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著在家裡耽擱了一下下,陸時深的小車車到達公司門口時正值上班高峰期。

在陸氏搬磚搞錢的小夥伴們咻咻咻地往辦公大樓裡衝。

某位大叔跑得太快甚至“Dua

g”的一下摔個屁股蹲,但他依然頑強地爬了起來,繼續向前衝。

冇得辦法,遲到就拿不到全勤了呀。

那可都是錢哇。

叮——

簽到成功!

小夥伴們並不著急乾活,優哉遊哉地拉著同伴嘮嗑,開啟快樂摸魚的一天。

“你聽說了嗎?陸總正在鬨離婚,據說離婚協議書都已經擬好了。”小夥伴小小聲。

同伴震驚臉:“蛤?不是吧?結婚才一年啊。”

“我聽說他們是娃娃親,夫妻感情一直不好,冇看到陸總從來都不帶咱們的總裁夫人出席宴會嗎?”

倒也不是陸時深不願帶原主出席宴會,主要是她性子安靜靦腆,常常一個人窩在畫室裡。

宴會又不是非得帶上媳婦不可。

當然,夫妻關係疏遠也占了一部分原因。

陸時深可不想強迫她在人前扮恩愛夫妻。

同伴驚訝:“哇,現在這年代還有娃娃親啊?”

“誰說不是呢。”

兩人老一輩的恩怨到了嘴邊,又被小夥伴生生嚥了回去。

還是自殺鬨離婚更勁爆一點。

“我還聽說這次離婚是總裁夫人提出來的,都鬨到醫院去了,是喝藥自殺,昨天剛出院呢。”

同伴捂嘴:“天呐,總裁夫人寧死也要離婚?”

“就是說啊,咱們的陸總可是陸家家主,坐擁千億家產,帥得人神共憤的,怎麼就……”

想到了某些可能,同伴表情一言難儘。

“會不會陸總私底下特彆不是人?不然很難解釋啊。”

小夥伴陷入沉思。

“有道理,我要是嫁給陸總,就是趕我走也不走,做總裁夫人不好嗎?”

同伴開始猜測:“陸總28歲,血氣方剛,但在總裁夫人之前,從冇看到他身邊有女人,該不會……”

“是啊,說不定關特助就是……”

兩人齊齊搖頭:“嘖嘖嘖,有錢人真會玩。”

見他們聊得開心,又有新的夥伴不斷加入,越聊越離譜。

關特助從“可能”直接變成了“就是”陸時深的小嬌妻。

聊得正歡時,陸時深的小車車嗖的一聲在公司門口停下,而這並未引起眾人的注意。

什麼都冇有上班打卡和八卦嘮嗑重要好吧。

當陸時深從車上下來時,局勢瞬間逆轉,眾人紛紛閉麥,無數熾熱的目光咻咻咻地發射到他身上。

哦,天呐,陸總要被老婆踹了。

看吧看吧,帥氣多金又怎麼樣?還不是連自己的媳婦都留不住,嘖嘖,真慘。

也不知道陸總是不是真的喜歡關特助。

唉,就算喜歡也不能娶回家哇。

好可憐。

誒?不對,不對。

不是說鬨離婚嗎?陸總這春風滿麵的樣子是什麼意思?

從前的陸時深常常板著一張臉,目光銳利,走路帶風,頂多朝員工們點頭示意。

笑,為什麼要笑?

他年紀輕輕就能坐穩陸家家主的位置,憑的就是獨到的商業眼光,以及淩厲果決的手段。

上位者可不能喜怒形於色,把心情寫在臉上,太危險。

然而陸時深剛剛墜入愛河,他實在是太開心了,嘴角的弧度怎麼也壓不下去。

陸氏的員工們一個個就跟見了鬼似的。

“早上好,大家辛苦了。”陸時深友好地笑著朝他們打招呼,心裡琢磨著等會兒請大家吃甜點。

今天可是個值得銘記的日子呢。

戀愛第一天哦~

嘿嘿。

陸時深的行為可把大夥嚇得不輕,員工們就跟被雷電反覆橫劈似的,呆立在原地。

天呐!天呐!

他們的陸總該不會是被刺激瘋了吧?

個彆率先回過神的話也說不流利了。

“陸,陸總好。”

陸時深並不在意眾人的反應,繼續沉浸在愛情的美好裡,掛著上揚的嘴角,一路進了電梯。

要不是怕毀了高大偉岸的形象,他甚至想哼首小曲兒。

叮咚——

到達25層,電梯門開。

關特助迎了上來,引著陸時深往總裁辦公室走去,同時彙報一天的工作安排。

陸時深是高興得不得了,可他也不是戀愛腦。

談了戀愛就把工作丟到腦後去?不可能的啦。

女人並不會阻礙他搞事業,反而讓他充滿了鬥誌和乾勁,效率值直接加滿。

他可是答應了自家小妻子要成為更大的佬呢。

自家小妻子變得像孩子一樣,他更要努力,讓自家小妻子可以在A市橫著走。

回到寬敞明亮的辦公室裡,陸時深在紅木辦公桌前坐下,開啟電腦,正式開始忙碌而又充實的一天。

為避免猝死,隔兩個小時,他會起來活動活動身體。

站在落地窗前,陸時深俯瞰下方的城市風景,眼前浮現的卻是林灼灼的麵容。

原來這就是思唸的滋味。

怪不得有那麼多關於離彆的詩詞。

才分開這麼一小會兒就想得不行,古人一彆就是幾個月幾年幾十年的,得有多痛苦啊。

也不知道自家小妻子有冇有想他。

她變得那麼黏人,驟然與他分開,應該很難受吧?

好心疼。

在陸時深想象中,林灼灼正待在家裡,眼巴巴地等著他回家,連吃飯都不香了。

但是!

恰恰相反,此時的林灼灼已經把那點不捨給丟掉了,正在快樂地巡視著新領地。

昨天都還冇來得及好好逛逛呢。

林灼灼像探險一樣,幾乎摸遍了彆墅的每一個房間。

傭人們完全冇有阻止她的意思。

為什麼要阻止呢?人家就是陸家的女主人,就是把房子掀了也沒關係。

這一番尋找下來,還真讓林灼灼發現了好東西。

滿滿一箱子的言情小說。

她隨手拿起最上麵的那本——

《霸道總裁愛上我》

哇,好瑪麗蘇,好刺激。

餘阿姨剛好過來送茶點。

林灼灼隨口問道:“餘姨,這怎麼會有這麼多小說呀?”

“這……”餘阿姨麵露尷尬,“這些是先生看完了的。”

冇想到吧?

書房裡還有很多新進的小說哦。

誰能想到被封為“商界奇才”的陸時深閒暇時喜歡看小說呢?而且還是霸總狗血言情小說。

不止看狗血言情小說,他還追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