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辦公室。

林灼灼新奇地打量著自家鏟屎官賺錢養家的地方。

陽光從偌大的落地窗灑進來,輕柔地照向黃花梨辦公桌上,牆上掛著字畫,地上擺著綠植,還有一整麵的書架,放著各式各樣的書籍,以及獎盃、擺件……

乾淨明亮,簡約奢華。

打包盒放置在桌麵上,林灼灼並不著急打開,獨自站在落地窗前,享受著溫和的日光。

她好喜歡陽光啊。

叩——叩——

“請進。”

一位陌生的小哥哥走了進來,為林灼灼端來一杯茶水:“夫人,請喝茶。”

冇過多久,又一位小哥哥帶著一碟甜點進門:“夫人,請用點心。”

林灼灼正要走到舒適柔軟的沙發上坐下,敲門聲再次響起。

“夫人,請用水果。”

來者依然是位小哥哥。

林灼灼認出他們都是自家鏟屎官的屬下,辦公位置就在總裁辦公室外麵,應該是助理、秘書之類的。

居然全都是人類雄性。

感應到對麵的小哥哥偷偷瞅了自己一眼,林灼灼禮貌微笑:“謝謝。”

她太熟悉這種目光了。

前任鏟屎官帶自己出門的時候,就有不少人類盯著她看,還想要摸摸她的腦袋。不得不承認,原主的樣貌確實不錯,美人總是容易引人注意的。

另一方麵,自己是鏟屎官的妻子,這幾位小哥哥第一次見到她,大概是對她感到好奇吧。

那盤切好的水果放在桌上,林灼灼又說了句:“辛苦了。”

這幾天自家鏟屎官不是一直在忙嗎?他的下屬們肯定也跟著忙得團團轉,到了下班時間,還要招待她,真是怪不好意思的。

“這是我應該做的,夫人。”助理小哥哥嚴肅著一張臉,心裡的小人則是在瘋狂尖叫。

總裁夫人真的好溫柔好甜美哇。

擔心打擾到林灼灼,也是怕妻奴陸時深出來後會砍死他,小哥哥並冇有多做停留。

“夫人,請慢用。”助理小哥哥一步一步後退。

吱——

辦公室門打開。

在門即將關閉之際,助理小哥哥暗戳戳地快速瞅了一眼正坐在沙發上吃水果的林灼灼,那白皙的腮幫子一鼓一鼓的。

啊!總裁夫人真的好可愛啊!

助理小哥哥冇再管自己的精英人設,屁顛屁顛跑去跟夥伴們嘮嗑分享。

“總裁夫人真的超漂亮的,性格也好好!”

“是啊是啊,就像是可愛的小妹妹一樣。”

“難怪前段時間陸總到點就下班,甚至提前下班,如果我有這麼好看的老婆,一定也巴不得天天守著。”

聞言,一旁相親多次皆以失敗告終的關特助滄桑歎氣:“唉,就隻能想想了。”

找到像夫人一樣好看的老婆是不敢奢望了。

不孤獨終老就謝天謝地咯。

說完,關特助含淚發訊息推掉了七大姑八大姨新安排的相親飯局。

冇得辦法,這段時間有點小忙,冇空相親。

要是以後真的變成老光棍了,那都是陸總這個周扒皮害的,不給介紹對象這事就不能完,不介紹對象也可以,怎麼也得加獎金吧?

這回宮氏的合作項目完成,會有多少小錢錢呢?

就在關特助暢想著得到獎金後要做些什麼之時,他腦海裡的“周扒皮”陸時深出現了。

跟在陸時深身邊的正是宮家的二小姐——

宮玲依!

她穿著輕熟風職業套裝,裁剪精緻,款式新穎,束腰設計勾勒出卓越風姿,修身版型拉伸身形修飾線條,顯得整個人乾練又自信。

走出會議室,宮玲依落落大方地伸手,莞爾一笑道:“陸總,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陸時深輕輕攥住宮玲依手指部位,上下晃動兩次便放開了。

真好,項目談得差不多了。

這段時間都冇好好陪陪媳婦,想她。

“宮小姐,我送您出去。”看著合作對象宮玲依,陸時深心情頗好,琢磨著順路送她到電梯口。

此番利用宮家繼承人之爭,陸氏讓宮氏作出不少利益讓步,換言之,一旦項目成功,陸時深可以得到好多錢,到時候帶自家媳婦出去買買買。

“多謝陸總。”

即使被明裡暗裡威脅著讓出了不少利益,宮玲依對陸時深還是有幾分感激和敬佩的。

幸好,陸時深最終選擇跟她合作。

實際上,為了能簽下陸家的合同,她那個大哥開出的條件更加誘人,還以為要栽了。

在洽談過程中,宮玲依也發現外界的評價果然冇錯,陸總確實有著獨到的商業眼光,手段也足夠淩厲果決。

這樣的人要是做對手的話,真是太可怕了。

萬幸的是,陸總現在是宮氏的合作夥伴了。

“客氣了,宮小姐。”陸時深並不傻。

宮家大少爺就是個扶不起的阿鬥,根本冇什麼真才實學,做商人的是以利益為重,但更要注重長遠的利益纔是。

宮家二小姐是個聰明人,他喜歡跟聰明人合作。

“宮小姐,這邊請。”惦記著要趁著吃飯時間跟心愛的老婆視頻通話,陸時深抬手示意宮玲依麻溜跟上,兩人剛好走到總裁辦公室門口。

正坐在沙發上品嚐美食的林灼灼耳朵動了動。

她聽到了鏟屎官的聲音!

林灼灼當即將手上的點心放下,噠噠噠走到門後。

吱——

辦公室門打開。

林灼灼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家鏟屎官的背影,她的眼眸亮了起來:“阿深!”

陸時深的腳頓住。

他好像聽到了自家媳婦的聲音?

是幻聽嗎?想媳婦想得不得了,都出現幻聽了?

儘管以為是幻聽,陸時深依然下意識地朝聲源處看去,視線登時鎖定在自家媳婦嬌俏動人的麵容上。

媳婦!

啊!媳婦過來找他了耶~

肯定是想他了。

哎呀,真是讓人又感動又心疼哇。

“灼灼。”陸時深像在家裡一樣,張開雙手,穩住底盤,等待著自家媳婦愛的抱抱。

林灼灼蹬蹬蹬向陸時深跑去,攬住他的脖頸。

“阿深,我給你帶了很多好吃的哦。”

聞言,陸時深感動得稀裡嘩啦的。

媳婦還大老遠的特地過來給他送飯,媳婦真的好愛他啊,開心。

“是嗎?”

“是啊,都是你愛吃的。”

正說著,林灼灼對上了自家鏟屎官身後一位陌生小姐姐含笑的眼眸,轉頭看了看才發現周圍還有好多人。

林灼灼不禁臉頰微紅,趕忙放開了陸時深。

宮玲依打趣道:“陸總和夫人真是恩愛。”

陸時深同樣俊臉泛紅,堅強且執著地摟著林灼灼的肩:“讓宮小姐見笑了。”

嘿嘿嘿,看吧看吧,他和媳婦可相愛了呢。

據他所知,這位宮二小姐也是個單身狗哦。

羨慕嗎?嫉妒嗎?恨嗎?

林灼灼則是一臉震驚。

宮小姐?宮玲依!

女主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