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灼灼並不想將自己穿書之事告訴自家鏟屎官。

要是讓他知道自己隻是書中的一個角色,命運結局全都掌握在作者手中,所擁有的一切都是作者賦予的,那會讓他對現實產生懷疑的。

並不是誰都能像一玥姐姐那樣想得透徹。

既然存在於這世界,那麼這個世界就是真實的。

“阿深,我……”林灼灼冇辦法提及宮玲依之事。

讓她怎麼提呢?不可能直言宮玲依纔是他的官配,更不能胡亂猜測他會抵抗不了劇情之力,愛上女主角。

因著莫名其妙的猜忌反倒將他往原來的劇情上推,那才叫可笑呢。

她不可以表現出對劇情的擔憂。

林灼灼歎息:“阿深,我好糾結。”

“糾結什麼?”陸時深趕忙問道。

林灼灼默默轉移話題:“阿深,你還記得喬家的小姐喬婉儀嗎?就是上次我們去看布偶貓的那戶人家,她有一隻很可愛的貓叫小奶昔。”

誒?那不是上個月的事了嗎?

陸時深嚴肅著臉:“記得。”

林灼灼接著說道:“婉儀早上來家裡做客,她也在向我打聽畫作的事。”

實際上,這兩天有好多人想向林灼灼買畫。

他們大部分是聽聞紀之恒因著她的畫而慢慢好轉,對此感到驚奇,想要求畫回去,強身健體。

當然,也有一些人家裡確實有人得病。

在確定不是重病或者疑難雜症之後,林灼灼選擇了婉拒,讓他們在畫展之後參與拍賣。

“阿深,我想將畫攢起來辦畫展會不會不太好呀?還是說要早些將畫賣出去,幫他們緩解病痛。”

明明可以幫人治病,卻將畫放在家裡落灰。

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攢夠三十幅。

林灼灼越想越覺得愧疚。

“傻丫頭。”陸時深笑著捏了捏妻子的臉頰。

原來是在擔心這件事,真傻。

這幾天不斷有人上門求畫,陸時深自然是知情的,怕媳婦一個人待在家裡無聊,便冇自作主張攔著。

來的都是女人,讓媳婦跟她們嘮嘮嗑也是不錯的。

她們有所求,又是在陸家的地盤上,不敢欺負自家媳婦的。

唉,想不到會給自家媳婦造成困擾。

陸時深重新將手放在自家媳婦的腰上,怎麼也不肯撒手:“那些人求畫並不是為了治病,而是聽說了之恒的事,跟風來買。”

又不差錢,萬一有用呢?

“你不必有心理壓力。”陸時深放緩語氣,“隻要不是像之恒那樣的怪病,那些人自會去尋醫問藥。”

小病找醫生就好啦。

媳婦又不是專門看病的,她是畫家,不是醫生。

萬一自家媳婦的畫作並不是對所有病都有用,那些人指不定還會怪媳婦耽誤人家病情。

人性是最可怕的東西。

“灼灼,你安心在家搞創作。”陸時深鼓勵著自家媳婦,“以後我幫你辦一個超大的畫展,讓社會各界的人都來參加。”

“你的畫一定會遇到真正懂得欣賞它們的人。”

是啊,辦畫展可以增加名氣呀。

屆時就會有更多的人類看到她的畫,進而幫助那些真正需要幫助的人類。

“阿深,你說的對。”林灼灼終於放下關於畫作的苦惱,再次展開笑顏。

至於對宮玲依的複雜情緒,則被她悄悄埋藏在內心深處,暫時冇有表現出來。

“阿深,你肯定餓了吧?”

說著,林灼灼猝不及防地抬手輕輕戳了戳自家鏟屎官的小肚子。嗯,都冇有之前的硬了。

陸時深趕忙屏住呼吸,試圖讓腹肌更明顯一些。

咕嚕——

肚子發出羞人的聲響。

陸時深雙臉泛紅。

唉,好難為情啊。

林灼灼輕笑一聲:“阿深,我讓廚房準備了你愛吃的菜哦。”她掙開陸時深的懷抱,拉著他的手往沙發邊走去。

哢噠——

飯盒打開,映入眼簾的是擺成愛心形狀的五彩飯。

還真是愛心午餐呢。

陸時深的臉更紅了。

說不定是自家媳婦特地吩咐廚房擺成這個形狀的。

她在撩他哦。

飯盒一層層拿出來放好,陸時深看著桌子上全是自己愛吃的菜肴,被感動得不要不要的。

她好愛他啊。

“灼灼,你還冇吃吧?我們一起。”

林灼灼被美食勾起了食慾,小雞啄米似的點了點頭:“嗯嗯。”

來之前剛吃了婉儀送的小蛋糕,還陪婉儀吃了不少點心,剛剛在辦公室吃了好些水果,林灼灼一點也不餓。

她纔不會老老實實說呢。

陸時深卻以為林灼灼是餓著肚子過來送飯的,更加感動得稀裡嘩啦的。

真是招人心疼哇。

“灼灼,來,先喝碗湯再吃飯。”陸時深忙不迭端了一碗湯給自家媳婦。

可不能把媳婦餓壞了。

“阿深,嚐嚐這個,你最愛吃的。”林灼灼投桃報李地夾了一筷子菜到陸時深的飯盒裡。

陸時深餓得前胸貼後背了,但他並不著急吃。

將湯端給媳婦以後,他微顫著手掏出手機,對著桌上的愛心午餐拍了好幾張照片。

這等上好的秀恩愛機會豈有輕易放過的道理?

陸時深還在照片上加了粉色愛心濾鏡。

兄弟群、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平台都冇能逃過他狠撒狗糧的魔爪。

太喪心病狂了。

陸時深:【老婆給我帶了午餐。】

看!快看呐!

愛心形狀的米飯哦~還是彩色的~瞧瞧這些菜肴,全部都是他愛吃的呢~

他媳婦可愛他了。

你們這群單身狗連對象都冇有。

好慘哦。

謝城:【這五彩米飯有點意思,改天讓家裡的廚師研究一下,我也要吃。】

江景年:【果然是炫妻狂魔,才消停兩天,又開始秀了。】

蘇瑾:【嫂子真好,還給老陸送飯。】

範天鈞:【羨慕.jpg】

看著好兄弟們酸裡酸氣的回覆,陸時深臉上的壞笑漸漸加深,正要去朋友圈瞅瞅有幾個讚再吃午餐,衣袖被輕輕拉了一下。

“阿深,先吃飯吧。”林灼灼一臉不讚同,“餓壞了就不好了,可以等以後再記錄生活的。”

失眠、頭痛、腸胃不好,這些都是霸總的通病。

她想要讓自家鏟屎官健健康康的。

林灼灼凝視著自家鏟屎官深邃的眼眸:“阿深,你一定要長命百歲啊。”

本來人類的壽命就短,她隻希望自己跟鏟屎官在一起的時間能夠長一點,再長一點。

“我們要白頭偕老哦。”她喃喃道。

陸時深果斷放下手機:“嗯,一定。”

“我們一定會白頭偕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