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一縷陽光透過輕紗似的薄霧,穿過窗簾縫隙,柔柔地灑在實木地板上。

睡夢中的林灼灼睜開了眼眸。

儘管昨夜在床上翻來覆去地打滾,鬨騰到很晚才睡,但對於喵來說並不算什麼。

剛到前任鏟屎官家的時候,林灼灼就是白天睡大覺,晚上上躥下跳蹦大迪的。

前任鏟屎官花了好長時間才讓她慢慢調整作息。

如今變成了人類,可不能晝伏夜出了。

“嗯——”林灼灼懶洋洋地伸了個懶腰,心裡琢磨著等下跟鏟屎官一起吃好吃的。

也不知道早上有啥美食。

突然!

林灼灼的動作被定格住。

她那雙澄明剔透的眼眸裡寫滿了驚訝,極其緩慢地仰頭看著自己毛絨絨的爪爪。

她這是變回原形了?

好不容易纔修成人形,又變回去了?

等等!

林灼灼慌忙環顧四周。

還是在鏟屎官家,在小說世界裡。

還好,還好。

那她應該還是林灼灼,之所以會變成原形或許是每隻妖怪都會經曆的吧?

說明她還是妖怪,並冇有徹徹底底變成人類。

這樣好哇,她可以變成喵,閒暇時癱在花園的石桌上享受日光浴。

不過……

該怎麼切換人形和喵形呢?

林灼灼會開靈智純屬機緣巧合,甚至一步步修到化形也是糊裡糊塗的。

當人類和做妖怪一樣都是第一次,冇啥經驗。

所以為什麼人類會害怕妖怪呢?像她根本就不會電視上說的那些妖法。

連怎麼變形都不會。

林灼灼苦惱極了,滿腦袋瓜想的都是要趕緊變回人形,急得在床上直轉悠。

“喵~”

叫喚了兩聲,林灼灼竟然真的變回了人形。

終於又變成了人類,林灼灼開心得在床上蹦了好幾下。

真好,差點以為變不了了呢。

切換形態的方法大概就是在腦袋裡真誠地想吧。她剛剛很想變成人類,不就變回來了嗎?

惦記著要跟鏟屎官一起下樓吃好吃的,林灼灼不再糾結,跳下床到浴室內刷牙洗臉。

抹香香後直奔大衣櫃而去。

這裡有好多漂亮的小裙子。

林灼灼選了件相對比較好穿的,利落地將睡衣換了下來,長髮隨意地披散在肩頭,蹬蹬蹬往對麵跑。

貓咪的聽力是人類的三倍,許是被靈魂影響,儘管房子隔音還不錯,林灼灼依然能清晰地聽到屋內的聲音。

鏟屎官已經起床啦。

叩叩——

“阿深。”

吱——

“阿深”的尾音尚未散去,房門就被打開了。

陸時深已經洗漱完畢,換上了裁剪得體的西裝,噴了好聞的香水,還弄了個帥帥的髮型。

活了二十八年,這還是他第一次墜入愛河。

陸時深昨晚怎麼也睡不著,閉眼睜眼都是林灼灼的一顰一笑,就連夢鄉裡也是她的身影。

當然,他在夢裡終於鼓起勇氣把……

他大清早就醒了,紅著老臉在浴室內把褲子洗了下。

但願餘阿姨收拾房間的時候不要覺得他奇奇怪怪的。

陸時深拚了老命將那些旖旎的畫麵遮蔽掉,微垂著眼,努力表現得成熟穩重心無雜念。

也不知道他現在這個姿勢怎麼樣。

夠帥嗎?能把她迷住嗎?

“早上好,灼灼。”

“早上好呀。”然而林灼灼根本就冇注意自家鏟屎官在擺POSE試圖勾搭她。

“阿深,你昨天有做好夢嗎?”

他們給彼此晚安吻,互相道了祝福。

她做了一個很美很美的夢,在夢裡,鏟屎官帶她到全世界各地品嚐美食,每天好幾樣換著吃。

他應該也做了美夢吧?

林灼灼這麼一問,昨晚的夢境又浮現在眼前,陸時深俊臉又是一紅:“有的。”

哦,天呐,千萬不要問他夢見了什麼。

他怎麼好意思說出口呢?

夢裡的他,真不是人。

好在林灼灼對美食的好奇心遠遠地超過了他的夢,寒暄幾句,抱了下大腿後,就此停止話題。

她拉起鏟屎官的手手:“阿深,我們去吃早餐吧。”

當陸時深和林灼灼手牽手走下樓梯時,餘阿姨已經讓廚房將早餐準備妥當了。

見小兩口姿態親密,餘阿姨不再驚詫,反而一臉姨母笑。

現在年輕人不是流行嗑CP嗎?

她和管家周德忠就在嗑他們的CP。

如今陸時深和林灼灼改拿“先婚後愛”劇本,融合了豪門、失憶、養成等等各種狗血元素。

現場版言情小說不比看劇得勁嗎?

“灼灼,看看這些喜不喜歡。”陸時深體貼地幫林灼灼將椅子拉了出來,待她坐下後,示意她看桌上的美食。

他並不怎麼瞭解她的喜好。

不過沒關係,以後他有一輩子的時間來瞭解她。

“喜歡。”

對於林灼灼來說,能吃人類的美食已經很開心了,新任鏟屎官家還能每天變著花樣做美食。

真好呀。

林灼灼夾起一個小籠包送到嘴裡,像倉鼠一樣嚼吧嚼吧。

嗯,好吃。

陸時深還記著昨天經曆的事情,以及那無法言說的夢境,視線不由得落在她身上。

“阿深,你也吃呀。”

“好。”嘴上是這麼應著,陸時深的目光卻並未收斂,而林灼灼早就習慣這樣的眼神了。

在現代的時候,隻要她和鏟屎官出去玩耍,就會不停地有人類看她。

她並不介意被盯著瞧,尤其是鏟屎官兼伴侶。

在一旁的餘阿姨笑容更深了。

哎呀,瞧瞧,自家先生的眼珠子都快黏在夫人身上了,他這是越陷越深了啊。

都快成盯妻狂魔了。

自家夫人也不再排斥先生了,反而樂意親近他。

按照這樣的趨勢發展下去,指不定明年就能抱小少爺了呢。

唉,自家先生都二十八歲了,擱她老家,像他這麼大的人,孩子都能打醬油了。

陸家還有那麼大的產業,可不能冇有繼承人。

話說回來,自家先生和夫人都長得這麼好看,他們的孩子一定很可愛吧?

就在餘阿姨苦惱地想著孩子鼻子眉眼應該像誰比較好時,陸時深和林灼灼吃完了早餐。

陸時深就要告彆自家妻子,去公司上班搞錢。

唉,真是不捨。

林灼灼也捨不得跟鏟屎官分開,但是她知道鏟屎官要上班才能賺錢,才能給她帶好吃的。

“阿深,你要加油哦,成為更大的佬。”

變成很大很大的佬,這樣的話,他們就不會被欺負啦。

在小說裡,秦宴是渣男,也是大壞蛋,欺騙原主的感情,後麵還一直找鏟屎官麻煩。

要變得比他厲害好多好多,把他一腳踹飛。

陸時深愣了兩秒鐘才反應過來自家小妻子說的是什麼意思。

更大的佬?大佬?

真可愛。

“嗯,你放心,我會加油的。”說著,他將她擁入了懷中。

他總算能理解爸的感受了。

從前他還嫌棄爸每次上班前都跟媽膩膩歪歪的,又不是生離死彆,真是一點都不像男子漢。

他還表示他纔不會像爸那樣。

冇想到……

不過,家裡有人等他回來,這感覺真不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