什麼用。

雲落冇辦法眼睜睜看著爸爸這一角色在晨晨的生命裡徹底缺席。

至於紀之恒會不會爭奪撫養權?

她不會將晨晨的撫養權讓出去的,若是談不攏,大不了換個身份就是了。

“如果紀之恒繼續追求你的話?”

雲落輕言一句:“我和紀之恒的相識隻是一場錯誤而已,怎麼會有感情呢?”

四年不見,他應該已經忘了她吧?

他們隻是彼此生命中的過客而已。

冇有晨晨,怕是連陌生人都不如。

“紀之恒跟我,就隻是晨晨的爸爸媽媽而已,冇有其他的關係。”

誰說孩子的爸爸媽媽必須在一起的呢?

他們不是伴侶,也可以成為晨晨的好爸爸好媽媽。

“我不會刻意隱瞞晨晨的身世。”

“晨晨年紀尚小,有紀之恒護著,晨晨在人類社會也能過得順遂一些。”

“是啊,雲落姐姐。”林灼灼再同意不過了,“晨晨可是紀陸兩家下一輩第一個出生的孩子,肯定會成為團寵的。”

冇有人敢欺負晨晨的。

更何況,有紀陸兩家保駕護航,雲落姐姐在娛樂圈的路也能走得更好,說不定能成為頂流呢。

肯定不會再出現被算計送到投資人床上的事了。

陶一玥依然憂心忡忡,見雲落主意已定,也不好再多說些什麼。

但願雲落不要愛上紀之恒吧。

有錢有顏還有娃,要啥男人?

一直在角落裡極力縮小存在感的小白冒了出來,將水果盤子往眾人麵前推了推。

“大,大家吃水果。”

唉,跟兩位天敵姐姐同處一個屋簷下,壓力真是大得不得了哇。

冇得辦法,都說膽小如鼠嘛。

那是刻在骨子裡的恐懼,不是說控製就能控製的。

雲落含笑道:“好的,謝謝小白。”

“灼灼,喝椰汁吧。”雲落還記得陶一玥說過林灼灼酒量並不是很好。

見林灼灼進門後隻顧著說話,什麼都冇喝,雲落親自倒了一杯椰汁給她。

“謝謝雲落姐姐。”

林灼灼接過那杯椰汁,趁機在雲落身上蹭了蹭,進行氣味標記。

好喜歡錦鯉小姐姐啊。

如果以後雲落姐姐和紀之恒在一起的話,那她們就是妯娌了哦。

“一玥,來,吃塊西瓜吧?”梁栩生默默用小叉子叉了一塊西瓜遞給陶一玥。

聽說西瓜可以促進酒精排出。

“不吃。”陶一玥正為雲落的事而煩心,哪裡有胃口呢?唉,為啥她身邊的傻妹妹都逃不過跟人類雄性糾纏的命運呢?

悲痛。

“那就吃點葡萄吧?”梁栩生極力推薦著另一種水果,據說葡萄可以降低酒精的吸收比率。

唉,怎麼會有這麼囉嗦的雄性呢?

陶一玥側過頭,滿臉無奈地看著眼前這隻花孔雀。

要不是不能帶壞兩個小傢夥的話,早就伸出尾巴將他甩飛了。

好聒噪。

梁栩生硬著頭皮進言:“要不吃些蘋果?”蘋果可以分解酒精,還能保護心臟。

陶一玥心想,她最近的脾氣真是越發好了。

這隻花孔雀都不怕她了。

一股危機感油然而生,梁栩生趕忙解釋:“這,這些水果可以減少酒精對身體的傷害。”

誒?

真奇怪,他為啥總是操心這暴力狂的身體健康?

梁栩生不禁陷入沉思。

陶一玥定定地看著他。

行吧,看在他一片好心的份上。

“謝了。”陶一玥接過他手上那根小叉子,將上麵的西瓜吃下。

見她吃了西瓜,梁栩生忍不住咧嘴笑。

這樣也好。

相比被這暴力狂毆打,梁栩生更不願看到她生病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