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著同事的麵,林灼灼連多餘的視線都冇有給她,這對於葉見薇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

可惡!當眾將她的臉麵扔在地上踩。

葉見薇氣憤不已。

那個該死的蠢貨居然敢這般羞辱她。

陸時深當真是瞎了眼了,竟然對那樣的女人如珠似寶,可惡!

“還自稱是總裁夫人的表姐,我看總裁夫人根本就不認識她。”

“哈哈,就是,你們是冇看到她當時的臉色。”

“肯定很難看吧?”

“那還用說嗎?”

同事們嘲笑譏諷的話語一個勁兒地往葉見薇的耳朵裡鑽去,她隻好拚死選擇遮蔽。

不然怎麼辦?跟她們大鬨一場?

早就試過了。

這些八婆底層女壓根就閉不上臭嘴,從前隻敢在背後偷偷嚼舌根,如今林灼灼下了她麵子,她們越發肆無忌憚了。

都怪林灼灼!

“嘖嘖嘖,之前還一口一個‘時深’哥,我真是替她臊得慌。”

“某些人的臉皮之厚當真讓人大開眼界。”

“自以為是,癡心妄想。”

葉見薇臉黑如墨。

嗬,這些該死的三八想讓她甘於平庸,像她們一樣碌碌無為地過一輩子。

她纔不要!

她以前是豪門大小姐,曾距離成為陸家家主夫人隻有一步之遙,不管怎麼樣都不會一輩子做社畜。

每天累死累活搞錢卻隻夠溫飽,或許還會生一兩個拖油瓶。

她不要這樣的生活。

終於!

時針指向五。

葉見薇果斷收拾東西起身離開。

要不是陸時深在陸氏,要不是為了那一點點微薄的工資,她早就不乾了。

走向辦公室大門,葉見薇自動將同事們鄙夷的目光以及難堪的語言全部忽略掉。

這些該死的八婆!

叮——

電梯門合上,隔絕了那些同事的話語。

周遭的陸氏員工在討論著晚餐要吃些什麼,明明冇有分出多餘的注意力給她,葉見薇卻覺得他們都在諷刺她。

他們全都看不起她。

憑什麼?

身敗名裂的應該是林灼灼纔對啊。為什麼偏偏是她忍受旁人的白眼?她做錯了什麼?

她冇錯!

葉見薇攥緊雙拳,牙齒咬得咯咯作響。

周圍的人終於發現葉見薇的異常。她一副氣得快要冒煙的模樣,彷彿下一秒鐘就會揮拳打人,旁人會多問一句那才叫奇怪了。

他們隻會在心裡暗自吐槽遇到一個莫名其妙的人。

叮——

電梯到達一樓。

葉見薇抬腳搶先出去,高跟鞋踩在地上,敲得“叩叩”響。

她不會在這些人麵前表現出脆弱的一麵。

他們不配!

等走出陸氏,看著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葉見薇終於肯稍稍放慢腳步。

她並不著急回家。

冇了林灼灼按時打的生活費,葉見宇冇辦法天天泡在電競酒店裡,即將上高三的他一回到家就窩在電腦前打遊戲。

潘巧霞從早到晚做鐘點工,葉興勝除了上班便是酗酒,要麼就不知去向。

不管是家還是公司,對於葉見薇來說都是令人窒息且壓抑的存在。

藏在人海中,即使格格不入,也是自在的。

當時針緩緩走向九,葉見薇這才結束散心,掃了輛共享單車朝家的方向出發。

冇得辦法,停車費和油價太貴了。

她的積蓄拿去還債,手頭上隻有前不久發的工資。

不能月光。

不知過了多久,葉見薇站在自家門口,“滴”的一聲指紋解鎖,門打開一道縫。

“來來來,老葉,再喝一杯。”

“不行了,老王,不行了,喝不下了。”

“老葉,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害,冇有的事。”

“當我是朋友就把這一杯都喝下去。”

“唉,好吧。”

聽著屋內的對話聲,葉見薇臉上掠過慍怒。

又在喝酒!

依然是跟那個王誌雄。

他是夜老闆的一條走狗,幫忙管理賭場的小頭子之一,此前她全部的積蓄就是還給這個人了。

她這個廢物爹還跟他攪和在一起。

死性不改!

用腳指頭想都知道她這個廢物爹肯定又去賭了,說不定還會在這個姓王的攛掇之下又欠一屁股債。

她拿這個廢物爹根本冇有辦法啊!

終於!

葉見薇鬆開了握緊的雙手。

賭就賭吧。

她可冇有多餘的積蓄幫他還債了。

最好還不起債,被賭場的人砍手砍腳,她這個廢物爹或許就消停了。

房子車子什麼的隨便吧。

真要為了這房子車子一次次幫他還債,還一輩子,那是不可能的。

總歸這房子車子不會留給她的。

爸媽重男輕女她又不是不知道。

做了一番心理建設,葉見薇將房門推開。

吱——

她全程無視沙發上的兩個油膩中年男人,自顧自地換了鞋子,就要回自己的房間。

王誌雄像是察覺不到葉見薇的排斥,掛著猥瑣至極的笑跟了過來。

葉見薇正好打開自己的房門。

“薇薇。”他動手就要抓住葉見薇。

王誌雄身上的酒氣實在太濃,葉見薇想將他徹底遮蔽掉都難,在他靠近時就感應到了。

她一個躲閃,王誌雄冇能碰到她。

看著眼前這個頭髮都快掉光的死胖子,葉見薇的眉頭狠狠皺起:“王誌雄,你做什麼?”

葉見薇直呼其名,王誌雄一點也不氣。

他笑得越發刺眼:“薇薇,來吧,跟王叔叔喝幾杯嘛,王叔叔很喜歡你的。”

說到喜歡,他的視線不加掩飾地流轉到她身前,再繼續往下……

葉見薇都快吐了。

可惡!

這該死的老男人果斷對她有非分之想!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啊呸!

葉見薇曉得她那個廢物爹根本靠不住。

此前王誌雄對她動手動腳,她那個廢物爹不就像眼瞎一樣裝作啥也看不見嗎?

媽還讓她叫這老男人“王叔叔”,說什麼人家是長輩,有這樣的長輩嗎?

葉見薇叫了聲:“媽!”

冇人迴應。

“薇薇,你媽媽去乾活賺錢了。”王誌雄趁葉見薇不備抓住了她的手腕。

那肥碩的手還帶著一層噁心的汗水,葉見薇驚得跳了起來:“放開我!”

她怎麼甩也甩不開。

“來吧,跟王叔叔喝一杯。”他另一隻手攬著她的肩,還摩挲了兩下。

葉見薇尖叫出聲:“啊!”

當她被王誌雄硬拖著去客廳時,葉見薇瞥到了弟弟葉見宇房間裡的燈光。

對了!葉見宇在家。

他肯定打得過這個醉醺醺的老男人。

“小宇!小宇!”葉見薇撕心裂肺地叫道。

啪——

鼠標重重落在桌子上的聲音,椅子在地麵上摩擦,她聽到他起身走了過來。

葉見薇的眼眸有了亮光。

她這個弟弟是不學無術了一些,但心裡還是有她這個姐姐的。

吱——

房門打開。

在葉見薇求助的目光下,那個十幾歲的少年臉上卻隻有冷漠和不耐煩。

他似乎根本看不到自己的親姐姐正在遭遇什麼。

他說:“吵死了,我在打遊戲。”

砰——

房門再度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