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咪本就是晝伏夜出的生物,在家裡待著時,林灼灼每天中午都會窩在小花園的石桌上小憩。

午間吃了那麼多美食,又看了電視劇,還讀了文白夾雜的《紅樓夢》。

林灼灼早就犯困了。

躺在暖和舒適的被窩裡,林灼灼很快進入夢鄉。

再次睜開眼,林灼灼彷彿置身於一片霧濛濛的幻境中,她四處尋覓,怎麼也找不到出口。

就在這時,前方出現一道熟悉的身影。

是鏟屎官!

“阿深!”

她用儘全力叫他的名字。

他背對著她,並未止步。

“阿深!”林灼灼快步追了上去。

素來腳步靈巧而輕盈的她卻跑得跌跌撞撞,險些狠狠摔在地上。

終於!

她抓住了他的衣襬。

“阿深,你等等我。”

他終於停下腳步,轉過身看著她,向來溢滿深情的深邃眼眸此刻隻剩下冷漠,冇有一絲感情。

“阿深……”她一點點放開他的衣襬,在即將徹底鬆手之際,猛地重新攥住。

她的淚水止不住地掉落:“阿深,是我啊。”

他的麵容依然冷峻,明明還是那熟悉的五官,卻陌生到看不出一絲一毫曾經的情愫。

他毫不猶豫地拂開了她的手。

林灼灼差點被那力道甩到地上,踉蹌兩步才站穩。

當她重新抬頭,卻被眼前的一幕刺得愣在當場,連淚水都掛在了眼眶處,欲掉不掉。

他的懷裡是宮玲依。

他的官配!

“灼灼,我真正應該愛的人是玲依,不是你。”

他就像以往抱著自己那樣,親昵地摟著宮玲依的肩膀,久久地凝視著她:“玲依纔是我命中註定的伴侶。”

命中註定……

林灼灼哭著搖頭:“阿深……”

她哭成了淚人,他卻冇有多看她一眼。

他攬著宮玲依轉身就要離開。

“阿深!”林灼灼下意識追逐他的背影,他走得越來越快,她跑得越來越急。

砰——

她重重地跌倒在地,劇痛撕扯著靈魂。

迴歸現實!

她張開雙眼,周遭的一切印入眼簾,還是在鏟屎官的休息室裡。

是夢!

“阿深。”

想到夢境裡的一切,她倏地坐起,正要掀開被子下床尋找陸時深,視線落在床頭櫃上——

那是她和鏟屎官的合影。

林灼灼拿起相框,輕撫著兩人的影像。

那是在爺爺的壽宴上拍的,鏟屎官注視著她,好像在他的世界裡隻剩下她一個。

那個時候,他很愛很愛她的。

可在夢裡……

劇情之力當真存在嗎?如果不存在,為什麼紀之恒的畫會被調換?為什麼他差點死去?這難道不是劇情之力在試圖修正嗎?

可她已經把紀之恒救回來了,這是不是證明劇情是可以抵抗的?

宮玲依纔是官配啊。

雖然在小說裡,他們直到大結局都冇有正式確定關係,可隨著劇情的發展,很明顯他們會是一對。

她的到來讓他們成為了不可能。

她就像小偷一樣。

“灼灼,你在叫我嗎?”門外傳來陸時深帶著關切的聲音。

這跟夢裡的冷淡疏離很不一樣。

林灼灼險些掉淚。

“阿深,你進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