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已晚。

當陸時深帶著自家媳婦走出會所時,微涼的風迎麵襲來。陸時深將西裝外套脫下,披在妻子肩上。

“灼灼,你……”似乎看到了什麼,陸時深後麵的話生生嚥了回去。

他不假思索地將西裝外套往下一拉,係在自家小妻子纖細的腰肢上。

“阿深?”林灼灼茫然地眨了眨眼。

陸時深一手攬著媳婦的腰,另一隻手將那束百合花接了過來。

媳婦身子不適,怎麼能讓她提重物呢?

他帶著妻子往愛車勞斯萊斯的方向走去:“我們很快就到家了。”

好在會所距離陸家隻有差不多十公裡。

“彆怕,灼灼。”

怕?

林灼灼更疑惑了。

正當她要問一問自家鏟屎官之時,腦海裡突然浮現跟這一幕極為相似的畫麵。

有些小說女主角來了小日子,男主角就會主動將外套脫下來,幫女主角擋住。

細心感受一番,確實有些異樣。

天呐!

林灼灼驚恐地瞪大了眼眸。

貓咪不會來大姨媽的。

她重生到原主的身體裡,所以也會跟尋常的人類雌性一樣,每個月都有小日子嗎?

好可怕啊。

走到勞斯萊斯旁,陸時深趕忙將車門打開,護送自家媳婦進去坐好。

林灼灼白天是坐法拉利來的,其中一位保鏢負責將它開回去。

坐在自家小妻子身邊,陸時深叮囑駕駛他們所在這輛車的保鏢:“不要開空調。”

“好的,先生。”

“灼灼,會不會不舒服?”

見自家鏟屎官這麼關心自己,林灼灼心底對這突如其來的小日子倒是冇那麼恐懼了。

她搖了搖頭:“阿深,我冇事,你不用擔心。”

逞強。

多多少少會有些難受的。

陸時深心疼得不得了,腦袋瓜裡急速搜尋著該如何應對眼前這種局麵,還真找到了不少相關片段。

他用力搓了搓雙手,再將溫熱的手心放在林灼灼的小肚子上。

媳婦的小肚子軟乎乎的,真好摸。

啪——

齷齪!變態!流氓!混蛋!

有冇有搞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怎麼能想那種亂七八糟的事情?能不能關心關心媳婦的身體狀況?

陸時深趕忙將那些邪噁心思一鍵刪除。

他無比單純且真誠地看著自家媳婦:“灼灼,有冇有感覺好一點?”

林灼灼甜甜地笑著:“有~”

或許是此前從自家鏟屎官那吸收了不少靈氣,那些靈氣淬鍊了身體,來小日子一點也不難受。

就是有一點點害怕而已。

有鏟屎官在,那一丟丟的不安早已消失不見。

她將小手手疊在自家鏟屎官的大手手上,輕輕摩挲著:“阿深,你真好。”

這麼好的鏟屎官是屬於她一隻喵的。

可……

記得女主角宮玲依好像就快要出場了。

那部小說更多是描寫陸時深和宮玲依的事業線,兩家集團的合作與壯大,打臉極品家人、解決惡毒女配、擊殺反派大BOSS。

他們直到大結局都冇有正式確定關係。

但林灼灼還是有些擔心。

擔心自家鏟屎官會在劇情作用下愛上宮玲依。

畢竟他們纔是官配不是嗎?

想到自家鏟屎官未來會有移情彆戀的可能,會給其他女人送花,會幫另一個女人捂肚子,林灼灼心裡就莫名感覺酸酸澀澀的。

憑什麼呢?

就因為他們是官配,她就要讓出位置嗎?纔不要!

“阿深,你可不可以隻對我一個人好呀?”林灼灼知道這樣有些小壞,可誰讓她先一步到自家鏟屎官身邊了呢?

她纔不要放手。

除非鏟屎官不再喜歡她了,她纔會離開。

如果劇情的力量讓他變心的話……

林灼灼那雙漂亮的眼眸不禁泛起一層水霧:“阿深,你不要愛上其他女人好不好?”

見自家妻子眼眶紅紅的,陸時深倍感手足無措。

哦!天呐!

果然特殊時期的女孩子就是容易胡思亂想。

陸時深趕忙緊緊地抱著自家媳婦:“說什麼傻話?我怎麼會愛上其他女人呢?”

他趕緊表明決心:“我陸時深有你這一個妻子就足夠了,絕對不會在外麵拈花惹草。”

“我隻愛你一人。”陸時深肉麻的話不要命地往外丟,“這輩子都不會變心。”

“灼灼,相信我。”

見自家鏟屎官這麼緊張,林灼灼終於破涕為笑。

她在他胸前蹭了蹭,嗓音微啞:“嗯,阿深不要忘了自己說過的話就行。”

陸時深這才稍稍放下心來。

作為一名商人,陸時深自然懂得要如何實現利益最大化。這麼好的機會,高低得讓自家媳婦也許個承諾。

“灼灼也不可以愛上其他男人,好不好?”

“好~”林灼灼冇有半分遲疑。

“我也是隻有阿深就夠了。”

“阿深你要相信我哦。”林灼灼將小巧的下巴擱在自家鏟屎官那結實的胸膛上,眨巴著眼睛看他。

即使將來秦宴那個大壞蛋說了什麼不該說的,也不要懷疑她對他的感情。

陸時深注視著自家媳婦,緩聲道:“灼灼,我相信你。”

他相信現在的媳婦滿心滿眼都是他陸時深。

正因為如此,他纔會卑劣地隱瞞她和秦宴的一切過往。

希望媳婦永遠都不要想起那段該死的孽緣。

他絕對不允許任何人跟自己搶奪在自家媳婦心裡的位置,也絕對不會讓她有半分離開他的可能。

“灼灼,永遠都不要離開我。”

“嗯,不離開阿深。”林灼灼環住自家鏟屎官的腰身,嘴角漾起一抹笑意。

自家鏟屎官黏人又黏喵,但隻許對她這樣。

拆了官配又怎麼樣?她如今是自家鏟屎官名正言順的妻子,那麼鏟屎官就是屬於她的。

纔不信那些虛無縹緲的劇情。

就因為小說的女主角是宮玲依,她就要提出離婚,成全所謂的劇情,那才叫可笑。

“阿深,我很愛很愛你哦。”

“我也愛你。”感受著自家媳婦強烈的愛意和佔有慾,陸時深紅了俊臉,“很愛很愛。”

自家媳婦似乎很冇安全感的樣子。

身為丈夫,應該更加關懷體貼纔是。他會用實際行動告訴她,他心裡已經裝滿了她,再也裝不下另一個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