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兩天,林灼灼收到了各式各樣的禮物,基本都是圈內各戶人家送過來的。

其中不乏希望跟林灼灼搞好搞好關係,讓她吹吹枕邊風的。

當然!有很多人是上門求畫的。

這種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萬一是真的,錯過了不就虧大發了?

喬家跟陸家住在同一個彆墅區。

喬家的小姐喬婉儀奉父母之命前來跟林灼灼套套近乎,好歹曾經差點領養他們家的小奶昔。

這也是一種緣分呐。

客廳內,林灼灼歪著腦袋看向那隻布偶貓同類。

說好的不會讓其他毛絨絨踏進她的領地一步的……

感受著貓老大的威壓,小奶昔瑟瑟發抖地躲在喬婉儀的懷裡,弱弱地叫了聲:“喵~”

林灼灼暗自歎息。

算了算了,這毛絨絨隻是暫時來做一下客而已,很快就會走了,還是不要嚇到人家的好。

“小奶昔很可愛。”嗯,冇有她可愛。

“陸夫人,您還記得這小傢夥的名字?”喬婉儀訝異,頗有些受寵若驚。

她隻在陸夫人麵前提過一次這小傢夥的名字而已,想不到陸夫人記得這麼清楚。

喬婉儀眼底的“感動”情緒讓林灼灼覺得怪不好意思的。

“小奶昔的名字那麼甜,讓人印象深刻。”

這可是險些被自家鏟屎官帶回家的毛絨絨,她當然會記得一清二楚啦。

“對了,陸夫人。”

說到“甜”字,喬婉儀趕忙將隨身帶過來的盒子遞給林灼灼:“這是我自己做的小蛋糕,如果不嫌棄的話,還請您嚐嚐看吧。”

小蛋糕?小蛋糕!

透過那透明的蓋子,林灼灼看到了兩個精美的小蛋糕,瞧著就知道是格外香甜可口的。

“哇,這小蛋糕好漂亮。”

“不知道陸夫人您喜歡什麼口味,便做了一款巧克力味和一款蘋果味。”

應該很少人會對蘋果過敏吧?

是她最喜歡的蘋果耶。

林灼灼的手放在了蓋子上,正要打開——

等等!

她答應過自家鏟屎官,不要吃彆人給的東西。

可……當時之所以會做出這樣的承諾,是因為她吃了鏟屎官朋友的點心,鏟屎官吃醋了。

這個小蛋糕應該冇事吧?

婉儀是女生,鏟屎官怎麼會吃女孩子的醋呢?

這般想著,林灼灼不再遲疑,“哢噠”一聲將那盒子打開,香味撲鼻。

她驚歎:“好香呀。”

喬婉儀暗戳戳鬆了一口氣,含笑看著林灼灼那閃著星光的眼眸。

都說陸家世世代代都是吃貨,看來陸夫人也是。

能夠跟誌趣相投的人攜手一生,真的好幸福啊。

喬婉儀正想得出神,林灼灼拿起巧克力味的小蛋糕放到她麵前。

“婉儀,我們一起吃吧。”剛好有兩個小蛋糕,一人一個一起品嚐,嘿嘿。

“啊,這,這怎麼好意思?”喬婉儀將那小蛋糕往林灼灼的方向推了推,“陸夫人,這是送給您的。”

“不用這麼客氣嘛。”

林灼灼又將小蛋糕推了回去:“婉儀你直接叫我灼灼就好啦,咱們年紀好像差不多。”

“是啊,陸……灼灼,我隻比你小一歲。”喬婉儀不再推辭,拿著小叉子叉了一小塊蛋糕。

蛋糕遞到唇邊,喬婉儀無聲地歎了口氣。

她是今年的應屆畢業生,畢業證書尚未拿到手,父母就已經在幫她物色相親對象了。

男方物質條件不錯,若是能跟男方聯姻,喬家更上一層樓不是問題。就是男方比她大了整整8歲,個子相對矮了點,估摸著隻有一米六幾,隱隱有些禿頂。

男方說想要找個單純善良、孝順懂事的,婚後早些生個繼承人……

據說男方之所以會拖到30歲還未結婚,是因為前任女友出身一般,父母活活將他們拆散了。分手後,男方單身幾年,最終拗不過父母,答應相親。

男方對她態度冷漠,甚至還有遷怒的意思。

顯而易見,男方隻是想要個生育機器而已。

喬父喬母卻勸她繼續跟他接觸,因為想要找個物質條件更好的,有點難。

她說怕他忘不掉前女友,喬母卻表示至少不用擔心男方會出去到處沾花惹草,隻要她能生下繼承人,男方心裡裝著誰又有什麼關係呢?

身在豪門,怎麼能對所謂的愛情心存期待?

可想到要跟這樣的男人共度此生、朝夕相處,喬婉儀心裡就難受得不行。

要為了家族犧牲婚姻,還是繼續追求愛情?

林灼灼感應到了她的小失落,不免有些擔心:“怎麼了?婉儀,你有什麼不開心的事嗎?”

“灼灼,我……”喬婉儀抬眸看向林灼灼。

不知為何,明明隻見過幾次麵,可自己卻能毫無防備地打算將心裡話說出口。

陸夫人跟圈內很多人都不一樣。

她很單純,乾淨得像一張白紙。

“灼灼,我很猶豫,爸媽前些天介紹了一個相親對象,我不喜歡,可他能幫到我的家族……”

記得第一次跟陸夫人見麵的時候,自己還憧憬著能得到像她和陸總那樣的感情。

她還信誓旦旦地說不嫁豪門。

這纔過去多久,她就慢慢動搖了。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還是會選擇妥協的吧。

這就是豪門千金的宿命啊。

既然享受了家族帶來的資源和榮譽,就應該為家族發展做出必要的犧牲。

“既然不喜歡,那就不要勉強自己呀。”

林灼灼實在是搞不懂豪門之間的聯姻,為了家族利益,就要犧牲兩個人的幸福嗎?

都已經是豪門了啊。

不能好好享受享受生活嗎?要那麼多錢做什麼?

人類也就隻能活短短幾十年而已。

跟伴侶相看兩厭,那多可怕啊。想想自己若是跟秦宴那個大壞蛋成為伴侶……

林灼灼身子顫了一下。

“婉儀,你要好好感受一下自己的真實想法,婚姻可不是兒戲哦。”

喬婉儀的手頓住。

林灼灼想了想,將一玥姐姐曾經對她說過的話改了改再複述一遍。

“世界上男人那麼多,何必委屈自己呢?”

“愛情隻是生活的調味劑,學習和工作纔是正事,就算是在一起了,隻要不喜歡,就可以直接把對方踹掉。”

喬婉儀愕然。

想不到陸夫人看得這麼通透。

林灼灼拍了拍喬婉儀的肩:“人生這麼短,應該要讓自己開心一點纔是。”

“我……”喬婉儀陷入遲疑。

她真的可以嗎?

林灼灼放軟語氣:“婉儀,彆人的意見隻能作為參考,最終還是得靠你自己做出選擇。”

不管是選擇聯姻還是追求愛情,她都尊重婉儀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