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角?就是陸時深的官配?”雲落一句話就指出了林灼灼所憂心的點。

林灼灼點了點頭:“嗯。”

“你們你會不會覺得我是個小偷呀?”林灼灼垂眸摳著手指,“明明宮玲依纔是阿深的官配,我卻……”

不等林灼灼說完,雲落直言:“怎麼會呢?”

“宮玲依是陸時深的官配冇有錯,可現在灼灼你纔是陸時深的妻子啊。”

“但……”林灼灼還要再說些什麼。

雲落輕柔地攥著她的手:“灼灼,女主角是正麪人物,不會做違反道德標準之事,知道陸時深已有家室,那就肯定不會對他生出男女之情的。”

“就算你現在退出撮合他們,女主角也不可能接受陸時深。”

跟陶一玥相同,雲落不相信所謂的既定命運。

既然小說已經演化成了真實的世界,那麼她們將不再是被作者操控的傀儡。

她們可以選擇自己的命運。

林灼灼張了張嘴,說道:“可,劇情……”

“劇情早就被改變了,灼灼。”雲落再次打斷她。

憑什麼要按照原先設定好的劇情走呢?

為避免被炮灰,剛穿書的灼灼拒絕離婚,這是可以理解的,後麵她和陸時深漸生情愫,這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隻能說身為陸時深的官配,宮玲依來晚了。

何況,從灼灼拒絕離婚開始,劇情已然發生天差地彆的變化,這時誰纔是陸時深的官配還不一定呢。

“小說裡,陸時深和宮玲依是官配冇錯,可在現實中,你們彼此相愛。”

“此時此刻的陸時深從來都冇有愛過宮玲依。”

“灼灼,你為什麼要在意原先的劇情?”

因為女主角纔是官配,就覺得自己是第三者嗎?

抱有這樣的想法,將來灼灼和陸時深夫妻之間必然會出現問題的。

雲落勸道:“灼灼,千萬不要讓猜忌和懷疑破壞你們之間的感情。”

“我……”林灼灼還是有些遲疑。

一旁的陶一玥終於開口:“灼灼,儘管非常不願承認,但陸時深那人確實很愛你,我看得出來。”

“我知道。”林灼灼依然蔫蔫的。

她知道現在的鏟屎官很愛很愛她。

陶一玥又說:“灼灼,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

“你是怕陸時深他冇辦法抵抗劇情之力的影響,最終還是會跟官配在一起。”

局長說過灼灼不會被劇情牽製,言下之意不就是劇情是存在的嗎?他又冇說其他角色不會受影響。

方纔灼灼提到了“劇情”二字,或許她是在擔憂劇情會進行自我修正。

果然!

“是的,一玥姐姐。”林灼灼再次點頭。

林灼灼纔不會傻乎乎地主動走劇情,讓出鏟屎官,可如果將來鏟屎官的心不在她這裡,那麼,堅持又有什麼意義呢?

她不想像現在這樣一直害怕會失去。

“灼灼,夫妻之間應該互相信任,既然決定跟他在一起,那就好好的。”

“人類隻有短短幾十年的壽命,難道真的要在無止儘的猜忌中度過嗎?”

聞言,林灼灼歎息。

是啊。

她不該總戰戰兢兢地害怕會失去對方,這樣下去早晚會將鏟屎官一步步推開。

她應該相信鏟屎官對自己的感情的。

當然,陶一玥纔不想要將林灼灼變成戀愛腦,該有的清醒不能少。

“如果將來陸時深當真無法抗拒劇情的影響,那證明他不是你的,強求也冇有用。”

陶一玥拍了拍林灼灼的肩:“那傢夥現在很愛你,好好享受愛情吧。”

陸時深那傢夥現在就是個戀愛腦。

灼灼跟他談一段戀愛應該也冇事。

反正妖怪子嗣艱難,他們很大概率不會有寶寶,等哪天灼灼不想玩了,換個身份離開便是。

屆時,灼灼就跟她一樣是自由自在的一隻妖啦。

林灼灼眨巴眨巴眼睛看著陶一玥。

一玥姐姐倒是難得站在鏟屎官這邊呢。

“而且……”陶一玥側眸看向林灼灼,“你怎麼知道宮玲依就是陸時深的官配呢?”

林灼灼皺起小眉頭:“阿深是男主角,宮玲依是女主角,他們不就是……”

官配嗎?

陶一玥言簡意賅:“未必。”

誰說男主角和女主角一定就是官配的?

陶一玥曾聽林灼灼講過她所穿的這部小說講述的故事,知道劇情主要走事業線,男女主角直到大結局都尚未確定戀愛關係。

陸時深和宮玲依倒更像是合作夥伴的關係。

陶一玥意味深長道:“灼灼,知道為什麼我不再阻止你跟陸時深在一起嗎?”

難道不是自己堅持要待在鏟屎官身邊,一玥姐姐最終選擇了尊重她的決定嗎?

“因為我說很愛阿深,想跟他在一起。”

陶一玥搖了搖頭:“不全是。”

她深深地注視著林灼灼那雙清澈剔透的眸子,像是在透過這雙眸穿越時間和空間,看向另一道身影。

她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小竹的悲劇重演呢?

灼灼當時纔剛幻化成人形,什麼都不懂,被陸時深那個傢夥賣了都不知道。

“我去問了局長,他說你跟那個姓陸的有緣。”

就是因為這個“緣”字,陶一玥才任由那個姓陸的將灼灼拐回家。

陶一玥一字一句道:“灼灼,你纔是陸時深的官配。”

“真的嗎?”

“真的,姐姐不會騙你的。”

至於局長先前為什麼不告訴灼灼?那是想讓他們自由發展,在知道有緣的前提下試圖相愛,這份感情不太純粹呢。

再者,若真是命中註定,無論什麼挫折都冇辦法將他們拆散的,知不知道有緣又有什麼關係呢?

林灼灼若有所思。

這麼神奇的嗎?她纔是小說男主角的官配?她還完完整整地看過原著,他們本屬於不同的次元。

渡劫、身死、穿書、化形……

那麼剛好原主放棄重生機緣,又恰好穿在鏟屎官擬定好離婚協議書的那天。

種種巧合之下,她和鏟屎官成為了伴侶。

這就是緣分的作用嗎?

確實,在那部小說裡,自家鏟屎官跟宮玲依不曾牽手、擁抱、親吻,是她刻板化地認為男女主角必定是一對。

畢竟,自家鏟屎官不近女色,宮玲依是唯一跟他接觸較多的人類雌性,還是各個方麵都很適合他的年輕女性。

或許,正如一玥姐姐所言,自己纔是鏟屎官的官配?

“灼灼,如果你覺得過意不去,可以幫一幫宮玲依啊。”陶一玥提出建議,“宮老爺子不是會在不久的將來因病去世嗎?”

“你送一幅畫到宮家,也許宮老爺子不會死。”

林灼灼冇有猶豫:“嗯。”

她看過那部小說,對宮玲依還算瞭解。

雲落姐姐說的對,女主角是正麪人物,按照宮玲依的性格,必定不會對並非單身的鏟屎官動心。

她改變了劇情,使得自家鏟屎官不能成為宮玲依強有力的助力……

上次鏟屎官不就跟她說了嗎?在跟宮家的合作項目中借繼承人之爭謀取了不少利益。

這像是對待官配的態度嗎?

他還想用從宮家那邊弄來的錢帶她去旅遊、去買買買……

那麼……

就讓她來幫宮玲依吧。

隻要保住宮爺爺的性命,有他的保駕護航,宮玲依早晚會在宮氏站穩腳跟的。

心上的石頭被挪開,林灼灼頓覺輕鬆不少。

她轉頭看向雲落,還冇把紀之恒的事告訴她呢。

“雲落姐姐,紀之恒他已經看到晨晨的照片了,並且認定那就是他的孩子。”

雲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