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灼灼,你,你……”

天呐,她讓他過去做什麼?不會又要讓他幫忙穿衣服吧?

上次好歹穿了貼身衣物。

這回……

不,不行!絕對不行!

陸時深可不敢相信自己在那種情形下還能忍得住。要是真的做了什麼禽獸不如的事情,他怎麼對得起她?

她現在對他是多麼信任和依賴呀。

不能回頭,堅決不能回頭!

一定要想個辦法嚴詞拒絕!

唉,怎麼忍心呢?才騙她說不能做“羞羞的事情”,現在她隻是想讓他幫忙穿一下衣服而已。

他竟然也不肯。

他好狠的心呐。

林灼灼見他像木頭一樣直戳戳地站在門口,也不過來,索性抬腳走向他。

“阿深。”

她的腳步極輕,但在落針可聞的房間內,陸時深還是聽得一清二楚。

內心的小人咆哮著揪住領子叫他麻溜滾出房間。

滾!快滾呐!

陸時深腳尖動了動,卻跟被釘在地上似的,怎麼也無法挪動半分。

近了,近了!

她離得越來越近了!

她白日裡走到他麵前的時候,病服已經脫掉了,這下會不會把浴巾給……

哦,天呐!天呐!

“阿深!”

林灼灼站到了陸時深的麵前,陸時深幾乎是在倩影閃過的瞬間將雙眼死死地閉上。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阿深,你為什麼閉著眼睛呀?”林灼灼有些不解,她的伴侶該不會又害羞了吧?

這有什麼呢?

人類真奇怪。

算了算了,誰讓他是她的伴侶呢?

“我……我……”陸時深結結巴巴,絞儘腦汁尋找理由,眼睛越閉越緊,死也不敢睜開。

要是真的看到什麼……

其實,隻是穿個衣服而已……

想什麼呢!

齷蹉!變態!

不等陸時深內心的小人將其罵個狗血淋頭,林灼灼接下來的動作讓小人瞬間閉麥,陸時深的腦子也宕機了。

一雙柔嫩綿軟的手捧著他的臉。

他能清晰地感受到那沁人心脾的氣息,溫熱帶著香甜,就這麼掠過他的唇瓣。

她,她想要吻他?

哦,天呐,該不該拒絕呢?

如果隻是親一下下的話,好像,大概,或許,應該,可能……是可以的……吧?

真是怪不好意思的,人生中的初吻就要獻出去了。

咳咳,得銘記一下這個感覺。

唉,可惜了,不能看下時間。

陸時深緊張得連呼吸都停止了,在即將憋死時緩緩地吐出一口氣,兩人的呼吸糾纏在一起。

這曖昧的氛圍讓陸時深的心跳急速增加,差點又死翹翹。

就,就要親了。

好慌張啊。

等下要不要摟住她的腰呢?好像電視上男主角是一手攬腰,一手護頭。

那要不要伸舌頭呢?

還是不了吧。第一次親親,太孟浪不好。

陸時深驚恐地意識到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他冇有刷牙!

失策啊,早知道就應該把牙齒刷得乾乾淨淨的,再用一些漱口水,對了,還得吃口香糖。

也不知道嘴巴裡有冇有大雞腿的味道。

箭在弦上了,都不能呼一口氣聞一下。

希望不要給她留下不好的體驗,要是她嫌他太臭,以後不肯親親就糟糕了。

就在陸時深糾結得死去活來時,林灼灼踮起了腳尖,她試圖親吻他的額頭,然而他實在太高了……

好吧。

林灼灼用了些力氣,將他的腦袋往下拉。

陸時深:“?”

怎麼了嗎?是親不到嗎?

也對謔,她是比他要矮一些,他傻不棱登地站得筆直,她親起來確實會很累。

OK,那他彎一下。

想著那嬌豔欲滴的菱唇,陸時深俊臉紅彤彤地任由自家小妻子擺佈,彎下身低下頭。

誒?這頭會不會低得太下去了一點?

這怎麼親得到嘴巴?

不等陸時深疑惑太久,那夢寐以求的唇落在了他的額頭上,從那一點開始,一直到尾椎骨,一陣陣的酥麻。

陸時深被電得有些飄飄然了,以至於他睜開了眼睛。

也不知道該不該感到慶幸,林灼灼身上的浴巾還好好地包裹著,他冇有看到什麼不該看的。

“阿深,”林灼灼笑容甜美,“這是晚安吻,晚上做個好夢哦。”

媽媽每天晚上睡前都會親吻她的額頭。

她也要給鏟屎官晚安吻才行呢。

道了晚安後,林灼灼將路讓給鏟屎官,回到床前嘿咻嘿咻地更換睡衣。

被親完就丟的陸時深安靜地站在原地,半晌,抬手摸了摸額頭,笑得格外燦爛。

雖然隻是額頭,但……

他被親了耶~

他就這麼掛著笑,迷迷糊糊地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直到觸碰到那冰冰涼涼的門把手,陸時深的腳步頓住,似乎是想起了什麼,霍地折返。

林灼灼已經換好了睡衣,在暖和柔軟的被子上打滾。

見自家鏟屎官又過來,她停了下來,坐在床上,淩亂的頭髮添了幾分俏皮,頭頂還翹著兩根呆毛,說不出的可愛。

她用手將頭髮扒拉開,露出了白皙精緻的麵容。

“阿深。”

陸時深紅著臉直直地看著她,眸子漆黑:“灼灼,我忘了一件事情。”

“什麼事呀?”

在自家小妻子的注視中,陸時深俯下身,精準地吻在了她的額頭上。

“我忘了給你晚安吻,現在已經補回來了。”

“好夢。”

陸時深用強大的精神力量才讓自己的聲音不至於發抖,說話時甚至都不敢看林灼灼的表情。

還冇等到林灼灼迴應,他幾乎是慌不擇路地跑回了房間。

砰——

房門關上,陸時深背靠著門站立,過了許久,急促的呼吸才稍稍平複些許。

他在床邊坐下,習慣性地用遙控器打開電視。

螢幕上播放著最近熱播的劇,剛好在講述男女主角重逢的高能畫麵。

然而陸時深一秒鐘都冇看進去。

眼前浮現的全是林灼灼的身影。

不久前,他們還在鬨離婚,她為了離開他不惜吃下了安眠藥,他也讓律師擬好了離婚協議書。

他以為他的這段婚姻要完蛋了。

冇想到這一次她記憶錯亂,卻使得一切都截然不同。

這就是愛情的滋味嗎?

甜蜜,美好,叫人貪戀著迷。

就這樣跟她廝守一生,好像也不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