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在鏟屎官懷裡,嗅著熟悉的氣息,林灼灼覺得無比安心, 但為了不嚇到他,她一直強撐著冇有睡過去。

“阿深,你快抱我去嘛。”女人軟乎乎的嗓音傳來,腦袋蹭了蹭他。

她抬手揉了揉眼角:“我好睏呀。”

垂眸看著妻子孩子氣的動作,陸時深眼底含笑。

“好,我抱你去休息室。”

陸時深大手攬著自家媳婦的肩,另一隻手穿過自家媳婦的腿彎,穩穩噹噹地將她抱了起來。

林灼灼摟緊自家鏟屎官的脖頸,腳丫輕輕晃了晃,囈語般叫了句:“阿深。”

媳婦半睡半醒之際還惦記著他,媳婦真的好愛他啊。

唉,怎麼會這麼愛他呢?

陸時深心軟得不要不要的:“我在呢。”

怕吵醒心愛的妻子,他連腳步聲都下意識調低了,抱著媳婦徑直朝休息室的方向走去。

休息室就在辦公室裡麵,他偶爾倦了便會在此小憩片刻。

吱——

房門打開。

休息室裡有寬敞舒適的大床,旁邊放著床頭櫃、桌子、沙發,還配了個洗手間。

跟一般的房間相比也冇什麼差了。

陸時深輕手輕腳地將妻子放置在床上,細緻體貼地為她掖好被角。

抬手拿起床頭櫃上的遙控器。

滴——

陸時深將空調溫度調到人體最適宜的25攝氏度。

遙控器尚未放下,靠近床邊那側的衣襬被一股小小的力氣扯了扯。

是媳婦!

他趕忙湊近自家媳婦,低聲詢問:“灼灼,怎麼了?想要什麼?”

唉,要不是還有活要乾,他就留下來一起睡了。

不,不行!

既然自家媳婦不想讓他知道她覺醒了貓妖血脈,那他就應該避著點纔是,免得嚇壞她。

要是嚇著了,逃走了,那可就糟了。

這是她的小秘密啊。

她不說,他就不問。

陸時深俯身吻了吻她那白皙光潔的額頭。

“先睡吧,等下我叫你。”

正要起身離開,林灼灼揪住他衣襬的手越發用力:“阿深。”

“灼灼?”

她嗓音微啞,甚至帶了一絲哭腔:“阿深,我好喜歡你。”

所以,不要愛上其他人類雌性好嗎?

即使宮玲依是他的官配,也不要愛上宮玲依,好嗎?

不要怪她自私。

“我真的好喜歡你。”

哦!天呐!

陸時深心疼得不要不要的。

自家媳婦好像很冇安全感的樣子。

他必須要用更濃烈的愛意告訴她,他滿心滿眼都隻有她。

他好愛她。

“灼灼。”陸時深吻了吻自家媳婦那嬌豔欲滴的唇,“我愛你。”

好香,好甜。

陸時深再次吻下,不禁用了些力氣。

“嗯——”林灼灼睜開霧濛濛的眼眸,視線從鏟屎官的俊臉移開,落到天花板上,感受著身下的柔軟,她後知後覺地意識到自己到了休息室裡。

陸時深既滿足又愧疚。

他戀戀不捨地凝視著妻子那紅潤的嘴唇,低聲道:“吵醒你了?”

林灼灼臉頰紅撲撲地搖了搖頭:“阿深,你快去工作吧。”

她明白自己睡著後會變成毛絨絨,這絕不能讓自家鏟屎官發現,叮囑道:“阿深,你不要進來哦。”

“嗯。”陸時深趁機又在她的唇上吻了吻。

“好好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