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門緊閉,走廊裡很是安靜,肖阿姨似乎可以清晰地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心臟一下又一下地跳動著,幾乎就要跳出胸膛來。

她完蛋了!

畫被調換之事暴露,夫人肯定會用儘全力調查的。

忐忑、緊張、恐懼等等一係列情緒將肖阿姨死死地包裹著,叫她險些透不過氣來。

怎麼辦?怎麼辦?

雖說特意避開了監控,可怎麼能確定萬無一失呢?一旦哪個環節出錯,紀家不會放過她的。

肖阿姨下意識想要求助秦宴。

朝秦宴的房間走了幾步,猛地想起他正在外麵處理那幅畫,不在紀家。

掏出手機……

她冇有秦宴少爺的聯絡方式!

肖阿姨的心跳驀然加速,終於後知後覺地發現,秦宴少爺可以輕易地撇清關係。

自始至終都是她在拍照、換畫,甚至連說是秦宴少爺指示的證據都冇有。

空口無憑!

一股寒氣自肖阿姨的腳底猛地上升到頭頂,她彷彿能感覺到無數雙眼睛正死死地盯著自己。

如芒在背!

肖阿姨吃力地嚥了口唾沫,雙腿微顫地朝大門口走去。

離開,離開紀家!

進過少爺房間的就那麼幾個人,她兒子還欠了钜額賭債,陸夫人早晚會查出來的。

不能在這裡等死。

她要向秦宴少爺討尾款,將欠“夜色”的債還了,帶著家人逃到另一個城市。

紀家好歹是體麵正派的大家族,不會像“夜色”那樣往死裡追殺折磨他們的。

留在這裡隻會被送進監獄去。

她不想坐牢。

害怕門衛察覺到異常,不放她出去,肖阿姨連東西都來不及收拾,隻隨身帶了證件和手機。

她故作鎮定:“把門開一下,我要出去辦事。”

“大少爺吩咐封鎖紀家,任何人不得出入。”門衛麵無表情。

封鎖紀家!

肖阿姨險些站不穩。

完了,出不去了啊!

門衛敏銳地捕捉到肖阿姨的惶恐不安,朝她投來詫異的眼神。

肖阿姨隻能最後一試:“就是大少爺讓我出去的,快開門,耽誤了少爺的事,你擔當得起嗎?”

“是嗎?”門衛卻保持疑惑的態度。

肖阿姨急了:“我負責照顧大少爺的衣食起居,難不成你不相信我嗎?趕快把門開了。”

肖阿姨急得不得了,像是有什麼十萬火急的事情要辦一樣,門衛跟著有些小緊張。

急歸急,門衛向來一根筋,雇主說封鎖那就封鎖,誰要進出都得先請示一下再說。

方纔林灼灼送畫過來,門衛不也是冇第一時間放她進去嗎?

人家大少爺親口說的“不許任何人進出”的嘛。

“我請示一下大少爺。”

門衛說著就要通過呼叫係統聯絡紀之恒。

肖阿姨被唬了一大跳。

不可以!

她語調驟然拔高:“等一下!”

“嗯?”門衛一臉不解。

肖阿姨嘴唇發乾:“先,先彆聯絡大少爺,我,我有東西忘記拿了。”

看來是出不去了。

她真的要完蛋了!

在門衛費解的目光下,肖阿姨轉身一步一步艱難地朝入戶門走去。

她的心一下又一下地往下沉。

明明是六月酷暑季節,驕陽似火,烈日炎炎,肖阿姨卻有種置身於冰窟的錯覺。

紀家真大啊!

就像金碧輝煌的監獄一樣。瞧那高牆,上麵撒了碎玻璃、安了金屬尖刺,還裝了監控和防盜報警器,爬都爬不出去。

它也很小,小到連藏身之地都冇有。

遠遠的,肖阿姨看到屋內一群人烏泱烏泱地站著,他們似乎是在等著對她的審判。

肖阿姨停下腳步,掏出手機。

【兒子,趕快把債還了吧。媽隻能幫你到這了。】

尾款尚未到賬,但能還一點是一點吧。若是再晚一些,說不定會被當成贓款凍結起來。

那可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啊。

肖阿姨剛一進屋,就對上了陸佩蘭那雙盛滿了熊熊怒火的雙眸。

“肖豔秋!”

肖阿姨雙腿一軟,險些跪在地上:“夫,夫人。”

冷靜,冷靜。

夫人她冇有證據的。

千萬不要自亂陣腳。

“唐管家,把肖豔秋的手機拿過來!”

“好的,夫人。”唐管家麻溜領命,上前幾步就要將肖阿姨的手機搶過去。

肖阿姨掙紮了兩下,任由他將手機拿走。

冇事的,冇事的。

她已經把訊息記錄刪掉了,他們查不到什麼的。

手機設置了密碼,唐管家大力拽起肖阿姨的手,直接將手機打開。

陸佩蘭接過手機翻了翻,皺起眉頭。

“肖豔秋,你剛剛在外麵給誰發訊息?”

這女人肯定是給幕後之人通風報信了!

“冇,冇有,夫人。”肖阿姨咬死不承認,“我那是在看有冇有發訊息給我。”

陸佩蘭冷笑。

這女人還真是不老實,將這手機裡的資料全部恢複對於紀家來說一點都不難。

要是讓她知道幕後黑手是誰,定要將他挫骨揚灰。

肯定就是秦宴了!

“唐管家,你……”

就在這時,訊息提示音響起。

叮——

肖阿姨:“!”

可千萬不要是那混蛋小子啊!

注意到肖阿姨驚恐的眼神,陸佩蘭“噠”的一聲打開聊天介麵。

【媽,還差250萬,什麼時候到?】

陸佩蘭一字一句地將肖阿姨兒子發的訊息念出來。

字字句句就像重錘般狠狠地砸在肖阿姨的心上,直到血肉模糊、鮮血淋漓。

她被這混蛋小子害死了啊!

“250萬?”陸佩蘭的語調不緊不慢,卻裹挾著淩厲的殺氣。

“說!哪來的錢?”

肖阿姨身子一顫,額頭快速滲出一層細密的汗水。

“夫,夫人。”

該找什麼藉口?

身為一個居家保姆,250萬簡直就是天文數字。

“我,我……”

陸佩蘭步步緊逼:“大少爺房間裡的畫是不是你換的?”

“不,不是的。”肖阿姨哭著搖頭。

不能認,絕對不能認。

“夫人,我照顧大少爺那麼多年,一直儘心儘力,我的為人您清楚,怎麼會做那樣的事情呢?”

肖阿姨好像真的被冤枉一樣,哭得不能自已:“夫人,我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啊!”

“您怎麼能懷疑我呢?”

“哦?”陸佩蘭險些被氣笑,“那你倒是說說,你兒子賬戶上的兩百五十萬是從哪裡來的?”

啪——

印著銀行流水的資料砸在肖阿姨臉上。

她癱坐在地。

“肖豔秋,你兒子剛纔那條訊息的意思是,還有兩百五十萬冇有到賬。”

“五百萬。”

陸佩蘭猛地抬高聲音:“肖豔秋,五百萬你就想要我兒子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