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深,這花就像小毛絨球一樣。”林灼灼用指尖輕輕碰了碰絲狀的花瓣,“真好玩。”

喵可喜歡玩毛絨球了。

“這是合歡花。”陸時深凝視著自家媳婦,“它的花語是……”說著,他的俊臉越發紅了。

冇聽到下文,林灼灼好奇抬眸:“是什麼?”

對著自家媳婦那仿若盛滿漫天星辰的眸子,陸時深雙臉爆紅。

他一字一句道:“永遠恩愛。”

哎呀,真是太難為情了啦。

永遠恩愛?

沉默兩秒,林灼灼抱著那束花喃喃道:“阿深,我喜歡合歡花的花語。”

永遠恩愛。

希望她和阿深可以兩情相悅、長相廝守。

時光再慢一點,讓她的阿深活得久一點。

林灼灼不敢想象等他百年之後,她一隻喵該如何度過接下來的漫長妖生。

她再也遇不到比他更好的鏟屎官了。

“我也喜歡它的花語。”陸時深拉起自家媳婦的一隻小手,“就像那句古老的浪漫情話一樣。”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他和她一定可以白頭偕老。

一定。

“嗯。”林灼灼回握住自家鏟屎官的手。

或許她的衰老速度會比他慢很多。

但,她會一直一直陪著他,直到他生命的儘頭。

小兩口膩膩歪歪了好一會兒,司機老吳早已習以為常,麻溜地停好車準備去吃員工餐。

唯有管家周德忠和餘阿姨依然執著地躲在門後嗑言情小說現場版CP。

嗯,真甜。

陸時深伸出鹹豬手攬著自家媳婦的腰身,正要帶她進屋,又一輛車穩穩地停在他們的身邊。

林灼灼轉身對上了許清眠笑吟吟的眼眸。

“小深,灼灼。”

來者正是陸爸爸和陸媽媽。

這不是農曆十五就要到了嗎?他們肯定要親自過來看看才能放心的。

他們遠遠地就看到了你儂我儂的小兩口。

許清眠並不是那種見不到兒子兒媳恩愛的婆婆。自家兒子被怪病折磨多年,灼灼又是在她身邊養大的,她比誰都希望這兩個孩子能夠好好的。

這兩個小的感情越發深了,真好。

不知什麼時候能生個小孫孫給她抱抱。

“爸爸,媽媽。”林灼灼果斷拋下現任鏟屎官,噠噠噠地朝前任鏟屎官走去。

她每天都寵幸現任鏟屎官,都冷落前任鏟屎官了。

前任鏟屎官好不容易來一趟,她得多陪陪媽媽呀。

“媽媽。”林灼灼挽著陸媽媽的手,臉頰在她肩上蹭了蹭,“我好想你呀。”

要不是擔心弄傷鏟屎官送的合歡花,她恨不能給陸媽媽一個大大的擁抱。

許清眠輕柔地拍了拍她的脊背:“傻丫頭,媽媽也想你。”

灼灼這孩子可真是招人疼啊。

陸爸爸則是暗中給陸時深豎了個大拇指。

不錯,不錯。

不愧是他陸敬鬆的兒子,完美繼承了寵妻這一良好品質,很好。

感應到自家老爸眼中的讚許之意,陸時深略顯羞澀地撓了撓頭。

當初他還在心中暗自吐槽自家老爸太過妻控。

誰能想到……

果然,陸家的男人都是妻奴啊。

吃過晚餐之後,一家四口圍坐在客廳裡嗑瓜子看電視嘮家常。

這不是陸爸爸陸媽媽難得來一趟嗎?肯定得好好陪陪他們。再說了,陸時深都休假了,有什麼事情以後再處理也是一樣的。

林灼灼就更不用說了,繪畫時間完全是自由的。

她一直都把前任鏟屎官當成親生媽媽。

陸媽媽是前任鏟屎官的轉世,她們就是同一個人,林灼灼喜歡窩在媽媽身邊。

因此,林灼灼將現任鏟屎官丟在一邊,靠在陸媽媽身上撒著嬌:“媽媽,我想要吃那個蘋果片片。”

林灼灼的依賴將陸媽媽的母愛都給激發出來了。

“好,媽媽餵你。”許清眠用小叉子叉了那蘋果片片,遞到林灼灼嘴邊。

她慈愛地看著林灼灼將蘋果片片嚼吧嚼吧吞下。

“媽媽,你嚐嚐這個甜點。”林灼灼跟著用勺子挖了一小口甜點送到許清眠唇邊,“可好吃了呢。”

“好。”許清眠眉眼含笑地將那甜點吃下。

在林灼灼期待的目光之下,許清眠笑道:“嗯,很好吃。”

作為妻奴寵妻狂,被愛妻無視的陸敬鬆父子一人坐一邊,默契地露出哀怨的眼神。

唉。

心酸。

都被老婆忘光光了啦。

偏偏他們不能表現出一丟丟的不滿,吃媽媽/兒媳的醋像什麼樣子?

就這樣,醋精父子笑嗬嗬地看著婆媳二人互相投喂美食。

不知過了多久,久到陸時深嘴角的肌肉都開始微微抽動了。哎呀,掛不住笑了啦。

終於!

林灼灼打了個小哈欠。

陸時深登時來了精神。

“灼灼,我送你回房間吧?”

趕緊把自家媳婦送回房間休息,晚上就可以抱著香香軟軟的媳婦睡覺啦。

嘿嘿嘿,最終,媳婦還是跟他睡呢。

知子莫如母,許清眠能不知道陸時深的那點小心思嗎?瞥了眼自家兒子,陸媽媽柔聲勸道:“是啊,灼灼,時間不早了。”

“媽媽,你也早些睡吧。”

媽媽在另一個世界的時候,每天都會早睡早起,還讓她這隻喜歡在夜裡上躥下跳蹦大迪的貓咪學會了早早睡下。

“好,媽也有些困了。”

無視自家兒子那幾乎快黏在自家兒媳身上的視線,許清眠挽著林灼灼的手朝樓上走去。

陸敬鬆和陸時深對視一眼,默默跟上。

走到兩個房間中間,林灼灼推開了自己的房門。

她早就習慣了先在自己的房間洗漱了。

婆媳二人進了屋,父子二人留在門外麵麵相覷,陸敬鬆眼神複雜地上下打量著自家兒子。

為什麼還是分房睡咧?

這小兩口不是膩膩歪歪的嗎?這小子還天天在朋友圈秀恩愛,血氣方剛、**、感情正濃,怎麼……

以前他們夫妻二人感情不好,他也就不勉強了,現在小兩口甜甜蜜蜜的,又是合法夫妻,居然……

未免有些不合理了。

莫不是……

陸敬鬆麵露驚恐。

他的兒子不行!

或者……不懂?

陸時深:“?”總覺得自家老爸好像誤會了什麼。

思來想去,陸敬鬆將自家兒子拉到小角落裡,話到了嘴邊又有些說不出口。

看著一臉便秘的老爹,陸時深陷入沉思。

終於!

陸敬鬆豁出了老臉:“時深,你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陸時深:“?”

聽不懂?

陸敬鬆老臉都紅了:“為什麼你們還是分房睡?”

陸時深:“……”

他們冇有分房睡好吧。

每天都是抱著親親媳婦睡的,隻不過媳婦變成了毛絨絨,他冇辦法……

“咳咳。”陸時深乾咳了聲,“纔剛確定關係冇多久,不著急。”

“我們現在屬於戀愛階段。”

陸敬鬆沉默良久。

二十八歲,快三十的人了,嬌妻在懷,居然說不著急?

不會真不懂吧?

這不是不可能。

他從冇教過這小子那方麵的事情。

這小子又是個沉迷於學習的,搞不好真的不會去找小視頻來看。

猶豫再三,陸敬鬆紅著老臉問:“你應該懂吧?要不我給你找點小視頻看看?”

唉,為了兒子的幸福,老臉都丟儘了。

陸時深:“……”

他尷尬地往四周看了看。

好在冇有人偷聽。

唉,要不然他和老爸兩個霸總光輝偉岸的形象就崩塌了。

“不用了,爸。”

見自家老爹還是一臉的操心,陸時深聲如蚊蟻快速回道:“我懂。”

他像是不懂的人嗎?不管是小視頻,還是文字,他都看過好吧。夢裡都不知道開多少次小車車了。

唉,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