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氏總部。

總裁辦公室內,陸時深正在收拾公文包,一副要拎包走人的模樣。

項目已步入正軌,他不用再拚死拚活加班了。

真好。

明天剛好是農曆十五,陸時深得照例休個假,還不能確定怪病是否完全好了,免得嚇壞旁人。

陸時深並不想讓外人知道自己的病,萬一有人藉此攻擊他咋辦?

“陸總,這是您要的合歡花。”在陸時深溜走前,關特助趕忙將事先訂好的花束送到他手上。

唉,又是羨慕總裁夫人的一天。

“嗯。”陸時深應了聲,小心翼翼地抱著那束花。

不曉得自家媳婦會不會喜歡合歡花。

合歡花的花語是闔家歡樂,象征著愛和尊敬,相信他和媳婦一定會和和美美、長長久久。

他們肯定會幸福美滿的!

合歡花還有想“言歸於好”的意思,這些天他忙於工作,冷落了媳婦,得向她表達歉意。

哢擦——哢擦——

身為秀恩愛狂魔,陸時深必然不會放過此等機會。

他從兜裡掏出了手機,對著手上的花束就是一頓狂拍,再選出最好看的一張發到兄弟群、朋友圈以及微博裡。

陸時深:【送老婆一束合歡花[愛心]。】

嘿嘿嘿。

他們這群單身狗想送花都不知道該送給誰。

來不及看單身貴族們的回覆,陸時深忍痛將手機揣回兜裡。他得早點回去找媳婦。

想她了。

坐在回陸家的小車車上,陸時深終於有時間逐一翻看那些單身狗們酸溜溜的話。

他就是要高調地秀恩愛!

陸時深纔不會像一些小說裡的男主角那樣,說什麼為了保護女主角,不想讓彆人知道女主角是他的軟肋,就故意冷落女主角。

他纔不傻!

那樣做除了讓彆人看輕女主角以外,還有什麼用?

陸時深就是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他愛媳婦愛得不得了,敢對他媳婦動歪心思試試!

身為陸家的家主,他有這樣做的底氣。

正翻著評論,陸時深看到了保鏢的訊息。自從上回林灼灼因著畫被調換的事跑去紀家之後,陸時深便吩咐保鏢按時彙報自家媳婦的行程。

白日裡得知自家媳婦跟小姐妹們聚餐後,陸時深便冇有再多關注了。

應該給媳婦自由的嘛。

再說了,是和小姐妹聚餐,又不是跟某個姓秦的。

【……在包廂門外,夫人遇到了紀總,雲落小姐以及她的孩子也在場。紀總和雲落小姐的關係似乎並不一般。】

保鏢也是有一顆八卦之心的。

嘿嘿嘿,紀總和雲落小姐搞不好是拿了“霸總小逃妻”、“帶球跑”的劇本哦。

真刺激。

陸時深將最後這兩句話又讀了一遍。

誒?

之恒跟雲落碰麵了?

嗯,看來他很快就能見到小侄子了。送什麼給小侄子當見麵禮好呢?

陸時深陷入沉思。

正當陸時深在腦海裡瘋狂搜尋可以送給小侄子的禮物之時,小車車在陸家彆墅前穩穩停下。

陸時深暫停篩選。

小侄子能有媳婦重要嗎?冇有!

開門下車,穩住底盤,微微張開雙手,冇過多久,又香又軟的媳婦就會主動撲到懷裡啦。

果然!

一道熟悉的嬌小身影從屋內噠噠噠跑出來。

砰——

他將她抱了個滿懷。

“阿深!”真好,鏟屎官今天很早就回來了哦。她可以不用一隻喵吃晚餐啦。

想跟鏟屎官在一起。

林灼灼皺了皺小鼻子:“你又要送花給我啦?”

“是的。”陸時深戀戀不捨地放開自家媳婦,轉身從小車車裡拿出一大束合歡花。

“哇,真好看。”

陸時深一臉寵溺地看著媳婦:“你喜歡就好。”

“嗯,是喜歡的。”林灼灼將那花抱在懷裡。

一玥姐姐說的對,夫妻之間應該互相信任的。

鏟屎官很愛很愛她。

他隻送給她漂亮的小花花,他都冇有送其他人類雌性。說到底,劇情已經被改變了,冇必要為了那虛無縹緲的東西破壞他們之間的感情。

她應該相信他。

她捧著花,笑得很甜:“阿深,我好喜歡你呀。”

“我也是。”陸時深紅著俊臉,“灼灼,我也很喜歡你,這輩子都隻喜歡你。”

他不敢說生生世世。

另一世的“他”早已不是他了,陸時深可以確定的是,這輩子他都不會愛上其他女人。

他很愛很愛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