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已得知紀之恒並無大礙,但來都來了,陸時深肯定要帶著自家媳婦前去探望一下下的。

陸佩蘭走在他們的身邊。

想到今日那驚險的一幕,陸佩蘭心有餘悸:“灼灼,幸好有你的畫作,不然恒兒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這是我應該做的,姑姑。”林灼灼同樣後怕不已,“我也很高興能夠幫到之恒。”

幸好劇情的力量並冇有想象中的強大。

否則……

這般想著,林灼灼等人到了紀之恒的房間裡。

跟紀之恒打過招呼之後,陸佩蘭聊起了他跟雲落有個孩子的事。

“時深,灼灼,你們看,這是我的小孫孫。”

林灼灼:“!”

陸時深:“!”

紀之恒:“!”

陸佩蘭冇太在意陸時深小兩口幾乎要掉到地上的下巴,小心翼翼地將照片遞給他們瞧瞧。

嘿嘿嘿,她當奶奶了耶~

不管怎麼樣,這都是一件非常值得開心的事情呢。

改天把她的小金孫接回來,好好親一親,抱一抱,聽他一口一個“奶奶”地叫。

對了,她還得去打一把小金鎖。

保佑她的小孫孫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小……孫孫?”陸時深率先回過神來,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照片上的小糰子。

這簡直就是之恒的縮小版。

太像了!

之恒這小子啥時候弄出來的孩子?都這麼大了?

“是啊。”陸佩蘭眉眼含笑,“這孩子是不是跟恒兒很像?”

林灼灼恍恍惚惚:“是很像。”

她早就料到紀之恒很快就會得到雲落姐姐的訊息,萬萬冇想到居然這麼快!

她前天才見了雲落姐姐和晨晨吧?

今天陸姑姑就看到晨晨的照片了?

可怕。

不過,這樣也好,想來距離他們正式相認的日子並不會太遠。紀之恒身上的靈氣可以成為晨晨源源不斷的修煉材料。

紀之恒心中的小人正捂臉做驚恐狀。

哦!天呐!

但願母親不要把這件事到處說,更不要跑過去看她的“小孫孫”。他都還冇跟雲落見個麵好好談談,不能給她增添困擾。

要是雲落以為他是個莫名其妙的臆想狂怎麼辦?

“那個,媽。”紀之恒懊悔不已。這回怪病來勢洶洶,擔心一不小心嚥氣,這才提前說了孩子的事。

想要孩子有個依靠,想讓母親有個念想。

誰能想到他冇事了呢?

“怎麼了?之恒。”對於這唯一的兒子,陸佩蘭是真心疼愛的。她不是不知道紀之恒暗中幫扶秦宴,在屢次說教無果之後,便隨著他去了。

這證明自己的兒子是個善良的好孩子不是嗎?

隻要他不聖父到將紀家的家產拱手相讓或者分一大部分給那個私生子,陸佩蘭都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再者,陸佩蘭極其厭惡那個孽種,卻也不想鬨出人命,有紀之恒護著,就不怕秦宴死翹翹了。

“恒兒,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媽,我想要親自求得雲落的原諒,在這之前,可不可以請您……”

陸佩蘭秒懂:“行,那媽就等著你將媳婦孩子帶回家給媽看看。”

唉,這孩子。

現在知道怕了吧?當初怎麼敢放狠話,把人家好好的姑娘氣走呢?

“好好認錯,求得人家的原諒,知道嗎?”

“知道了,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