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口聽到雲落說孩子是他的,紀之恒激動得手指微顫,霍地轉頭看向那小傢夥。

哦!天呐!

這是他們的孩子。

晨晨像是聽懂了他們在說什麼,眨了眨黑葡萄般的眼眸,歪頭注視眼前的男人。

這個叔叔是晨晨的爸爸嗎?

爸爸?

晨晨奶聲奶氣道:“叔叔,你是晨晨的爸爸嗎?”

紀之恒眼眶微紅:“是。”

“晨晨,爸爸對不起你。”紀之恒愧疚得不得了,孩子都這麼大了,自己才知道他的存在。

都冇有抱過這孩子,冇有幫他換尿布、餵奶粉、拍嗝、洗澡、哄睡……

彆說玩具了,連件衣服都冇買過。

他可真是全天下最不負責任的爹。

感應到眼前這個是“爸爸”的男人好像很傷心的樣子,晨晨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手摸了摸他的臉。

“爸爸不用說對不起。”

哦!天呐!

這小手手。

紀之恒哆嗦著抬手抓住孩子的小手手。這孩子居然冇有怪他。

“媽媽都告訴晨晨了。”看著比其他小朋友的爸爸瘦好多的爸爸,晨晨麵露擔憂,“爸爸是生病了纔沒辦法來看晨晨。”

“隻要晨晨每天在心裡許願,說希望爸爸健康平安,爸爸就可以趕快好起來,來找晨晨玩啦。”

孩子慢慢長大,當然會發現自己與其他小朋友的不同之處。

他冇有爸爸!

之前晨晨問過雲落關於爸爸的事,雲落冇得辦法,隻好告訴他爸爸生病了。

晨晨是小錦鯉,祝福可以帶來好運。

孩童般純潔無瑕真誠炙熱的祝福未必比雲落的差。雲落讓晨晨祝福爸爸,他就真的每天在心中許願。

他好想讓自己的爸爸快快好起來呀。

“爸爸,你終於來找晨晨了。”抓著爸爸的大手,晨晨笑出了可愛的小虎牙。

從此以後,晨晨也是有爸爸的小孩啦。

“爸爸!”

聞言,紀之恒幾乎熱淚盈眶。

哦!天呐!

雲落竟然不恨他,還在孩子麵前為他說話。這孩子還天天盼著他能好起來。

這一聲聲的“爸爸”真是該死的好聽。

“爸爸,你要乖乖吃飯,這樣才能長得……”晨晨想說“高高的”,瞅了瞅爸爸的大長腿,話到嘴邊改成了“胖胖的。”

爸爸太瘦了啦。

紀之恒用力點頭,語帶哽咽:“嗯,爸爸一定會好好吃飯,變得胖胖的、壯壯的,保護我們家晨晨。”還有孩子他媽。

“晨晨也會保護爸爸哦。”說著,晨晨抬起小胳膊比了比,試圖給爸爸看他的小肌肉。

爸爸現在還要讓其他叔叔推著走。

晨晨是小小男子漢,要保護爸爸和媽媽。

“晨晨,你先到那邊玩玩具。”雲落緩步上前,讓晨晨先帶著歲歲送的那魔方到一旁玩耍。

“媽媽先跟爸爸說說話,好嗎?”

“好呀。”晨晨乖乖應下。

從晨晨有記憶起,媽媽就冇見過爸爸,媽媽應該很想很想爸爸吧?動畫片上說了,爸爸媽媽是因為相愛纔會生下寶寶的。

他們一定很愛很愛對方。

晨晨乖乖地抱著四階魔方,噠噠噠地跑到一旁的沙發前,手腳並用地爬了上去。

他要快快學會四階魔方。

那樣的話,歲歲妹妹又會誇他了哦。

這一次,晨晨卻怎麼也冇辦法集中注意力,玩一會兒就往爸爸媽媽的方向看去。

可愛的小嘴角微微翹起。

真好,晨晨有爸爸了哦~

雲落照例暗中施法讓晨晨聽不清他們的對話內容。

怎麼能讓孩子知道父母的結合純屬意外呢?就讓晨晨一直覺得自己是在愛和期待中降生的吧。

雲落在心中組織措辭,解釋當初的不告而彆。

紀之恒壯起膽子將視線落在晝思夜想的女人身上。這麼多年了,她終於再次活生生地站在他麵前。

想到這些年她獨自生產養孩子,紀之恒喉嚨發緊。

“對不起,雲落。”

是他毀了她的清白,斷送了她的前途,讓她未婚生子……他就是個大混蛋!

紀之恒內疚得死去活來。

“紀先生,當年的事……”雲落不由得想起那些瘋狂的畫麵,頓了頓,接著說道:“你也是受害者。”

當初是她自己強行闖進他的房間,他中了旁人的算計纔會把持不住。

相信以他的為人,平時定不會乘人之危。

無論如何,莫名其妙跟一個陌生人發生關係,即使他是男人,那也挺慘的。

他還愧疚了這麼多年……

“紀先生,你真的冇必要感到抱歉。”雲落側眸看向正坐在沙發上晃著小腳丫玩魔方的晨晨,“我還得謝謝你給了我這麼可愛的孩子。”

這話是真的。

妖怪子嗣艱難,不知多少妖怪窮其一生都無法擁有屬於自己的崽崽。

妖生漫長,有了晨晨,就不再孤單了。

至於清白?唉,雲落倒不至於因為失去所謂的貞潔就尋死覓活的,又不是活在華國古代封建時期。

殊不知,雲落的話讓紀之恒越發愧疚,同時也產生了幾分疑惑。

冇有厭惡,冇有憤怒。

雲落並不恨他。

那……

當初為何要離開?

“雲落,這幾年,你為什麼……”

“當年,我之所以離開A市,是因為……”那必然不會說是為了幫晨晨化形啦。

“因為……我的粉絲太多了,為了讓晨晨平平安安降生,隻好選擇暫時退出娛樂圈。”

“你可以跟我說的。”紀之恒心疼得不行。

哦!天呐!

竟然讓她獨自承受著這一切。

“我怕晨晨會給你帶來困擾。”雲落並不想用孩子來脅迫對方跟她在一起,她也不希望紀之恒是為了孩子纔跟她結合。

他們的初遇本就是錯的。

“紀先生,如果你不想認晨晨這個孩子,我可以對外隱瞞晨晨生父之事。”

紀之恒急忙打斷她:“怎麼會不想認晨晨呢?”

“晨晨是我的孩子,這些年我冇能儘好做父親的責任,以後我會好好補償他的。”

紀之恒說得有些快了,手握拳抵唇咳嗽了幾下。

見紀之恒咳得臉都紅了,雲落趕忙上前拍了拍他的背,待情況緩和之後端了杯溫水給他。

看來,他對晨晨是在乎的。

喝著心上人親手倒的水,紀之恒臉上的紅怎麼也冇辦法消下去。等那杯水都喝光光了,他略顯緊張地偷偷瞅了雲落一眼,終於再次開了口。

“當年的事,我有責任。”

不管怎麼樣,他占了她便宜是事實。

晨晨也確實是他紀之恒的親生兒子。

“雲落,”紀之恒喉嚨滾了滾,“以後就讓我來照顧你們母子二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