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他,媳婦放棄了喜歡的電視劇。

陸時深感動得死去活來,同時內疚得不要不要的。

距離下班還有將近兩個小時,若是不讓媳婦追劇,要讓她怎麼打發時間?

陸時深翹起來的嘴角往下耷拉了幾分,猶豫片刻終於做出艱難的決定:“灼灼,你要是覺得這部劇不錯的話,就,就繼續看吧。”

說著,他重新拿起那平板遞給自家媳婦。

不就是國民男神嗎?冇什麼大不了的。

冇有他有錢,冇有他帥,媳婦纔不會看上那傢夥。

媳婦最愛他了。

“不要。”林灼灼執著地搖了搖頭。

她將那平板接過來放到一邊,撲到鏟屎官懷裡,抱著他那精瘦的腰身:“我不想看了。”

既然這部劇的男主角讓自家鏟屎官吃醋了,那就不看好了。一部劇和鏟屎官相比,林灼灼還是分得清誰更加重要的。

誰讓她家鏟屎官是個小醋罈子呢?

她就是要寵著讓著。

“阿深,你繼續去處理事情吧。”林灼灼慢慢卸掉環住他的力道,“我在這裡等你一起下班哦。”

等話說完,林灼灼已徹底放開陸時深。

她那雙燦若繁星的眼眸盈滿笑意:“阿深,你要加油哦。”

“那你會不會覺得無聊?”

“我可以看書啊。”林灼灼早就發現了那一整麵書架,放置了各式各樣的書。

正好她想要多瞭解瞭解人類社會,偶爾看些專業書籍、文學名著也是好的。

不等陸時深回答,林灼灼走到書架前挑了一本名著——《紅樓夢》。

記得原主在陸家老宅的房間裡就有這本書。

既然是四大名著之一,應該是蠻好看的吧?

“阿深,我要看《紅樓夢》。”林灼灼捧著《紅樓夢》噠噠噠跑到陸時深麵前。

這裡麵都是文字,鏟屎官不會吃醋的。

陸時深也覺得自己的醋罈子太容易被打翻了。深刻地進行了一番自我檢討,對於自家媳婦的要求,他想都不想就答應了。

“好,那就看吧。”陸時深說,“那些書架上的書籍想看哪一本都可以。”

“嗯呐。”林灼灼就知道自家鏟屎官不會拒絕。

她催促道:“那阿深你快去工作吧。”

陸時深這才依依不捨地離開自家媳婦身邊,重新到辦公桌前坐下,埋頭搬磚搞錢。

窩在沙發上,翻開《紅樓夢》,林灼灼聚精會神地讀了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

陸時深抬起頭捏一捏眉心,目光自動循著媳婦的方向而去,卻見那團小小的身影正在不住地點頭。

想來是犯困了。

記得此前猜測過自家媳婦睡著後會變成喵的。為了不暴露身份,她必定會強行忍著。

“灼灼,”陸時深起身走到沙發上坐下,大手攬著她的肩,“是不是困了?”

砰——

那本厚重的書“砰”一聲合上。

林灼灼哼唧了一聲,順勢窩在陸時深懷裡,嗓音綿軟:“阿深,這不是通俗小說嗎?為什麼看得這麼辛苦呀?”

陸時深牢牢地將她護著。

她就這麼乖乖巧巧地待在他的懷裡,香香的,軟軟的,小眉頭微皺,著實可愛得很。

“好辛苦的。”她努著嘴,像是在氣惱著什麼。

看書看到犯困,真傻。

“困了的話,就到休息室睡一會兒吧?”陸時深輕聲哄著,“好不好?嗯?”

林灼灼眼皮子都在打架了。

她抬手攬著陸時深的脖子,腦袋在他頸間蹭了蹭,軟聲道:“要阿深抱我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