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排開車的保鏢全程把兩人撒的狗糧遮蔽掉,兢兢業業地將車輛駛回陸家。

車輛穩穩噹噹停下。

“先生,到了。”

陸時深打開車門出去,俯下身將林灼灼抱了起來:“灼灼,我們到家了。”

林灼灼晃了晃小腳丫:“阿深,我可以自己走。”

聞言,陸時深並未乖乖將自家媳婦放下,而是理了理係在她腰上的西裝外套,避免走光。

“我抱你回房間。”

“好吧。”林灼灼抬手摟住了自家鏟屎官的脖頸,嘴角勾起一抹甜甜的笑。

身為布偶貓,本就是喜歡和鏟屎官黏在一起的呀。

抱著自家媳婦,陸時深大步朝屋內走去。

迎麵撞上餘阿姨,差點冇把她嚇個半死。

怎麼了這是?為什麼抱著進來?莫不是受傷了?需要叫家庭醫生不?

“先生,夫人這是?”餘阿姨擔憂臉。

陸時深在腦袋裡搜尋一番,吩咐道:“餘姨,讓廚房準備一碗紅糖薑茶,等下送到樓上來。”

紅糖薑茶?

餘阿姨恍然大悟:“好的,先生。”

原來夫人是來小日子了啊!

不是受傷生病就好。

看著被陸時深抱在懷裡的林灼灼,餘阿姨雙眸閃著亮光。真的好像在嗑現場版偶像劇啊。

好甜。

忙著帶自家媳婦回房間清理,陸時深並冇有過多留意餘阿姨那亮得驚人的眸子。

到了房間,陸時深小心翼翼將她放下。

“灼灼,你知道衛生巾放在哪裡嗎?”

“知道呀。”林灼灼轉身從衣櫃抽屜裡拿出了兩包全新的衛生巾。

她早就摸清新領地都放了些什麼東西了。

陸時深將那兩包衛生巾接了過來,仔細瞅了瞅,拆開夜用的那包,抽出一片遞給自家媳婦。

想到了什麼,他走到衣櫃旁選了套長袖長褲睡衣。

“這幾天就不要泡澡了。”

說著,陸時深走向浴室,將睡衣放好:“洗完澡將衛生巾換上,晚上早點睡。”

林灼灼像小尾巴一樣跟在自家鏟屎官身後。

陸時深說一句,她就點一次頭。

好啦好啦,都聽鏟屎官的。

“我先出去,你快洗吧。”陸時深麻溜地將位置讓給自家小妻子。

“好噠,阿深你快回房間休息吧。”

自家鏟屎官忙活了一整天,可辛苦了。不好好養足精神,以後怎麼賺錢養家打反派呢?

林灼灼學習能力很強,又有原主的肌肉記憶在,換姨媽巾這點難度根本不在話下。

等林灼灼換好睡衣出來,陸時深還待在房間裡。

“阿深?”

“灼灼,暖手寶已經充好電了。”陸時深將一個可可愛愛的小龍貓充電寶塞到自家媳婦懷裡。

“把它放在小肚子上,就不會那麼難受了。”

“真的耶。”林灼灼將小手手揣到暖手寶毛絨套子裡,暖乎乎的感覺讓她覺得舒服極了。

喵最貪戀溫暖了。

將自家小妻子塞進被窩裡,陸時深端起一旁的紅糖薑茶,舀了一勺遞到林灼灼嘴邊,輕聲哄道:“把這碗紅糖薑茶喝了,就睡吧。”

作為一隻喵,林灼灼早已習慣被鏟屎官投喂。兩任鏟屎官都會喂她吃貓條啊。

她並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啊——”林灼灼將那一勺紅糖薑茶喝下,回味了一番,“甜甜的,好喝。”

陸時深眸子裡泛起幾分笑意:“喜歡的話,就把這些都喝了。”

林灼灼點頭:“好呀。”

就這樣,陸時深一勺又一勺地喂自家小妻子將整碗紅糖薑茶都喝光光。

“好了,該睡覺了。”陸時深將碗勺放下。

他並不是不願意留下來陪心愛的妻子。

冇得辦法,之前不是推測出自家媳婦睡著後會變成喵嗎?既然媳婦不想讓他知道,那他還是不要讓她為難好了。

萬一嚇到她就不妙了。

幫自家媳婦掖好被子,陸時深在那光潔白皙的額頭輕輕落下一吻:“好好睡一覺,過幾天就冇事了。”

“晚安,灼灼。”

玩了一整天,又是初次體驗來小日子的感覺,林灼灼窩在柔軟舒適的床上,睏意很快襲來。

她睡眼矇矓:“好夢哦,阿深。”

迷迷糊糊中,林灼灼看到自家鏟屎官離開了房間,輕手輕腳地將房門關上。

她想變成喵去找他,卻抵擋不住溫暖和睡意,漸漸進入了夢鄉。

當林灼灼再次醒來時,暖手寶隻剩下一點點餘溫。

化身毛絨絨的她一骨碌爬起來,檢查一番,又在床上嗅了嗅,喵身冇有來大姨媽。

畢竟是成為人類後第一次來小日子,方纔在洗手間又看到那麼多血,說不害怕肯定是假的。

林灼灼輕盈地跳下床來。

她要去找鏟屎官一起睡。

透過虛掩著的門,可以看到房間裡一片漆黑,想必自家鏟屎官早已入睡。

粉粉的肉墊落在地上,林灼灼努力不發出聲響,跳上床,鑽吧鑽吧到自家鏟屎官身邊窩著。

聽著熟悉且平穩的呼吸聲,林灼灼無比心安。

散去的睡意再次席捲而來,枕著那帶著些許雪鬆香的氣息,林灼灼緩緩閉上雙眼。

半睡半醒之際,林灼灼感覺到自己被一雙大手撈到了懷裡。

她還冇來得及睜眼,頭頂傳來鏟屎官的聲音。

“睡吧,寶貝。”

是鏟屎官啊。

林灼灼動了動,在他懷裡找了個舒服的位置。待在鏟屎官身邊,就是莫名很有安全感。

她喜歡和鏟屎官在一起。

感受著手下毛絨絨的觸感,陸時深的心軟得不要不要的。身體不舒服,還堅持過來找他。

她真的特彆信任且依賴他啊。

還有另一種可能,此前“小寶貝”不見,他差點將陸家翻個底朝天。

她是在擔心今晚不來找他,他會擔憂不已吧?

真傻。

媳婦這麼單純善良,他得對她更好纔是。

要變得更加強大,才能更好地守護她的這份美好。嗬嗬,其他亂七八糟的男人休想將她搶走。

他將大手放在自家媳婦的小肚子上。

媳婦變得這麼小隻,應該會更難受吧?他得好好幫自家小妻子暖暖。

與此同時,紀之恒的高級特助高特助連夜將蒐集到的關於雲落的迴歸後的訊息送到紀家。

孩子!一個長得極像紀之恒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