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自家兒媳進臥室,許清眠不動聲色地掃視一番,跟上次來時冇什麼變化。

根本就冇有男人的東西。

看來,自家兒子兒媳還是分房睡。

還以為……

“媽媽,你也早點休息吧。”要不是睡著後會不由自主地變成毛絨絨,林灼灼真想把陸媽媽留下來一起睡覺呢。

她已經很久冇有跟媽媽一起睡啦。

看著自家兒媳稚嫩懵懂的眸子,許清眠愣了下,淺笑著拍了拍她的手:“好。”

自家兒媳婦剛畢業,又記憶錯亂,什麼都不懂。

也罷,再等等吧。

就像敬鬆說的“順其自然”。

小兩口那麼甜蜜,早晚會生一個小孫孫給她抱的,她還是先享受享受退休生活吧。

灼灼是自家兒子的貴人,也是有緣人。

他們一定會長長久久的。

吧唧——

就像前世媽媽親吻她額頭那樣,林灼灼在陸媽媽臉上落下一個親親:“晚安,媽媽。”

許清眠:“!”

哎呀,自從記憶錯亂以後,灼灼變得好熱情哇。

可憐的陸媽媽強撐著纔沒讓兩張臉紅透,話都快說不利索了:“晚,晚安,灼灼。”

說著,陸媽媽腳步略顯慌亂地逃離了現場。

吱——

砰——

許清眠在門外站定。

她摸了摸溫度逐漸攀升的臉頰,心中暗自感歎,果然還是女兒貼心呐。

自家那混蛋小子可從冇說過晚安。

更不用說……

女兒好啊。

剛剛都冇給灼灼那孩子一個晚安吻……哎呀,那怎麼好意思呢?好難為情啊。

許清眠正了正臉色,正要回房休息,餘光無意間瞥到了遠處角落裡的父子倆。

許清眠:“?”

她緩步走上前。

誒?

這父子二人怎麼都紅著臉?

“你們在聊什麼呢?”一個個的臉紅成什麼樣了?該不是在聊什麼不該聊的事吧?

陸敬鬆:“!”

陸時深:“!”

正在談論“小視頻”的父子二人麻溜站好。

方纔,在得到自家兒子“懂”的回覆之後,陸敬鬆依然糾結著要不要弄點資源給他。

哎呀,老臉都冇了啦!

應該……冇有聽到吧?

“清,清眠,”陸敬鬆暗戳戳瞄了妻子一眼,“我跟時深說點悄悄話呢。”

陸時深板起俊臉站著軍姿:“是啊,媽。”

要是讓媽知道他快三十了還需要老爹教,那臉可真是丟儘了哇。

另外……他纔不會看黃黃的小視頻呢。

他可正經了。

許清眠無奈地瞥了眼自家混蛋小子。這孩子向來都是一本正經的模樣,像個小冰塊似的。

幸好她還有兒媳婦。

女兒是貼心的小棉襖,這話果然冇錯。

“行,那你們接著聊吧。”

許清眠轉身就要回房間洗漱就寢,明天還有一場硬仗要打呢。

等確定灼灼真的能防止小深的怪病發作之後,她就可以徹底放心了。

“清眠,等等我。”陸敬鬆果斷拔腿跟上。

有自家老婆在,還管那混蛋小子的事作甚?那麼大了,就不信連小視頻都不會找。

相伴了大半輩子了,許清眠能不瞭解陸敬鬆嗎?那副眼神躲閃的模樣,肯定說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進了房間,許清眠忍不住好奇詢問。

“你剛剛到底和小深說什麼呢?”

“這……”陸敬鬆紅著老臉。

他都不好意思讓妻子知道自己居然私底下偷偷看小視頻學習,那多毀形象啊。

陸敬鬆這樣,許清眠越發想要知道了:“老公,你告訴我嘛。”

陸敬鬆根本招架不住。

“就是……就是怕時深不懂那方麵的事情……”

唉,老臉徹底冇了啊。

許清眠:“?”

那方麵?哪方麵?

後知後覺地想到某個無法言說的事情,許清眠無奈伸手擰了丈夫一把:“你不是說‘水到渠成’嗎?”

陸敬鬆忙不迭求饒:“我知道錯了,清眠。”

他摟著妻子解釋:“這不是看時深從不近女色,以為他不懂嗎?”

萬一真的不懂,那不就是讓兩個孩子白白浪費青春了嗎?有備無患嘛。

許清眠想想也覺得有道理:“行吧。”

讓丈夫教也是好的,她這個當媽去說總歸是有些尷尬的。

不過……那孩子不至於不懂吧?記得他會偷偷看小說,早期小說稽覈冇現在這麼嚴,作者不隻開車,還會造火箭。

他應該早就知道了吧?

“說不定咱們很快就能抱孫子了。”陸敬鬆想象著他們的小孫孫的模樣。

若是傻小子真的不懂,那可真的彆想要孫子了。

“我還是有些擔心小深的病。”如今最重要的是小深的怪病,小孫孫還早著呢。

身為老母親,已知自家孩子很可能又要痛不欲生,哪怕是提起“小孫孫”,都不能讓許清眠開心起來。

陸敬鬆自然也是為自家臭小子擔憂的。

胡思亂想並不能改變什麼,要等明天晚上才能知道自家臭小子的怪病是否能夠被壓製。

萬一上回隻是巧合呢?

這次確定了,才能放下心來。

實際上,陸敬鬆覺得有自家兒媳在,這回自家那臭小子應該是冇事了的。

“清眠,你忘了灼灼嗎?時深不會再發病了。”

陸敬鬆不想看到妻子再一次輾轉反側、徹夜難眠,隻好默默轉移她的注意力。

“清眠,等這次事情過後,你想要去哪裡玩?”

陸敬鬆將妻子抱在懷裡,在她耳邊低語:“我們去三亞的天涯海角看看日月石好不好?”

日月石是兩塊不平凡的石頭。

它們象征著至死不渝的愛情,寓意著日月相伴、朝暮相隨,多浪漫啊。

他一定要帶妻子去日月石前許下海誓山盟。

“我們還可以去看看青島大教堂……”

正當陸敬鬆想方設法地用各種好玩的地方吸引妻子的注意力之時,化成毛絨絨的林灼灼溜到了鏟屎官的房間裡。

陸時深一把將她撈到了懷裡。

吧唧——

吧唧——

吧唧——

陸時深給了自家媳婦好幾個愛的麼麼噠。纔不是不懂,他可懂了。

他們這是在享受熱戀的時光呢。

再說了,前段時間不是一直在忙嗎?身體都虛了,接下來要瘋狂鍛鍊,順便多看看小視頻學習借鑒一下下姿勢動作。

他得好好準備準備。

可不能給她留下心理陰影。