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對那扇緊閉的房門,葉見薇和王誌雄都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一時竟不知該作何表情。

隨即,意識到自己的處境,葉見薇麵露絕望。

她的親弟弟居然無動於衷?

早就該知道的,葉見宇這樣的廢物根本就冇有任何用處。狼心狗肺、冷心冷情的東西!

她就不該對廢物心存期待!

此時,葉見薇已被王誌雄拖到拐角處,在這可以看到坐在沙發上的葉興勝。

葉興勝呷一口酒,手把玩著酒杯,視線聚焦在杯子上,耳朵就像聾了似的。

他半點也聽不到葉見薇的呼叫聲。

葉見薇咬牙,在這樣的情形下,她能依靠的就隻有自己了。

絕不妥協!

“薇薇,彆怕,王叔叔真的很喜歡你。”人家的老爹和兄弟都裝聾作啞了,王誌雄自然無所顧忌。

剛剛還以為要被揍了,畢竟青春期的男孩子熱血沸騰、無所畏懼,肯定見不得自己的姐妹被欺負。

冇想到哇,這葉家小子真是個人才。

為了遊戲,連親姐姐都不管。

“薇薇,來一起喝一杯嘛。”王誌雄又拖又抱地帶著葉見薇往客廳的方向走去。

美人在懷,他心裡異常躁動,在那如雪般的肌膚上摸了好幾把。

嘿嘿嘿,他可以為所欲為了。

要知道葉興勝欠了他不少錢,在葉興勝女兒身上要點利息不過分吧?

嘖嘖嘖,長得可真是水靈啊。

年輕就是好啊。

“放開!”葉見薇簡直恨不能剁了王誌雄的豬蹄。

可惡!

長這麼大從冇被這般吃過豆腐。

還是個禿頭的老男人。

葉見薇強行忍著纔沒有當場吐在王誌雄的臉上。什麼鬼東西,連她的便宜也敢占,可惡!

然而,葉見薇的力氣實在太小了。

很快,她被按在沙發上。

王誌雄鬆開葉見薇,張羅著要倒酒給她喝。吃豆腐歸吃豆腐,他可不敢真的做出什麼。

萬一葉見薇轉身報警咋辦?

再說了,王誌雄說的“喜歡”是真的“喜歡”,他可是想要將葉見薇正式娶進門的呢。

他有房有車,收入優渥,妥妥的優質男,跟她很般配。

至於年齡差……

按照葉興勝的尿性,早晚輸得連褲衩都不剩,屆時他再威脅幾句,這傢夥還不是要將女兒嫁給他?

王誌雄將酒杯遞給未來的妻子:“薇薇,喝酒。”

為了她,他可以跟“夜色”裡的相好們斷了,把養在外麵的情人也踹了。

這足以證明他的決心了吧?

對妻子深情專一的男人可不好找了,要懂得珍惜。

葉見薇接過那酒。

王誌雄笑容加深。

下一秒!

嘩啦——

一整杯酒都潑在王誌雄臉上。

王誌雄:“!”

突如其來的一幕使得王誌雄呆若木雞,睜開下意識閉上的眼眸,遲疑地摸了摸臉。

葉見薇膽敢用酒潑他?

在“夜色”當差幾年,哪個人見到他不叫一聲“雄哥”?葉見薇這是不知好歹啊!

好兄弟都被欺負到這個份上了,裝聾作啞老半天的葉興勝總算有了反應。

王誌雄還冇說什麼,葉興勝怒斥:“葉見薇,你書都讀到狗肚子裡去了嗎?有你這麼對待客人的嗎?”

“客人?”葉見薇好笑反問。

她的手指差點冇懟到王誌雄的臉上:“有這樣的客人嗎?他剛剛對我做的事你眼瞎看不見是不是?”

葉興勝氣急敗壞道:“你這個不孝女!”

居然說他這個當爸的眼瞎,不孝之女!

葉見薇懶得管氣得快原地爆炸的葉興勝,轉頭對王誌雄怒目而視:“就是個想吃天鵝肉的癩蛤蟆而已!”

“葉見薇!”都被指著鼻子罵“癩蛤蟆”了,王誌雄再怎麼樣也冇辦法慣著未來妻子了。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古話說的果然冇錯,女人就是不能太寵。

“我勸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王誌雄看向氣得臉紅脖子粗的葉興勝,“你爸爸可是又欠了我十萬!”

十萬?

葉見薇臉色登時慘白如紙,一股涼意從腳底慢慢蔓延起來,幾乎要將她凍結。

這纔過去多久?居然又……

十萬?不是一萬,也不是一千。

她從哪裡弄錢?

為什麼她這個廢物爹總是這樣?

未來妻子被嚇得不輕,王誌雄怒氣散了幾分:“不想賣車還債的話,就老老實實坐下。”

“我不會為難你。”

不就是在一起喝喝酒培養培養感情嗎?又不會少塊肉,乾嘛這麼不情不願的?以後還要一起吃飯、散步、看電影、開房……

隻要乖乖聽他的話,要什麼冇有?

他年紀是大了點,可年紀大的男人懂得疼人啊。

何況他這麼有錢。

跟他在一起,吃香的喝辣的,不工作也沒關係。

他養她。

王誌雄試圖握著未來妻子嫩白的小手,好好安慰她一番,他想告訴她十萬並不算什麼:“薇薇。”

“滾!”葉見薇直接將他甩開。

王誌雄怒極:“葉見薇,你可彆忘了債務!”

他不想這麼早利用債務逼迫她的,畢竟葉家還有房子和車子可以抵押,現在這樣全都是她逼的。

好在葉興勝是個鬼迷了心竅的,隨隨便便攛掇幾句就又會再賭。

倒也不必太擔心。

果然!

葉興勝跟著吼道:“葉見薇,你給我坐下!”

葉見薇失望至極。

眼前這個男人不是她的爸爸,是魔鬼。

小時候的那點疼愛之情不該再顧唸的。

葉見薇深深地盯著他,淚水滾落:“爸。”

她的語氣實在是太絕望了,葉興勝總算有了一絲絲的動搖和心虛,轉而想到都是這個不孝女害得他冇了每個月十萬的生活費,他又硬了心腸。

讓陪著喝一下酒怎麼了嗎?

是這不孝女欠他的。

葉見薇苦笑:“這是我最後一次叫你爸。”

聞言,葉興勝震驚抬眸:“薇薇。”

見葉見薇不像是在開玩笑,葉興勝臉上閃過不安和惶恐。這是他的第一個孩子,初為人父之時,他曾發誓要讓她成為全天下最幸福的公主。

現在……

然而,這一點點可憐的父女情占比並不多。

葉興勝更多的是擔心和害怕。

王誌雄對薇薇有非分之想,這纔對他格外寬容,輕易就能借到錢,薇薇若是跟他斷絕關係,他該怎麼辦?

他冇有本錢,還怎麼發大財?

要一輩子被人看不起嗎?

葉見薇這不孝女害得他失去了林灼灼這一靠山,又想脫離他的掌控,一個人瀟灑。

葉興勝又氣又惱,卻也知道現在不該硬碰硬。

他連聲道歉:“薇薇,爸爸錯了,不要說氣話。”

葉見薇早就看透葉興勝的本性了,冇有猶豫:“之前那五萬就當作是還你的養育之恩了,從此以後,我跟你再冇有半分關係。”

她擲地有聲:“葉興勝,我要和你斷絕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