責任?

紀之恒是因為“責任”才說想要照顧他們母子,還是心裡真的有她?雲落思緒很亂。

她並不想為難他。

“紀先生,晨晨還小,需要爸爸,他也很喜歡你,我不會阻止你們相認的。”

所以,如果是為了孩子,那實在冇有必要。

冇必要強行綁定在一起,就算他們不是伴侶,也是最愛晨晨的爸爸媽媽。

“那你呢?雲落。”紀之恒心臟拚了老命地跳動。

他鄭重詢問:“讓我照顧你,好嗎?”

紀之恒明白自己現在大病初癒、瘦骨嶙峋,這副病秧子的模樣根本給不了她安全感。

他會好起來的。

“雲落,不要再離開了。”

紀之恒不想讓她再次消失在他的生命之中。

這幾年的分離也叫紀之恒徹徹底底看清了自己的內心,他是真真切切地愛著她的,並不僅僅是為了“責任”二字。

他早就動了心了。

雲落陷入了沉思。

她不知道他是不是出於“責任”才這麼說,且她和紀之恒對彼此還不夠瞭解,紀之恒的媽媽也未必願意接受他們母子。

她連自己的心意都看不清楚。

“紀先生,婚姻並不是兒戲,我們相處的時間並不多,連對方的興趣愛好都不知道。你真的確定我就是你想攜手一生的人嗎?”

這話是用來勸退紀之恒的,卻在無意間為他點明瞭道路。

是啊,他應該拿出誠意來的。

他們如今有了孩子,怎麼也比其他的追求者要好。

有孩子在,他們永遠都不會斷了聯絡。他可以藉著孩子接近她。

早晚有一天,她會看到他的決心的。

“雲落,我是真心喜歡你的,我說要照顧你,不是為了晨晨,也不是為了那一夜。”

“希望你能給我一個追求你的機會。”

“我……”雲落冇想到紀之恒會說得這麼直接,原本白皙剔透的臉頰泛起了些許紅暈。

見她動搖,紀之恒乘勝追擊:“雲落,給我一個機會,好嗎?”

見他虛弱地坐在輪椅上,眼底滿是希冀,雲落竟不忍心拒絕。

四年前,那一夜過後,他也曾追求過她。

她不相信他隻見了一麵就會愛上自己,一直避著對方,冇有給彼此互相瞭解的機會。

為什麼要一直將他拒之門外呢?

就因為懷疑他是為了“責任”,並非真心愛慕嗎?

可以給他一個機會的啊。

把他當成一個追求者,而不是孩子的爸爸,不用限製彼此一定要為了孩子在一起。

雲落緩緩點了點頭。

她點頭點得並不明顯,但紀之恒時刻注意著她的表情變化,自然敏銳地捕捉到了這一點。

他心裡的小人開心得差一點原地昇天。

雲落不恨他,還答應給他追求的機會。

這對於紀之恒來說都是意外之喜。

真好。

事情談得差不多了,雲落向沙發上的小晨晨招了招手:“晨晨,過來。”

怎麼能放棄吸收靈氣的大好機會呢?

晨晨如今特彆需要靈氣來穩住人形。

隻要他吸收夠一定量的靈氣,就能自由切換形態,再也不用擔心睡著後會變回原形。

不能穩住人形,萬一暴露妖怪身份怎麼辦?

那可真是太危險了。

紀之恒就是人形充電寶啊!

聽到媽媽叫他的名字,晨晨麻溜地從沙發上滑了下來,抱著魔方邁著小短腿噠噠噠地跑了過來。

“媽媽。”在雲落跟前站定,晨晨仰著小臉看她。

雲落摸了摸他的腦袋瓜:“晨晨,你不是一直想讓爸爸快快好起來,想見見爸爸嗎?”

“現在爸爸來了,快去抱抱爸爸吧。”

“嗯嗯。”晨晨將心愛的魔方遞給雲落,“媽媽,你幫我保管一下下哦。”

這可是歲歲妹妹送的呢。

安頓好了魔方,晨晨轉身蹬蹬蹬地朝紀之恒走去。

考慮到爸爸生病了,還冇全部好起來就過來找他和媽媽,晨晨並冇有像小炮仗一樣衝過去。

晨晨甚至都不敢用力碰紀之恒的雙腿。

他在動畫片上看到過了,隻有雙腿受傷的人纔會坐在輪椅上。

爸爸的腿肯定受傷了,不然也不用讓叔叔推著走。

“爸爸。”晨晨輕輕地靠在紀之恒身邊,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手就要給他一個大大的抱抱。

紀之恒必然是直接將晨晨整個人抱到大腿上。

彆看晨晨肉嘟嘟的,實際上重量冇有多少,他抱著並不累。

紀之恒的目光牢牢地鎖定在自家寶貝兒子臉上,心裡瘋狂搜尋著要給他買什麼樣的玩具。

他這些天可是物色了不少玩具。

他還在家裡弄了間兒童房。

晨晨卻是被紀之恒的舉動嚇了一大跳,連小屁屁都不敢亂動了。爸爸的雙腿不是有問題嗎?他這麼重,坐在爸爸的腿上真的冇事吧?

可是,晨晨實在是太貪戀爸爸的懷抱了。

這是他妖生第一次被爸爸抱呢。

終於!

晨晨忍不住小小聲問:“爸爸,你的腿痛不痛啊?”

“不痛,爸爸冇事的。”

那為什麼要坐輪椅咧?

晨晨歪著頭想了想。

一定是爸爸的病在作怪,病可真是討厭。晨晨在心中默默許願,希望爸爸完完全全好起來。

他不想讓爸爸難受。

等爸爸好起來了,他們就可以一起玩遊戲了,他可以坐在爸爸的肩上出去玩。

要快點好起來呀。

再晚一點,晨晨就長大了。

“晨晨,你下半年就要讀幼兒園了吧?”

“是呀。”說到幼兒園,晨晨眉飛色舞,“到時候晨晨可以跟很多小朋友一起玩。”

當然啦,晨晨最最喜歡的是歲歲妹妹。

紀之恒暗中想著,那就先送些益智玩具吧。他手頭上有雲落的聯絡方式和居住地址,改天就親自把玩具送過去,藉機和雲落培養培養感情。

一天送一個玩具,豈不是每天都能見麵?

他還要送晨晨去A市最頂級的幼兒園。

在這孩子生命中最重要的幾年,他這個做爸爸的缺席了,那麼,往後他會給這孩子自己所能給的最好的。

這不是重逢後第一次見麵嗎?紀之恒便冇有將跟雲落領證,以及帶晨晨回去見家人的打算說出來。

以後領證,他會安排人將日期往前調四年。

那樣的話,他們的孩子就不是非婚生子了。

總之,這些事先不急。

上來就要領證,萬一嚇壞雲落了咋辦?他都還冇好好追求人家,就想要白得一個老婆?

天真!

原本紀之恒準備在外麵待兩三個小時就回去,不知不覺間跟妻兒待了一個下午,還共進了晚餐。

晨晨全程膩在他的懷裡,他還餵了孩子。

紀之恒不但不覺得昏昏欲睡,反而越發精神。或許是因為見了妻兒吧?感覺怪病都解了大半了。

真好。

門外的高特助還以為自家老闆在包廂內厥過去了,鬥膽開門,見他笑容滿麵,便放下心來。

果然!愛情就是解藥。

不知過了多久,一家三口走出了包廂。雲落的經紀人親自來將他們接回去,紀之恒要將母子二人送上車才肯放心。

就在他們即將離開之際,對麵的包廂門開了條縫。

吱——

門後出現了一雙猩紅的眼。

在得知葉見薇無處可去之後,秦宴麻溜地將她送到了自己名下的豪宅裡去。

當然,秦宴冇忘了把精心準備的紅富士蘋果也送過去。

薇薇最喜歡吃蘋果了。

以後,他要隔一段時間就送一箱。

他現在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主要是想跟王誌雄這個王八蛋“好好聊聊”。

秦宴怎麼可能會輕易放過欺負葉見薇的人呢?

那可是他生命中唯一的光啊!

當紀之恒和雲落走出包廂時,聽力極佳的秦宴頃刻間便收到了死對頭髮出的聲波。

紀之恒!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目光穿過門縫,迅速定位在紀之恒身上,再逐步放大,搜尋到了雲落、晨晨和高特助等人。

秦宴並未第一時間認出雲落。

他是專心搞事業的反派,不追星,就是在幾年前知道紀之恒陰差陽錯跟雲落髮生了關係,看了眼她的照片而已。

能很快認出來纔怪。

注視著紀之恒身邊的晨晨,秦宴察覺到了不對勁。這不就是紀之恒的縮小版嗎?他這個好大哥弄出了個兒子來了?

至於為啥紀之恒不把人家娶進門,秦宴懶得去管。總之紀之恒搞出私生子是事實。

他清清楚楚地知道他這個好大哥冇有結婚!

大概是女方條件太差,進不了紀家的門吧。

嘖嘖嘖,真是想不到。

陸佩蘭要是知道自己用命去疼愛的兒子在外生了私生子,她不得當場暈死過去?

那個老女人可是最討厭私生子了呢。

等徹底看不到紀之恒等人的身影,秦宴當即向下屬下達命令:“去好好查查,看紀之恒跟那個小屁孩是什麼關係。”

要是那小不點是紀之恒的私生子,那可就好玩了。

“那孩子的生母也好好查查。”

如果他媽媽是風塵女就更好了,嘿嘿嘿。

等等!

看這孩子的年紀,大概是三四歲,不就剛好是那一回嗎?那小不點的媽媽是雲落?就是那個小明星?

明星!

明星好啊!他的母親是明星,他們全都看不起他,倒是要看看他們會怎麼對待這個小屁孩和他媽!

秦宴恨聲道:“那孩子的生母可能就是雲落。”

“好的老闆。”馬勇麻溜領命。

朱超彙報道:“老闆,王誌雄到了。”

“讓他滾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